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听到这件事情就要这样悄无声息的揭过去了,瞬间不乐意了,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见大家的眼神都看过来,这才理直气壮的道:“可是我现在看见了啊?”

    她指了指外面靠着门的离殇,气定神闲的开口:“还有他也看到了,伟大的#主席说过,我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不能扭曲事实,也不能指鹿为马,助纣为虐。”

    说完,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一脸求表扬的模样:“我说的对吧?”

    她摸一下胸口:“哪怕我没有带红领巾,我也要做好学生。”

    旁白:我是一个诚实的好孩子。

    纪家姐妹听到她这不要脸的话,差点被气吐血,她对好人到底有什么误解,你这算哪门子的好人?

    几位老师面面相觑,这唐宝不仅仅是年纪的第一名,听说还是刘主任的小徒弟,他们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

    唐宝见他们都不接话,瞄了离殇一眼,对他使了个眼色。

    白痴,我们这辛苦了大半天,总不能白费力吧?好歹让他们答应自己可以用一段时间的实验室吧?

    离殇瞬间明白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他就是保镖,打手,还有做坏人的。

    离殇踢了踢门,引起大家的注意力,一派悠闲的道:“实验室是做实验的地方,不是乱来的地方,我希望这里能让我用一个月,让我研究一下药剂。”

    “不行,”蒋老师一口回绝,义正言辞的道:“这里的设备很贵,要是弄坏了我们谁也当不起这责任。”

    主要是离殇算是路人甲,老师们对他没什么印象。

    而且一般的学生对于老师有天然的敬畏之心,他觉得自己沉下来,这学生就会害怕了,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行就不行。”离殇心想,自己要是想进来,这钥匙也困不住自己,唐宝也太迂腐了,还不如要钱来的实在呢。

    因此,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样很不要脸的开口:“那就给我伍拾元封口费吧!”

    不当家不知道油盐贵,这段时间他去市场买菜才发现物价飞涨,自己口袋里的钱一张张的少下去,这弄点钱,自己也能买鸡鸭鱼肉了。

    唐宝很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还记得当初他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在他们村子里的密道里,自己让他多装点金银珠宝,他都嫌弃太重,太占地方,不要多拿点,可是现在都会敲竹杠了?

    这是自己教导有方,还是他现在懂事了。

    可惜她教出来这样好的徒弟,还不能说出来,只能深藏功与名。

    纪清染气的不停的发抖,瞪着他怒道:“你想钱想疯了吧?”

    离殇挑眉冷笑:“陆拾元,要不我不介意还原事情的真相。”

    “你胡说什么?”纪清染气的声音也颤抖了,气急败坏的指着他怒骂:“你这是想敲诈是不是?我……”

    离殇的眼睛盯着她,很是冷漠:“不信就试试?”

    “这钱我给。”纪清莲却不想自家妹妹再和他说下去,现在这局面,能花钱消灾,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她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人,对着大家一鞠躬,很是诚恳的道:“各位尊敬的老师,各位学长,我知道错了,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忘记今儿晚上的事情,以后有用的到我的地方,我必定不会推辞。”

    她这话,说的很是讨巧。

    老师们相视一眼,你一言我一语的叮嘱了几句话后,就先离开了。

    几个学长更是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今儿看见的是外面的人,绝对不会说出他们。

    他们是小人物,现在在学校里是,将来出去工作了也是。

    而纪家姐妹的亲爸却是军区第一医院的主任,以后他们想进去就容易很多,就算是进不去军区第一医院,能进别的医院也是好的。

    毕竟纪主任经常被别的医院请去做手术,而且他不像是刘主任一样,喜欢挑战,对于没有把握的病人他是不会答应做手术的。

    因此就算是偶尔有失手的手术,可是名声比刘主任的留一半好听多了。

    惹不起,那就只能讨好。

    纪清染矜持的对他们笑了笑,把他们都打发走了之后,自己才瞪着易尧,怒道:“你还留下做什么?滚!”

    易尧俊美的脸也不太好看,随即看着纪清莲,带着点忐忑不安的道:“对不住,我先前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冒犯了你,我很抱歉,我愿意负责。”

    说真的,先前唐宝扎的他疼的要命,那药性其实已经挥发的差不多了,他不过是为自己着想,想要拼一个前程而已。

    就算是纪清莲不和自己结婚,自己白#睡了个美丽的女人也不亏。

    可要是她答应和自己结婚,自己就能一飞冲天,平步青云了。

    纪清莲看了眼俊美的青年,五官精致漂亮,魅惑的眼角略微向上,看你的时候,就像是带着无限的深情。

    她一脸头疼的扶额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淡淡的道:“你先回去吧?明儿下午五点在校门口等我。”

    “好的。”易尧觉得自己就是废了点力气,也受了点罪,现在这局势是对自己很有利的。

    现场只剩下四个人。

    纪清染就指着唐宝怒骂:“你们害了我姐姐,还想要钱,你们真够无耻的。”

    离殇冷冷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冷光,几乎能刺入人的骨头,面无表情的道:“唐宝,我就说了,还是弄死她们简单,你非要这么玩,我最讨厌像她这样的女人了。”

    这样趾高气扬,以为自己是首领的女人,就让他回想起自己待着的那个地方,想起自己被人强迫着要结婚,真的让他想弄死她们。

    他的眼神太可怕,纪家姐妹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唐宝瞪了他一眼:“别胡思乱想,这里是上海,不是你们乡下地方,说话要当心,要不我就让他把你送回去。”

    离殇心里已经琢磨了好几种能悄无声息的弄死她们的办法,听到唐宝这话,瞬间收敛了脸上阴煞的气息,面无表情转回了视线:“我最近的精神又不大对劲了,我明儿去找东方栎开点药。”

    好吧,他这辈子都不想回去了。

    外面虽然有讨厌的女人,可是也有自己喜欢的可爱的姑娘,自己要结婚。

    纪清染的脸色一变,眼底的惊恐一览无余,瞪着他:“原来你是神经病?”

    她是真的没想到这神经病和自己在一个学校,幸好不同班,那怪他现在的眼神不大对。

    觉得自己知道真相的纪清染再也不敢骂他了,听说这种病发病的时候很可怕,要是真的把自己弄死就不好了。

    离殇淡漠的看了她一眼:“给钱,我一百,她一百,给两百。”

    纪清染急了:“你先前不是说陆拾元吗?怎么又变成一百了?”

    离殇伸了个懒腰,很嫌弃的瞄了她一眼:“因为你太丑,因为你说我是神经病,再啰嗦,那就再加。”

    纪清莲生怕妹妹再说什么,赶紧道:“行,我给你。”

    她不仅带了相机,也带了一些钱。

    这些钱原本是给‘出力’的易尧的‘劳务费’,现在却变成了封口费。

    离殇接过她递来的一叠拾元的钱,数了数就都收到了兜里,招呼唐宝离开,还哄她:“妹妹,你的钱哥哥替你收着,给你买糖吃。”

    唐宝倒是不在意,和他一起离开。

    纪清染看见他们离开了,皱着柳眉,着急的问:“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准备做的事情,他们将计就计,倒霉的就变成我了……”纪清莲回味了一下嘴里残留的药粉的怪味,心里知道,离殇的药很霸道,这人自己不能得罪。

    他的眼神里似乎带着一种人命如草芥的意思,她还有大好前程,不想自己有什么意外。

    纪清染咬了咬唇,上前拉住她的手臂,不好意思的看着她道歉:“对不起,姐姐都怪我准备的不够齐全,这才让您受了委屈,明儿你准备怎么打发那个男人?”

    纪清莲叹了口气:“我现在只庆幸是我进来,我反正已经结过婚,要是你的话,那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纪清染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姐姐还是担心自己,为自己着想,心里越发觉得对不住她,刹那间红了眼睛:“姐姐……”

    “你现在告诉我,易尧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学习还不错,可是家境普通,好像是外省的……”

    ……

    顾行谨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郑秀兰她们都在客厅看电视,看见他回来了,就起身打招呼:“顾连长你回来了,唐宝和离殇吃了晚饭后就出门了,说是有点事。”

    顾行谨应了一声,怕她们看见自己不自在,就浅浅的笑了笑:“行,那我先去休息了。”

    他还以为唐宝是去了东方栎那边,或者是诸葛蓝那边,因为有离殇陪着,倒是不担心她的安危,自己洗了澡,就躺在床上等着老婆回来。

    唐宝心情很好的回来,看见他赤着胳膊躺在床上看书,身上只穿了条大裤衩,宽肩窄腰大长腿,还挺好看的,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揶揄的笑:“你这姿势很不错哦,小美人,等爷洗个澡再来陪你。”

    顾行谨哭笑不得的摇头,起身从柜子里给她拿出干净的衣裤,好奇的问:“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还晚上出门?虽然京都的治安还算不错,可是还是要小心点。”

    唐宝伸手接过衣裤,眉飞色舞的道:“知道了,我不是带着离殇这个人形杀器出门的吗?”

    她洗了澡出来,用毛巾包着头发,心里却在想:自己有空要去电器商行转一转,说不准吹风机已经出来了呢。

    顾行谨起身让她坐在凳子上,修长的双手替她用干毛巾擦头发,听到自家老婆轻描淡写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他深吸了一口气,凤眸一眯,双手拉着她的手臂打量了她,确定她没事,才低声道:“他们几个人的名字给我,我……”

    “不用了,”唐宝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笑盈盈的道:“这只是小事,我告诉你是不想你担心我,你要知道,我有自保之力,我知道你现在也忙,你就不用插手我这边的小事了。”

    顾行谨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老婆不会吃亏,可是还是很不满:“学校应该是传播知识,简单纯粹的地方,学生们之间有什么纠纷,最多也不过是吵架或者打闹,怎么到你们这里就变成了阴谋诡计层出不断?这学校也该严抓纪律……”

    唐宝听到他嫌弃的话,忍不住好笑:“好了,医学院的风气平时还是挺不错的。”

    又带着点自恋的抬着下巴,很臭美的道:“可能是我太打眼,一进学校就被盯上了,我就喜欢有人看不惯我又收拾不了我的样子。”

    “可惜我身上还带了离殇给我防身的好东西,却怕把她们弄死,都不敢拿出来用。”

    随即叹息一声,露出很烦恼的样子:“可是我又想知道效果,希望有人能长眼的送上门来给我试一下。”

    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坏笑:“说真的,我怀疑他不行,要不他怎么就弄出了那种药,我看效果还不错,你要是有需要,也可以去问问他……”

    顾行谨顿时哑然无语,她都这样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不对,自己身强力壮,哪儿都好好的,一点也不虚,为什么要用那种药?

    他搂着她纤细的腰紧紧的贴着自己,低头就在她的耳边落下炙热的吻,暧昧的低语:“我这就让你知道,我需不需要吃那种药。”

    唐宝在他的怀里,美丽的杏眼带着勾人的笑意:“不巧,我那个来了。”

    顾行谨一愣,无奈的叹息一声,搂着她上床碎碎念:“那你就不能洗澡,就算是洗澡了,也不能洗头,你给我好好躺着,我给你去泡杯红糖水。”

    唐宝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虽然自己的空间里就有红糖水,不过,好像是他给自己泡的格外甜。

    顾行谨盯着她喝了有点烫的红糖水,这才搂着她温声道:“老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大意,也不要被别人发现你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