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骞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哑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狼狈之极的瘫软在地上,沙哑的道:“求求你,别,别打我了,五帝钱,在,在我的对象那里。”

    深怕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对象是谁,又给自己拳打脚踢,很贴心的把自己的对象供出来:“我对象叫朱玉怡,真的,我没骗你们。”

    他先前声嘶力竭的哭爹喊娘,就是想引起边上的人的注意,好把自己救出去。

    可是他没想到,这鬼地方啥动静也没有。

    他的小身板可扛不住他那几乎是传说中的分筋错骨手般的手段,赶紧说出来。

    说真的,他现在还觉得自己好冤枉,就为了几枚破铜钱,让自己落到了这地步,真是悔不当初。

    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这反倒是挨了两顿打。

    顾行谨皱了皱,他从头到尾没有说话。

    因为他觉得能动口的时候别动手,能动手的时候别动手。

    唐宝往嘴里塞了两颗糖,这才含糊的开口:“要不要带他去?”

    都说趁热打铁,要是今儿晚上不把东西拿到手,朱玉怡得到消息后,肯定就会提防他们。

    毕竟他们不可能把白骞留在身边很久,要是他家人天亮了发现人不在就不好了。

    今晚能轻易得手,是因为现在是夏天,他二楼的窗户开着,顾行谨爬上二楼那就是小菜一碟。

    可是,现在虽然没有电子监控,京都能人异士也不会少,能不留下痕迹就绝对不要留下痕迹,免得麻烦。

    顾行谨亮起手电筒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快凌晨了。

    他知道唐宝是想去的,就点了点头,含糊的应了一声。

    唐宝瞬间来了精神,看一眼白骞还在地上起不来,又是一脚踹过去:“起来,别装死,你对象住在哪儿?”

    死贫道不如死道友,白骞赶紧报出了地址,说的格外详细,就怕他们找不到地方,自己又要被收拾。

    顾行谨顺势在他的脖子后一个手刃下去,白骞两眼一翻,成功的晕了过去。

    唐宝咬着糖,有点着急:“他说的地方你知道吗?”

    顾行谨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黑布把他的眼蒙起来,点头:“放心,我知道。”

    就算是不知道,这有不是有白骞这个小子在吗?

    京都的市区里都有着昏暗的路灯,照亮了一些路牌和门牌号。

    顾行谨开车找到了朱玉怡住的地方不远处,就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停下车,自己让唐宝在车里看着,他自己一个人先去探路。

    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把离殇给的药粉让睡得正香的朱玉怡彻底昏了,这才开灯在房间里小心的翻找。

    最终还是在她的枕头底下寻到了五帝钱。

    唐宝看着他拿回来的五帝钱,杏眼一转,很是狡黠的道:“老公,我们做点好事吧?

    不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吗?

    他们不是想结婚,可是白家因为欧阳老爷子的话不愿意吗?你能不能把他弄到朱玉怡的床上去?”

    虽然她说的光冕堂皇,可是顾行谨却知道自己的老婆纯粹是想看热闹而已。

    偏偏他自己还愿意听她的,只要她高兴就好,再者白骞绝不能算是好男人,朱玉怡她们母女也想算计唐宝,这凑在一起,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唐宝看着顾行谨扛着白骞离开,心里美的不行,恨不得放声歌唱,有人和自己狼狈为奸的感觉太好了。

    不,口误,是妇唱夫随。

    这一晚上过得很刺激,顾行谨和唐宝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累的唐宝换了睡衣后倒头就睡,早就忘记了先前还在那夸口,说自己兴奋的睡不着了。

    顾行谨看着几乎是秒睡的老婆,也笑了笑,自己去冲了个澡才出来,琢磨着先睡几个小时,等下自己给欧阳家把东西送去。

    免得欧阳航那个小白脸,又借着感谢的借口,请自己的老婆吃西餐。

    唐宝第二天早上没有课,一觉睡到早上十点,才觉得自己舒服点了。

    自己边上的顾行谨早就起来了,她还以为他有事去忙,自己也不以为意,起床洗了个澡,这才觉得自己浑身精神了。

    郝丹丹和郝安安现在都没有去上学,不过,章之鸿已经答应让她们姐妹下半年去炼钢厂附属的职工小学里。

    她们姐妹这段时间吃得饱,又吃的好,脸色都好看多了,一开始还有点畏畏缩缩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儿做的不好,又会被赶出去,或者是让她们饿肚子。

    不过,现在见这里的人都对她们姐妹很好,倒是活泼多了。

    郝丹丹在客厅里写字,郝安安在一边玩拾子,看见唐宝出来,姐妹俩都乖乖的喊了声‘姨’。

    郝丹丹就很利索的道:“姨,早饭就在桌子上,你先吃点。

    媛媛姨和离叔叔去学校了,说是去拿什么东西。

    午饭锅里还有稀饭,我在烙几个鸡蛋饼好不好?”

    要是在家里,别说鸡蛋饼了,能有杂粮饼红薯粥就不错了。

    可是现在厨房里都是大米白面,还有自己没见过的冰箱里放着鸡肉,猪肉,顿顿都能吃饱,还能有水果和糖果烧饼当零食。

    小姑娘觉得自己现在的日子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就算是做梦,她也不想醒来。

    “乖啊!”唐宝就算是在懒,也不好意思让八岁的小豆丁给自己做午饭,笑着道:“中午姨给你们做窝窝头吃。”

    郝安安听到‘窝窝头’,就想起了自己以前吃的野菜米糠的窝窝头,粗的拉嗓子。

    她等唐宝在客厅里吃了早饭去厨房后,这才凑到姐姐的面前,小脸蛋上一脸担忧的低声问:“姐姐,是不是我们吃太多了,家里没有好吃的白面了,以后又要吃窝窝头了?姨会不会也把我们赶走啊?”

    “有呢,我还看见有一大瓮白面,”郝丹丹安慰自己的妹妹:“别怕,姨最喜欢我们了,我们先去扫地吧?”

    唐宝一到天热就不喜欢下厨,现在大都是郑秀兰做的,还有吴媛媛现在能下地了,就把家里的一日三餐都给抢着做了。

    她找出点玉米面还有小米面和白糖混合到一起,又把奶粉泡开调成温牛奶,和成光滑的面团就先盖上湿布,让面团醒一会儿。

    趁这个时候,拿出了块肉剁成肉粒,又敲了五个鸡蛋炒了,再炒从吴媛媛家带来的腌菜和辣椒,把肉和鸡蛋都混进去,瞬间就传出香味。

    先回来的是顾行谨,他闻到厨房里的香味,就进去帮忙:“你起来了,厨房里太热了,我来吧?”

    “我们一起,”唐宝把面团搓成长条,切成差不多的小剂子,抬头对他灿烂一笑:“我就想亲自给你弄点好吃的。”

    虽然她不怎么下厨,但是自己的男人还是要哄的。

    顾行谨听了她的话,心里美的不行,眉眼都带着笑意:“好,等下我多吃点。”

    他先去烧火,架上木头后再来做窝窝头。

    他的手很巧,把小剂子揉圆,捏成窝窝头,再放入笼中蒸。

    中午的时候,郝安安觉得京都的窝窝头和家里的还是不一样的,自己真是白操心了。

    “我已经把东西给欧阳老爷子送去了,”顾行谨午饭后和她一起出门,低声的把事情和唐宝说了,又加了一句:“下午我去学校接你,我们一起去吃西餐好不好?”

    唐宝还是挺喜欢吃牛排的和沙拉的,眼睛亮晶晶的点头:“好啊,我在学校等你。”

    她今儿下午有两节课,她在座位上看书,纪清染就来到了她旁边,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带着点炫耀的道:“唐宝,暑假去医院实习的名额下来了,你想不想去?”

    唐宝冷漠的看了眼:“不想去。”

    自己好不容易拒绝了东方栎,她又来自己面前叽叽喳喳的,很烦人,很想收拾她。

    纪清染还以为她是不想求自己,这才嘴硬,笑的很得意:“要是你想去,那就来找我。”

    “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唐宝冷冷的瞄了她一眼:“我是军人家属,就算是要去医院,我就去驻地医院。”

    真不知道她在自己面前有什么好得意的,拿着鸡毛当令箭。

    现在是拥军年代,唐宝这话一出,进来的老师微笑的推了下眼镜,很满意的点头:“唐同学的思想觉悟很高,你们都要向她学习。”

    纪清染原本是想恶心一下唐宝,顺便在同学们面前炫耀一下自己手里有名额,这样他们就会来巴结自己,没想到反而让她得了夸奖。

    真的好气啊,可是还要保持微笑,免得自己被同学笑话。

    她现在只能在心里恶毒的诅咒她男人就死在战场上,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在自己的面前横。

    唐宝一想到顾行谨要离开了,心情也有点不好,不过想到自己暑假就能和爸妈还有少谨他们一起去看他,离别的伤感瞬间没了,她现在更好奇白骞和朱玉怡怎么样了?

    自己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是个以德报怨的好人啊!

    可惜,自己做了好事还不能让他们知道,就如同是锦衣夜行,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