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没发现空间里有什么不一样了吗?”建木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唐宝回过头,看见变小的建木,眨了眨眼,惊讶的问:“你怎么能出来啦?你不是只能在黑土地里吗?”

    她抱着小白,抓着小白乱动的短尾巴。

    虽然只剩下一条小尾巴,一点也不蓬松柔软了,她难掩失望的松开尾巴,揉着小白圆滚滚的身子。

    嗯,还是这手感比较好。

    建木觉得自己现在的主人有点傻。

    要是寻常人,空间里罡风肆掠,灵气溢出后,不应该是先查看空间的吗?

    可是她却抱着小白不撒手,现在又好奇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

    这也太本末倒置了吧?

    小白舒舒服服的躺在唐宝的怀里,呲笑:“唐宝你好笨,现在灵气足了,木头自然能在空间里逛一逛,还有那边的黑土地多了,我可以分你一点种果树。”

    不是小白大方,而是它自己也觉得水果味道不错,比人参的味道好多了。

    “原本的黑土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十多亩地,”建木难掩喜悦:“要是以后灵气足,那黑土地和那边的山脉我们都能来去自如,我觉得山林里有很多好东西……”

    “什么?”唐宝吓得花容失色:“十几亩地那还不把我累死?”

    建木面对着没有野心的主人,瞬间哑然。

    小白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唐宝,恨不能咬死她:“你就不能有点出息?就和收东西一样,黑土地里又不要你干活,只要你动动意念就好,这样还有助于你五感更强。”

    唐宝莫民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赶紧心念一动,自己就在黑土地里,看着一块块整整齐齐的豆腐块一样的黑土地,她瞬间就觉得自己变成了农民。

    自己只想好好的做个小仙女,谁知道最终还是只能做小农女。

    比起小农女,她宁愿做个小猎户。

    黑土地外面还是有着无形的壁障,唐宝只能看着似乎近在眼前的无尽山林流口水。

    小白种的那一片人参已经是枝叶茂业,很多都开花了,唐宝也开始琢磨:“这一块种各种果树,这一块种菜和草莓,另外的我还是种药材吧?”

    小白听了,这才满意:“那你弄一些药材种子进来,这黑土地里的好处就是一天能顶外面十天。”

    又看着她道:“你要多找些木灵,这养里面的一天就能顶外面的一个月,我记忆里巅峰的状态就是一天抵外面一年。”

    唐宝瞬间龟裂,她为什么想种药材?就是因为很多药材的年限长点药效更好,结果这该死的黑土地一天抵十天,这不是逼着她当小农女吗?

    ……

    晚上十点多,顾行谨悄悄的来到房间,就听到细微的声音从脚边传来。

    他下意识的想踹开,却踹了个空。

    他拉亮电灯一看,自己巴掌大的小奶蹲在那里,通体雪白的像毛团,火红的眸子正盯着他,带着凶光。

    顾行谨觉得这小狗总比以前的老鼠好,而且这小奶狗白白的,圆滚滚的,也还顺眼。

    唐宝也一脸疲惫的睁开眼睛,看着他就撒娇:“老公,你怎么才回来?我都快要累死了。”

    空间里有一些蔬菜种子,她用自己的意念种了小半块地就吃不消了,精神力用过度,觉得自己的脑袋一抽一抽的疼。

    现在她一想到除了两亩地被小白要了,另外的都要自己来,就觉得生无可恋了。

    顾行谨不知道自己的老婆为什么这么累,上前搂着她哄:“是不是这小狗太淘气了?才把你累着了?赶我来收拾它,你赶紧睡吧。”

    小白气的眼睛更红了:我做错了什么?明明是她自己太弱,这锅我不背。

    唐宝躺在他的怀里,伸手捞到了小白,指尖蹭了下小白,从背脊摸到尾巴,再把空间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很遗憾的道:“可惜小白不愿意替我种,要不就不用我自己辛苦了。”

    小白不屑的瞄了没上进心的唐宝一眼,用意念和她交流:“你还要不要脸啊?那也是为了锻炼你的精神力好不好?”

    我去!还敢取笑我,真是反了天了。

    唐宝绷紧小脸,将小白整个蹂躏一遍,也不屑的冷漠脸:“你以为你很厉害?你现在这么小,你有本事你能变大一点吗?”

    这有点小!自己都不敢太用力,要是能大的像成年的金毛,自己就能随意折腾了,还能在它身上打个滚!

    “……”这是小白死穴,她明明知道自己也想变大点,瞪圆眸子嚷嚷:“你放开我!我要回空间!”

    唐宝哪里肯放,抓着它就是一阵乱薅:“里面四季如春,我都没有能享受,凭什么让你进去享受。”

    小白:“……”

    她怎么这么可怕啊?

    唐宝继续碎碎念:“你怎么变这么小,刚才那样多气派,现在这么弱鸡……”

    “……”

    小白气得腮帮子鼓成一团,水水的圆圆的眸子怒瞪,看上去超级凶萌凶萌的。

    它想吗?它想吗?她是傻子,不,她是故意气自己的。

    小白干脆装死,要不它怕自己说出什么得罪她的话,她就不让自己进空间了。

    真是失策,外面这么热,一点也不舒服,它是多想不开,这才嚷嚷着要出来。

    好在顾行谨帮了小白。

    不,应该说是顾行谨不满唐宝的眼里只有小白,都没有抱抱自己,亲亲自己,这冷板凳他可不想坐。

    因此,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唐宝道:“老婆,我以前被狗咬过,看见狗就有心里阴影,晚上会睡不着的,你把小狗送回乾坤袋里吧?”

    “行。”唐宝可不希望他晚上睡不着,心念一动,就把在那发牢骚的小白收进空间。

    小白气的在空间里挠地:“我是九尾狐,才不是小狗,他才是小狗,他全家都是小狗……”

    唐宝很干脆的屏蔽了空间里的动静,开玩笑,自己是顾行谨的老婆,也算是顾行谨的家人,被小白骂成狗,真是欠收拾。

    顾行谨见自己的老婆果然更在乎自己,心里就开心了,低头在她的脸上落下一个吻,暧昧的低语:“老婆,我先去洗澡,你等我好不好?”

    唐宝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嗔了他一眼。

    心里在碎碎念:好吧,等他就等他,说不准今儿晚上就能有宝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