纪清染盯着窗户上的蜡烛,觉得自己的姐姐也太无聊了,她这是要拍多少张照片啊?这都过了十几分钟了,她都怀疑她的胶卷都要用完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窗帘布着火了,她这才转身往外跑,大喊:“快来人啊,实验室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说真的,一想到自己毁了唐宝,还能顺便让刘主任和东方栎也脸上无关,她的心情真的好好,就连奔跑的脚步都觉得轻松了起来。

    从此,自己就不用在学校里看见唐宝这个处处压自己一头的女人了。

    她会失去美好的未来,失去刘主任这个名师,还会失去她现在的爱人,落到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一听到有人喊‘救火’,才睡下的男女都一骨碌的从窄窄的床上一跃而起,拎着桶端着盆就往外面跑。

    实验室是去年新建的,都是砖头和水泥孔板,火势并不算是特别大。

    十几个男同学看见门还被里面反锁着,带头的几个相视一眼,几乎是同时抬脚就用力踹。

    里面那不可描述的香○艳场景,让他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非礼勿视?视若无睹?那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好奇心强,虽然看的面红耳赤,想要转身就走,可是外面都是人,这挤都挤不出去。

    既然出不去,那就忍不住再回头看一眼。

    不过,那女的已经发出尖叫,拼命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男人也回过神,顺手拉了桌子上的一块布,把自己和女人裹的严严实实。

    外面几个老师也喘着粗气跑进来了,看着窗帘布已经被火烧没了。

    然后,这火也灭了。

    可是看到里面裹成一团的男女,听到先进来的几个男学生很兴奋的七嘴八舌的说里面有男女在搞不正当的关系……

    他们不由自主咳嗽,要不是事实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都不敢想现场是多么的激烈。

    这种稀罕的事情,那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实验楼都乱了套,现场极度嘈杂。

    老师们也觉得这影响太不好了,沉下脸点了几位学生干部,让他们出面疏散学生。

    虽然热闹很好看,可是现在的学生都是很尊师重道的,见老师们发怒了,只好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他们现在只想再来点火,他们愿意做救火英雄。

    纪清染一开始挤不进去,现在大都人都离开了,她却走了进来,见里面不仅有五位老师,还有四位年轻的学生干部,自己也走进去,看在地上簌簌发抖的布团,幸灾乐祸极了。

    不过,她还是顾忌着自己的影响,义正言辞的道:“蒋老师,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件事必须要严查,要杀鸡儆猴,免得学校里的学习风气不好。”

    蒋老师和她爸爸纪主任也很熟,又把纪清染看成是自己的得意弟子,闻言点头:“你说的对,一定不能让他们这种没规矩,不要脸的人决不能留下,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整锅粥。”

    “不错,你这话糙了点,可是却是这个理。”现在的人对于这样乱搞男女关系的学生,还是很不满的,另外一个老师也发怒:“还不出来,藏头缩尾的,现在知道丢人现眼了!”

    一个老师示意自己边上的两个男同学上前拉开布帘。

    好在里面的男女已经把衣裤都穿起来了,男人的脸上很红,虽然衣物凌乱,却也越发显得俊美。

    在场的老师和学生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哦,天啊,这不是大二的尖子生里的其中一员吗?

    “易尧,我没想到是你。”蒋老师一脸心痛的看着他:“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

    至于那女的,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双手环膝,整个脑袋都埋在腿上,让人看不清楚她是谁。

    纪清染在边上笑得很开心,她一想到唐宝等下伤心的哭声,差点忍不住自己的笑。

    不过,看着‘唐宝’身上的白色长袖衬衫和蓝色的长裙,心里有点疑惑:这衣服看着好眼熟啊?

    自己在哪儿见过呢?

    好像是自己的姐姐也穿了这身衣裙,没想到唐宝也有这样的衣裙,她心里很恶毒的想:要是自己现在上前搀扶她起来,脚却踩住她落在地上的裙摆,不知道裙子会不会掉下来?

    这个时候,有人悄悄的来到了纪清染的边上,似乎怕大家不知道她来了,很庆幸的道:“太好了,火已经灭了。”

    纪清染猛的抬头,一脸见鬼的模样盯着自己边上的唐宝,又转眸,看着地上的女人,她的表情开始破裂,露出了惊愕,随即脸色一白,整个人不停的发抖,声音也带着点颤抖:“你,你……”

    唐宝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无辜的问:“你怎么了?为什么看见我就这么激动?”

    现在看见唐宝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纪清染觉得自己宁愿见鬼,也比看见她好。

    唐宝在这里,那么自己的姐姐……她打了个寒颤,脸色也不太好看,眼睛一眨,眼泪就流了出来,冲上前对易尧就是拳打脚踢,哭着道:“你混账,你不是人……”

    大家顿时就惊呆了,这是什么操作?

    脑子里也都开始天马行空的乱猜:难不成是纪清染和易尧之间偷偷摸摸的处了对象,现在易尧在外面乱来,被纪清染发现了,这才和他不依不挠的闹了起来?

    离殇双手环胸的靠在门口,嘴上还叼了一颗狗尾巴草,冷冷看了易尧一眼,他的眼神带着冷光,几乎能刺入人的骨头,让易尧打了个寒颤。

    他咽了咽口水,很紧张的道:“对不起,我,我错了。”

    呜呜呜,他们真的是太可怕了,纪家姐妹是有多想不开,这才招惹上他们?

    先前在纪清莲一脸兴奋的冲进来的时候,她的后面就跟着这个男人,毫不客气的伸手掐住纪清莲的脖子,不知给她喂下了什么药粉,纪清莲很快就面红耳赤的想去抱他。

    不过,那男人却把她扔到了自己的怀里,还一脸嫌弃的道:“真是麻烦,还不能弄死他们,这不死人的药可比死人的药难配多了。”

    唐宝却嫣然一笑,看着易尧笑:“千万不要辜负这美人恩,你要知道,这纪大小姐要是满意你了,你以后就平步青云了!”

    说完,他们就悄悄的离开,还顺手反锁了门。

    不能否认,这一刻的易尧真的心动了,纪清染先前说替她办成这件事,她就能给自己弄一个实习医生的名额。

    他看着l拉扯自己衣服的女人,白皙的脸上都是潮红,嘴里喊着‘栎哥’,可是却很漂亮,特别是她的唇红润而丰满,还有贴着自己的香喷喷的身子,那妩媚的眼神……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虽然大门被反锁了,只要自己打开窗户一喊,纪清染就会来救她的姐姐,可是她们想把自己玩弄在股掌之间,自己想要变强。

    他最终还是抱住她……

    易尧不闪不避,任凭纪清染拳打脚踢,疼的他忍不住弓着身子闷哼。

    “别打了,”地上的纪清莲最终还是抬起头,哪怕她衣物凌乱,还披头散发,可是却已经恢复了理智,淡淡的道:“这件事是我们不对,我和他在谈对象,一时没控制好,这才做下错事……”

    她心里明白,开始是自己控制不住‘非礼’了他,就算是自己被人陷害的,可是也不能说出来。

    现在落到这局面已经是够丢脸了,这要是被大家知道,她们姐妹原先是想陷害唐宝,最终反倒是被人家将计就计,那她们还是大笑话。

    还不如干脆的承认下来自己和他处对象,这样就算是影响不好,可是也比顺藤摸瓜的查出来她们想做的事情好。

    再者,易尧这个人长的俊,比东方栎还要俊美,而且不能否认,自己很久没男人了,他给自己的感觉也很好,现在想起来,都让她软了身子……

    此刻大家震惊的神色,看在唐宝的眼里,觉得格外的讽刺。

    不知道他们是谁的时候,斩钉截铁的说要把人开除,现在却一声不吭,难不成还想遮掩过去?

    其中一个老师一脸的哭笑不得,摇头叹息:“你们这也太不知所谓了,你们说这件事怎么着好?”

    “哎,这些小年轻们谈恋爱,什么偏激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真的不好!”蒋老师板着脸说教了一通,最后才用商量的口气道:“外面的人估摸着也不知道是他们,要不就说不是我们医学院的人?说是外面的人跑进来乱来的行不行?这样也免得传出去影响了我们医学院的名声,你们说是不是?”

    他话里的意思,明摆着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这件事遮掩过去。

    在场的老师都点头附和:“这样处理也好。”

    “这样就不会影响我们医学院的名誉。”

    有个学生赶紧道:“对,他们在角落里,我进来的时候也没看清他们。”

    “是的,我当时也没看清。”另一个学生附和。

    唐宝不乐意了,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见大家的眼神都看过来,这才理直气壮的道:“可是我现在看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