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八的早上七点多,明晃晃的太阳已经出来释放自己的热量了。

    离殇稳稳的开车往吴媛媛家驶去,他的边上坐着吴媛媛,后面坐着唐宝和两个孩子。

    外面的凉风带着树木的清香从车窗里吹进来,舒爽极了。

    唐宝教两个小姑娘唱儿歌:“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小姑娘稚嫩的歌声,欢快的笑声,让离殇都弯了弯嘴角,觉得这小孩子也不是太讨厌。

    离殇上回已经来过了,就轻车熟路的把车停在吴媛媛的家门口。

    边上和对面的邻居们都坐在门口择中午要吃的菜,看见吴媛媛坐着车回来了,都很稀罕的围过来,悄悄的摸了摸车门,瞄了瞄里面坐着开车的年轻好看的男人,很热情的道:“你阿妈来信了,让你阿爸过去,你阿爸不是说会去学校和你说一声吗?”

    吴媛媛脸色一变,她心里最恨的就是抛家弃女的亲妈。

    现在当着自己朋友的面,被揭开自家的丑事,她气的眼圈都红了。

    唐宝从车里拿着一袋水果硬糖下来,给她们每个人抓一把,笑容甜美的道:“婶子们吃糖,我和媛媛是同学,吴叔叔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婶子们家里都有孙子孙女,见唐宝这么大方,笑的脸上的皱纹都挤成了一团:“姑娘你真是太客气了,老吴走的时候说是起码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才回来呢。”

    大婶们七嘴八舌的把吴家的事情说了一遍。

    吴媛媛也只是进门看了看门窗,在厨房后面藏钱的洞里的铁罐子了,放着一些金额不等的钱,她想了想,还是全都带上,免得放在家里被人给偷了。

    现在天气热了,米面什么的放久了都会长虫子,吴媛媛就让离殇塞到了后备箱里。

    她自己在房间里转了转,这才出来锁好门,顺便和边上的邻居婶子说了一声,说自己先去学校了,要是自家阿爸回来了,就去学校找她。

    大婶一口应下,顺便塞给他们两个西瓜:“媛媛你最近看着瘦了不少,肯定是念书太辛苦了,这是我家自己种的,你和你的同学们尝个鲜。”

    “谢谢婶子。”

    离殇又开车带着大家回去,除了京都有平整的大马路柏油路之外,很多地方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他也不敢开的太快,怕颠簸着她们。

    郝丹丹和郝安安不晕车,也没有觉得坐车辛苦,反倒是很兴奋。

    回到京都后,唐宝看时间已经是快中午十一点半了,觉得这炎热的天气回去烧饭也太麻烦了,干脆让离殇去烤鸭店吃烤鸭。

    京都烤鸭店的生意向来不错,楼上楼下二十几张桌子,几乎是什么时候都是人满为患。

    不过,现在已经是炎热的夏天,就没有以前队伍排的老长盛况。

    离殇去柜台上一问,知道楼上才空出一张桌子,觉得自己今儿运气很不错,要了两只烤鸭和五碗鸭架汤。

    付钱的时候有点心疼,要是自己买两只鸭子,撑死了也不会超过拾元钱,可是就这么两只鸭子和鸭架汤,就要叁拾元钱。

    现在的物价涨的太快,普通工人的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是五六十元,所以这一顿烤鸭就能吃掉一半的工资,可以说是很贵的了。

    两个小的第一回在饭馆里吃饭,闻着扑鼻的香味,觉得自己的小肚子更饿了。

    好在店里的师傅多,很快就把两大盘烤鸭和鸭架汤送上来。

    既然钱都花了,那殷勤也是要献的。

    离殇把荷叶饼一揭为两,每片抹上甜面酱再放点葱段、黄瓜条、烤鸭片,递给吴媛媛道:“我记得你不喜欢吃蒜泥,你尝尝味。”

    “谢谢,”吴媛媛红着脸,悄悄的瞄过去,看见唐宝没主意这边,在给两个小姑娘包烤鸭,自己也学着他的样子,给他涂了点蒜泥,加上葱段、黄瓜条,最后觉得自己包的还没他的好看。

    离殇看着她笑的心满意足:“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蒜?”

    唐宝看不下去了,他们这是欺负自己没有顾行谨在身边,咽下烤鸭后盯着他们道:“烤鸭酸不酸?”

    “不酸啊!”吴媛媛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她说的是烤鸭馊了才酸,从另一盘里给她包了一个鸭卷:“你尝一下这个还酸不酸。”

    离殇看着她笑得古怪:“你是不是有孩子吧?这吃油腻的就恶心想吐?”

    唐宝觉得自己被他们插了一刀又一刀,又不能说自己那个才走,只能白了他们一眼,自己闷头大吃。

    他们对面的那一桌客人也都吃好离开了,两个服务员快速的过来把这边收拾干净。

    这边才收好,那边就有两个人过来。

    巧的是,唐宝还认识他们。

    女的是朱玉怡,男的是白骞。

    不过,因为唐宝就坐的地方被柱子遮挡了一下,他们可没留意到唐宝,坐下后白骞就发牢骚:“……欧阳家的老不死现在还想蹦跶,早晚有他的好果子吃。”

    朱玉怡很贴心的给他倒了凉茶:“你还是小心点好,我听说欧阳家很邪门,可惜现在没有人严打这些迷信的人。”

    “你也知道他们是封建迷信的是不是?”白骞满脸的阴狠:“欧阳家,还有东方家,诸葛家,南宫家以前都是做偷鸡摸狗的勾当,就因为盗墓阴气重,还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现在四家的子嗣都有影响,人丁不旺……”

    唐宝见离殇皱眉,想要发活的样子,抬脚就踢了他一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离殇郁闷的吐了口气,自己埋头苦吃。

    唐宝觉得白骞这个人睚眦必报,自己还是要提醒一下欧阳航好。

    顺便问问他,有没有算到他自己有危险了。

    他们先吃好,唐宝就抱着郝安安遮着自己下楼离开,他们两人都没多看她一眼。

    离殇出门就不解的看着唐宝:“你先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那两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啊,男的是在公安局里。”唐宝催他:“这件事我会和他们说的,赶紧回去,这大太阳的都要把我晒成人干了。”

    离殇还是很相信唐宝的,也就不多说这件事了,自己赶紧去开车了。

    ……

    唐宝的心里一直惦记着欧阳家会不会有自己需要的宝贝。

    当初自己从南宫月那里,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块灵木,算是很好的滋养了空间。

    可是那灵木还不够,而且自己这段日子,从南宫月那里旁敲侧击的打听到当初她阿爸就是喜欢雕刻各种木头,还送了一些带着符文的木牌给别人。

    唐宝觉得自己也该去找欧阳航这个神神叨叨的神棍一趟。

    虽然现在空间里还是可以储物,可是她自己的身体却进不去,还有小白也没有醒,让她很担心。

    回到家后,这大热天的,自然是睡午觉要紧。

    唐宝睡了一觉后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她没有欧阳航家的电话,干脆就给南宫月打电话,问了号码后,才打电话约欧阳航吃晚饭:“我最近遇到了点很诡异的事,总是觉得有只狐狸在盯着我,你有空吗?”

    作妖降魔这是欧阳航的死穴,让欧阳航都忘记了自己招惹的麻烦事。

    他一直弄不明白,自己和唐宝初遇的时候,她的身上有妖气。

    说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怀疑唐宝是狐狸精。

    哪怕后来她的身上没有妖气,他也知道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可是他还是觉得当初她身上的妖气很古怪,一口应下:“行,那我现在就来你家找你。”

    反正唐宝当初修整四合院的时候,还请他去看过风水,因此他也知道唐宝家在哪儿。

    可惜唐宝不愿和他在自家见面,懒懒的道:“我听南宫月说你们上回去吃的西餐厅很有意思,我们去吃西餐吧?”

    “好,我把地址给你。”

    欧阳航带着唐宝去吃西餐。

    这边的西餐厅是新开的,环境很不错,装潢的也很有味道,一看就是不差钱的老板。

    欧阳航点了两份牛排,红酒,还有奶酪和沙拉。

    “我是真没觉得这有什么好吃的,就和吃草差不多。”欧阳航也不爱喝酒,看着唐宝吃着生菜沙拉,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才低声问:“我看你的身上没有妖气,是不是你看了什么聊斋之类的小说,这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唐宝臭美苦脸的看着他:“没有啊,我就是突然之间梦到有只狐狸让我去救救它,可是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救狐狸。”

    欧阳航一脸同情的看着她:“那就是梦魅作乱了,那滋味是真的不好受。”

    “你这不是废话吗?”唐宝翻了个白眼,这才正色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麻烦?我中午去吃烤鸭,听到白骞说起你,那是恨的牙痒痒的。”

    “我又没去盗了他祖坟!”欧阳航听到白骞,也是满肚子不悦:“就是他家大人让我爷爷给他和对象合八字。我爷爷说这两人的八字不合,他就像疯狗一样找我爷爷的麻烦,真是神经病。”

    唐宝带着点幸灾乐祸的一笑:“我倒是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这凑到一起就不会去祸害别人了,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