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白骞听到尖叫声,吓得一骨碌爬起来就想跑。

    可惜身体不配合,疼的他一个翻滚,就从床上翻到了床下,觉得自己的屁股也开花了。

    朱玉怡穿着白点的睡裙,一手捂住自己的嘴,神情难看的坐在床上。

    “我怎么在这?”白骞也回过神,四处看了看,大大的松了口气,很庆幸自己终于逃离魔爪,也没缺少什么零件的好好活着。

    朱玉怡抓着床上的枕头就砸过去,带着哭腔道:“你,你不要脸。”

    心里倒是很开心,他做出这样的事,白家总不能不让自己进门了吧?

    说真的,她都觉得白家有毛病,白父是外交部的副司长,和黄头发绿眼睛的洋人打交道,按说思想应该很开明才是,谁知道白家却是老古董,说自己和白骞八字不合,不想答应这门婚事。

    可是朱家现在很多仪器和西药都是外国进口的,朱玉怡先前想嫁给宋霄,就是因为宋家父子都是海军里的。

    现在也是因为白父和国外的很多要员有关系,这才想嫁到白家。

    她想自家的医院开遍华国各地,让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名字。

    白骞听到她说自己不要脸,觉得很委屈:“我什么都没做好不好?还有就是因为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害的我差点被人打死。”

    快速的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当然没有说自己把她供出来,而是说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知道东西在她这。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吓的白骞有些神经质的抖了抖身体,紧张的问:“是谁?”

    孟恋蝶听到自己女儿房间里传来男人的声音,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的女儿这是打着生米煮成熟饭的注意了。

    不过,这件事要是传出去,那就不好听了,孟恋蝶装出一副愤怒的口气:“我在楼下等你们。”

    朱玉怡拿开枕头一看,没有看见五帝钱,咬着唇跌回床上。

    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她只是想让欧阳老爷子改口而已,谁知道那老顽固却说是用五帝钱算卦算出来的,她就觉得那五帝钱对自己很有益。

    自从她的护身符木牌丢失后,她就觉得自己经常做噩梦,干脆怂恿白骞抢了五帝钱出出气。

    当然,最后是她以觉得好玩的借口,就把五帝钱给弄到手了,夜夜压在枕头底下,这两天压在枕头底下,她就发现自己晚上不做噩梦了。

    可是现在五帝钱不见了?

    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个男人……

    要是他们要的是自己的命,那自己现在……这是很令人心塞的发现。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将一个男人送到她的房间里来?

    她努力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厉害,怎么都想到关键。

    自己的清白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没了……

    她梨花带雨的看着他:“白骞,你,你……”

    “我会负责的,”白骞还是很有怜香惜玉的心思的,主要是她现在这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很想保护她。

    而且,最重要的是朱家有钱,朱家这么大的家业,又只有朱玉怡这么一个女儿。

    朱玉怡听到他这话,心里这才满意。

    随即心里又很不舒服,白骞实在是比不上宋霄。

    不仅是白骞比不上宋霄,就连白家也比不上宋家。

    要不是唐宝多管闲事的出手救了宋霏霏,自己现在已经是宋霄的老婆了。

    她绝对不会让唐宝好过的……

    “哎呦,我身上好疼,玉怡你给我瞧瞧。”白骞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都疼,看着在床上低着脑袋的朱玉怡,还以为她是在害羞。

    朱玉怡这才反应过来,扶着他起来后,撩起他的衣服,看见他浑身青紫的模样,忍不住大吃一惊:“你好好躺着,我去让我妈上来给你把脉。”

    孟恋蝶听了女儿说了事情的经过,脸色一沉:“是我们大意了,我会尽快让孙五他们过来保护我们。”

    她给白骞把脉后,温声道:“万幸没有内伤,我让玉怡给你处理下伤口,再吃点消炎止痛的药,我给你家打电话好不好?”

    白骞觉得自己这未来的岳母还是挺好的,很诚恳的表示自己会尽快说服家人,和朱玉怡订婚。

    该拿乔的时候,孟恋蝶还是会拿乔的:“我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死心眼,你对她好,她就舍不得离开你。”

    又叹了口气:“其实我是更愿意她和我回去,我不盼着她高嫁,只想她这辈子开心就好。”

    白骞瞬间觉得自己很帅,能让朱玉怡这么喜欢自己,而且自己未来的岳母说嫁给自己是高嫁,她真的是太会说话了。

    ……

    虽然天气一天比一天热,热的人心里烦躁。

    可是唐宝最近的心情很美妙。

    现在已经是6月14了,快要放暑假了。

    还有自己得到了欧阳家和诸葛家的木牌,收进空间后,空间里的灵气越发的充足了。

    可惜东方栎的木牌找不到,他觉得可能是在那个地下室的哪个角落。

    这就是房子太多的烦恼,偏偏地下室还不能让别人进去,只能是他自己去慢慢找。

    这天晚上,唐宝他们在外面看了下电视,她就回房休息了。

    洗澡后躺在床上,享受着吊扇吹来的凉风,心里在琢磨着顾行谨今儿回不回来。

    他说这次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下个星期他就要回部队里了,要不自己再和他去西餐厅吃一顿?

    突然之间,她感受到了空间里的变化,心念一动,闭上眼睛,让自己的意念进入空间里。

    空间里罡风肆掠,灵气从黑土地那边溢出。

    她先前就把木牌都收在那里面,现在看到这动静,就琢磨着是不是小白又要搞事了。

    按说她的意念在空间里是可以心随意动的,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不敢乱动,生怕破坏了什么。

    没一会儿,巨型生物缓慢出现在唐宝的面前。

    浑身覆盖着纯白色的毛,身体线条流畅矫健,凶煞之气逼人。

    飞跃间锋利的爪子泛着寒光。

    九条蓬松的尾巴在身后展开。

    唐宝觉得整个空间因为它的出现,仿佛都变小了很多。

    “本尊终于出来了!”

    白狐的声音带着点浑厚又沉闷,那声音不断在这个空间回响,震耳欲聋。

    哪怕唐宝离白狐很远,都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那种力量,让人畏惧。

    好在她和白狐之间有契约,倒是没事,她仰头看着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迷茫又不解的问:“你,你还是小白吗?”

    心底满是感叹。

    妖怪就是好,就连性别也可以随意转换,一会是雄性,一会是雌性。

    唐宝的目光落在白狐巨大蓬松的九条尾巴上。

    毛茸茸的……好想摸。

    白狐低着脑袋,高贵冷艳的看着渺小的人类,怒道:“我是大白。”

    “闭嘴,声音真难听,”唐宝飘了起来,骑在白狐的背上,很不满的冷哼:“老娘辛辛苦苦才给你弄来灵木,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给我变小。”

    说完,顺势捞住一条荡来荡去的尾巴,手感真好。

    让唐宝觉得自己能百撸不厌。

    白狐郁闷死了,却又不能把她拍走,只好用爪子在地上抓了几下,恢复了自己原来那悦耳的声音,很委屈的道:“我这维持不了多久了,就要维持不住了,你还不让我臭美一下??”

    自己这一次的进阶本来就很凶险,现在已经消耗掉很多灵力,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花架子……唬人的。

    “放开我,”小白很不满的用爪子挠着地,就当自己挠在唐宝的身上,不满的道:“我是让你看看我的原形,等我再进几阶后,我就能变成这威武的模样了。”

    唐宝被小白的另外一根尾巴抽到了,疼的她……用意念维持的整个人都散开了,气的她一巴掌扇在白狐的臀部上:“安分点,你是不是多动症啊,幸好不是我人进来了,要不还不被你弄死?”

    白狐身体唰的一下缩小,再缩小。

    小奶狗大小的白狐砸在那里,唐宝看着都替它疼,特别是它那委屈的小模样,萌的要死。

    唐宝:“……”

    我也没用力啊……

    怎么就打小了?

    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小奶狗,一点也不走心的安慰:“你现在也不小了,以前只有仓鼠那么点大,我都担心不小心踩死你,现在这样比刚才那样还可爱。”

    又对狐狸伸出双手,用狼外婆一样的语气哄:“来抱抱,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你现在这样多好,以后就能在外面随意走动,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你是老鼠,都想把你给灭了。”

    小白一想也是,自己以前就算是离开空间,也要偷偷摸摸,不能被人发现的,以后就能在外面随意溜达了。

    “那我要去外面玩,要吃好吃的。”一点也没志气的小白,就一点也不要脸的扭着小短腿跑向唐宝。

    小白现在的声音很软,尾音勾人,就像是在撒娇的小姑娘,听得人心底痒痒。

    唐宝接住扑过来的小白,满口承诺:“好,以后你给我暖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