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生怕唐宝缺乏经验,把自己遇到过的一些事和她细说,教她自救的方法,生怕她一旦身处险境就不顾一切。

    唐宝听他从单个击破,说到了消灭了人后,怎么悄无声息的收拾现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很是沉重的叹息:“老公,求你不要再说了,你要知道,医学院的同学们都很脆弱天,你就不怕我吓死了他们吗?”

    “胡说,”顾行谨用力抱住了她,很是认真的道:“医生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可是医生也懂得怎么样才能杀人不见血。”

    这话没毛病。

    唐宝也点头附和:“你说的没错,就像是我,几根银针就能要人的小命。”

    顾行谨一想也是,自己的老婆自小就被岳父岳母宠着长大,看着温柔,可是她的手段还真的没几个人能吃的消。

    特别是她也不是遇事就知道怕的姑娘,她能一个人去西北,还和岳母一起去海市倒腾黑市的买卖,乾坤袋里还有刀还有枪,听她说还有不少青砖和石头。

    这样一想,确实是不用太担心她的安危,反而是要当心不长眼的去招惹她的人的安危。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的叮嘱:“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要小心点。”

    “好的,我们睡觉吧!”唐宝怕他担心,很霸气的加了一句:“只要距离不是很远,我就能用石头把人砸成肉饼,就像是在离殇他老家一样,洞口都被我用石头堵住了是不是?”

    顾行谨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觉得自己真的没啥好说的了:“你说的对,我们还是以理服人比较好,而且你那一会用力过猛,整个人都没力气,修养了好些日子才缓过来。”

    唐宝闭上眼睛,懒懒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他温暖的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关心的问:“还想喝点红糖水吗?”

    “不想。”

    顾行谨想了想,还是提醒唐宝:“老婆,纪家的陷阱被你侥幸避开了,我担心还会引来更大的阴谋,你以后小心点。”

    “我知道的。”唐宝能感受到他的关心,也不嫌他啰嗦,取笑他:“我都觉得自己多了个长辈。”

    顾行谨好脾气的笑了笑,吻了吻她的脸颊,温声道:“好了,我不说了,睡吧。”

    ……

    第二天早上,唐宝模模糊糊中察觉到他轻手轻脚的起床离开,却还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等到她醒来去厕所一看,自己昨儿换下来的衣裤还有他的衣裤都不见了。

    她一出去,郑秀兰就去厨房给她端了碗红糖莲子羹出来,笑着道:“顾连长一大早起来就给你弄了红糖莲子红枣粥,洗了衣服才走的,他是真的很体贴你呢。”

    就是她才结婚的时候,夫妻之间的感情好,她男人也没对自己这么好过,现在想来,天下好男人还是有的,只是自己没福气遇到而已。

    唐宝美滋滋的吃了一碗,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他体贴我是应该的,我也很体贴他的,从来没给他拖后腿。”

    郑秀兰笑了笑:“我再给你盛一碗吧?”

    “不用,我自己去盛就好了。”

    离殇从外面买了个猪脚回来,听到唐宝的话,翻了个白眼:“你也太能吃了,小心变成猪。”

    唐宝漠然的反驳:“就算是猪,我也是最精致的猪猪女孩。”

    离殇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的脸呢?”

    唐宝对他冷笑,磨了磨牙:“我觉得我可以找媛媛聊聊天,让她知道,女孩子还是不要太早踏进婚姻的坟墓好。”

    离殇看着她带着挑衅的看着自己,骂人的话在嘴里转一圈,咽了回去。

    真是的,女孩子这么凶,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不对……她已经嫁出去了。

    可怜的顾行谨。

    “我觉得你太瘦了,应该多吃点。”离殇上前接过她的碗,一脸真诚的道:“我是担心你中午吃不下猪脚,这才让你少吃点,不过这汤汤水水的也消耗的快,我再给你盛一碗。”

    唐宝这才满意的点头:“孺子可教也。”

    郑秀兰不敢笑出声,赶紧往外走,可是唐宝都能看见她不停耸动的肩膀。

    唐宝心里觉得,这完全是因为离殇平时不得人心,现在郑秀兰才幸灾乐祸的笑。

    等离殇端着一碗莲子红枣羹出来,唐宝很自然的道:“等下你骑车载我去学校。”

    离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带着点不满的道:“你自己不是有自行车吗?”

    “我的自行车让秀兰姐骑。”唐宝瞪了他一眼,活动了一下手腕:“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一点意见也没有。”离殇觉得她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自己永远没办法忘记,她能把几百斤的大石头举起来砸人。

    唐宝很顺利的坐着离殇的车来到学校,对于昨儿发生的事情,她决定先静观其变,看看学校到底会如何处理此事。

    老师还没来上课,同学们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说着香#艳的八卦,让唐宝错觉自己不是来上大学,而是踏入了说书馆子里。

    她从自己的挎包里摸出一个罐头瓶装的红糖水,还从兜里掏出几粒瓜子,啃着瓜子听着八卦,真的是逍遥极了。

    “……那男人的背影白得晃花了我的眼,比他下面女人的身子还要白,真的。”一个男同学说的口沫横飞,恨不得拍着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所言不虚。

    边上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同学红着脸,还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一脸羞涩的问:“你还没说他们是谁呢?”

    男同学发出猥琐的笑声:“可惜那个女的披头散发的,我也没看清楚,不过,就算我没看见男人的脸,可是我们学校有几个男的有那么白的肌肤……”

    有个男同学发出魔性的笑声:“不瞒你们说,那个人就是我。”

    “去死吧你,”两个边上的男同学都伸手打他,笑骂:“就你这黑炭的模样,做梦呢!”

    “我看那男的倒是像大二的刘学长,嘿嘿……”

    唐宝在一边听了,真的是替他着急,这猜来猜去的,弄得她都差点告诉他到底是哪两个人了。

    这个时候,纪清染进来,听到大家说的话,气的捏着拳头,好在她还没有被气晕了头,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能发火,干脆来到讲台上,娇声道:“各位同学,要上课了,很快就要期中考试了,大家不要被不相干的事情分散了注意力,为我们班级集体的荣誉加油。”

    她本身就长的好看,此时又穿着一身浅粉色的碎花长裙,说着激励大家的话,真的是美呆了。

    能来到医学院的确实都是有抱负(想端着铁饭碗)的男女青年,虽然很好奇昨儿的韵事,可是确实对自己的学业更努力,都拿出书本开始复习。

    纪清染走下讲台的时候,眼带恨意的看了唐宝一眼,随即又若无其事的来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和边上的同学低声说了几句。

    上课铃声响起来,老师很快进来,给大家上课。

    唐宝今儿早上有两节课,虽然可以在食堂里吃,可是想到今儿中午吴媛媛要在家做红烧猪脚,她觉得自己还是能战胜炙热的太阳,顶着太阳回家的。

    现在天气太热,医学院的校门口都没什么人,她一出去,就伸手招停在学校侧边的面包车。

    司机很快就开着车过来,听到唐宝报了地名,笑着应下:“好嘞,现在路上没什么车,十几分钟就能到。”

    唐宝坐在后面的座位上,看了司机一眼,就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踏马特,这个司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上回那个团被顾行谨灭了的团队的漏网之鱼,可是又没察觉到他身上有木珠子的气息。

    她琢磨了一下,有可能是纪家对自己出手。

    可是这么热的天,她只想回家吹着风扇啃着骨头,谁也不能破坏她的安排。

    她睁开了眼睛,看着外面的被太阳晒得要化开一样的柏油路,很乖巧的问:“师傅,这不是我常走的那条路啊?是不是这边人少?”

    原本司机听到她的话,心里还在害怕,可是没想到她又给自己找了个好借口,赶紧点头附和:“是啊,是啊,这边车少,开的快。”

    “原来是这样……”唐宝突然倾身向前,动作又快又准,手里的匕首,在司机还没回神的时候,已经稳稳的抵住他喉咙:“现在,往边上停车,要不别怪我弄死你。”

    这种时候说理有什么用,当然是动手才能快速的解决这麻烦。

    当然,绝对不能让顾行谨知道了,要不他又会碎碎念。

    她觉得,自己的男人很想把自己好好的磨练成军人,还是不要给他这个机会了,这么热的天气,自己可不想被训练的出汗。

    像自己这样也是很好的解决方法。

    匕首的刀尖很锋利,抵着司机的喉咙,冷意顺着刀尖渗进皮肤,血液,寒气渗人。

    司机也快哭了,脑袋都不敢动,觉得自己的一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一点也没出息的哭着道:“大哥饶命啊,我上有老小有小,有话好好说,你要是求财,钱都在我兜里,只管拿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