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也快哭了,脑袋都不敢动,觉得自己的一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一点也没出息的哭着道:“大哥饶命啊,我上有老小有小,有话好好说,你要是求财,钱都在我兜里,只管拿去就好了。”

    这个时候,他心里下意识的以为自己遇上抢劫的了,这种事他虽然没经历过,却也听说过,有司机的下场老惨老惨的,听的他都做噩梦。

    唐宝也怒了,踏马特,敢喊自己大哥,他这是不要命了吧?

    唐宝瞬间黑沉着脸,周身都萦绕着一股低气压:“我长的不像女人吗?”

    司机心慌意乱的道:“不是,不是,你像女人。”

    唐宝差点被他气死,冷哼:“我像女人?我只是像女人吗?”

    司机回过神,恨不得给她跪下:“大姐,我错了,你就是女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他真的很想哭,自己这是有多想不开,才为了点钱答应人家做这种事。

    先前看着娇俏可人的大姑娘,转眼间就变成了吃人的母老虎。

    “老实交代……”

    唐宝的话还没说完,司机就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有个年轻好看的男人拿着你的照片给我们那边的司机看,说是你的追求者,想求婚,想给你个惊喜,给了我们每人贰拾元钱,把你送到那边的公园里……你的照片就在我上衣的口袋兜里。”

    司机的脖子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被锋利的刀子划破自己的喉咙。

    先前他们几个司机,还凑在一起说现在的小年轻实在是太会玩了,处个对象也舍得花这么多钱,弄得像绑架一样。

    当然,司机们也觉得这不可能是绑架,要不人家也不会这样光明正大的给他们照片,还给钱啊。

    他们原本还觉得自己得了钱,还学**做好事,现在看来,这明明是要命的事情。

    还有,那男的得多想不开,这才想娶这母老虎啊?

    唐宝从他的兜里掏出了自己的照片,是自己在食堂里被偷拍的,心里在琢磨那个男青年会是谁?

    她是有点点好奇心,可是这天气这么热,完全让自己提不起追根究底的欲望。

    司机眼泪直流,却还是不敢乱动,弱弱的问:“大姐,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知道的我都交代的一清二楚了。”

    她的嘴角抽了抽,你交代的这么快,这也太没成就感了。

    不过,她还是收回匕首,淡淡的道:“现在掉头,给我开到我先前说的那地方去。”

    “大姐,我……”司机在她收回匕首的那一刻,才敢大喘气,哭丧着脸道:“您别催,您让我先缓缓,我现在心跳的太快了,浑身无力,我真的不敢开车了啊。”

    “看你胆子不肥啊,”唐宝从后视镜里看着他整个人冒冷汗,脸色青白,翻了个白眼,带着点恐吓的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警惕吗?因为我朋友不多,仇人却不少,想要我小命的人太多了,要是你今儿真的去了,那你就和我变成了花园里的花肥了。”

    呜呜呜呜,这姑娘说的太可怕了,司机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吓死了。

    休息了一会,想着自己要赶紧逃离这可怕的姑娘,他还是开车把她送到地方,在她下车后,自己也不接她递来的壹元钱,快速的开车逃离了这鬼地方。

    他发誓,自己再也不贪财了。

    唐宝很镇定的收回钱,这一趟的车钱是八角,可是人家不要,那就当成是给自己压惊吧。

    问题是,被吓的发高烧的司机好像比你更需要压惊吧?

    唐宝准备走近巷子里,看见又有一辆面包车过来,随即离殇下车,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壹元纸币递给司机,顺便把找回来的贰角钱收到兜里,看见唐宝,顿时懊恼极了:“我们怎么就不在学校门口遇见呢?那样就能省下捌角钱了。”

    唐宝若有所思的问:“你的自行车呢?”

    “哎,晦气死了,自行车的轮胎破了。”他跟上她的脚步,夸张的道:“饿死了,赶紧走啊,你下午要去学校吗?”

    唐宝心里更觉得今儿这事应该是纪家姐妹的主意,她们知道自己经常坐面包车,可是为防万一,还是把两辆自行车的r轮胎弄破了。

    算了,自己先记下这笔债,找个机会再报仇。

    ……

    一眨眼,吴媛媛在唐宝家住了八天,每天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为了自己能早点好,她也很听话的躺在床上,除了去厕所,都躺在床上,等到八天后,这才被允许起来走动一下。

    她觉得自己给唐宝添麻烦了,能起床后,就把家里做菜煮饭的事情给包了。

    唐宝倒是让她不要急,放宽心,再吃几幅药就没事了。

    可是又要到星期六了,她觉得自己再不回家,阿爸就要担心她了。

    毕竟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以前自己星期六不回家的时候也不多。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现在不能断药,就在琢磨自己星期六的早上喝了药回家,就借口外面同学有事很快出来,这样也不耽搁自己喝药。

    星期五的晚上,大家吃了晚饭后,吴媛媛就把自己想回去的事情和大家说了。

    唐宝犹豫了一下:“我先给你把把脉。”

    把脉后,微微皱眉:“你现在身体还没大好,那客车开的又慢吞吞的,我怕你吃不消啊。”

    离殇在一边关切的看着吴媛媛:“媛媛,我开车送你回去好不好?我开稳点,也免得你不舒服。”

    郑秀兰觉得这话题很容易跑偏,招呼自己的两个女儿去洗澡。

    吴媛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眼里满是热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低声拒绝:“不用了,你经常去接别人的车也不好,我自己坐车回去就成。”

    开玩笑,这要是他送自己回去,阿爸肯定以为自己是和他谈对象了,想想就羞死人了。

    唐宝在一边吃着甜甜的香瓜,觉得自己不是在看新闻联播,而是在看狗血的言情剧。

    啧啧,男主是差点被女人霸王硬上弓,逃离后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娶妻生子,可是没想到,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温柔腼腆又烧的一手好菜的女主,然后……

    这个时候应该出现让他们分开的恶毒男二或者是女二了?

    “不麻烦,我给东方打个电话,和他说一声就好。”离殇话没说完,就起身想去打电话,这个时候,电话机却响了起来。

    他顺手接起电话,听到那边人的声音后,就看着唐宝道:“找你的。”

    “哦,”唐宝接过电话,那边贺玉杭欢快的声音就传来了:“唐宝,你个没良心的,也不记得给我打电话,每次都是我给你打电话。”

    唐宝自觉理亏,赶紧甜言蜜语的道:“主要是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每次我想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给我打过来了。”

    “你就哄我吧!”贺玉杭见自己的妹妹来抢电话,赶紧道:“我和你说一声,过几天我要来京都,准备租下店面,顺便把你的分红的钱给你送过来。”

    唐宝笑了笑:“我这也不急,厂里要是需要周转,那就先用这好了。”

    “没事,现在该买的机器都卖了,”贺玉杭也笑着打趣:“就算是要借用你的分红,也得让你先摸摸钱。”

    唐宝挺喜欢她的性子,觉得她做生意后,性子越发爽快了,笑着应下:“那行,你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就住在我这边,到时候我去接你。”

    “那是自然,来了京都,我才不会去住酒店,就赖在你家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电话机就被贺玉欣抢去,小姑娘很欢快的道:“唐姐姐,等我考试完了,我就和姐姐一起来看你!”

    “好啊,我很想你们!”唐宝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花言巧语,哄好了贺家二小姐后,又和林雅芬说了会话,关心的问了她的身体,说的口干舌燥,这才放下电话。

    离殇在边上听到她的那些话,觉得自己有点头皮发麻,可是想到唐宝的好人缘,自己也在琢磨,是不是自己也要像她学习?

    他给东方栎打了个电话,说了明儿借车的事情,东方栎也很爽快的一口应下,又笑着道:“对了,和唐宝说一声,老师这两天要回来了,到时候一起吃个饭。”

    吴媛媛在边上很纠结的看着离殇打电话,她打心眼里觉得离殇是个很厉害的男人,可是自己真的不敢让他送自己回去啊?

    因此,她挪到唐宝的边上低声道:“唐宝,让他送我回去不大好,你劝劝他,让他别借车了好不好?”

    “你是觉得让他送你回去不好意思是不是?”唐宝杏眼弯弯的看着她,带着点揶揄的低笑:“没关系,到时候我和你们一起去,顺便带上两个小姑娘出去兜兜风。”

    只要不是孤男寡女的回去,那自家阿爸就不会多想,她拉着唐宝的手腕摇了摇,笑得格外灿烂:“唐宝你真好。”

    唐宝顺势搂着她,很有霸总气势的道:“我只对你好。”

    放下电话机的离殇回头看见媛媛在唐宝的怀里笑得一脸满足,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

    狗带,这是什么鬼?

    唐宝为什么抢了我的女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