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这回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有问题的马团长确实是m国的特务,可是却在他们去抓人前,他自己开枪自杀了。

    华国调查局里面的几个人怀疑马团长只是马前卒,可惜后面的人隐藏的太深,他们暂时只有怀疑的对象。

    怀疑的就是马团长上面的刘首长,可是却查不出来证据,只能再密切关注。

    顾行谨在回去之前还有两天假,就想好好陪陪自己的老婆。

    凑巧又是星期六和星期天,唐宝就和他四处走走,星期六就在宋家,林家,诸葛家转悠了一遍,给他们看病复诊顺便也算是让顾行谨混个眼熟。

    晚上的时候请了刘主任还有东方栎,诸葛蓝他们吃饭,唠嗑,星期天的时候,顾行谨就和唐宝出去游玩。

    京都游玩的地方不少,可惜现在是夏天,唐宝是真的怕热,就去了山上转转。

    现在是夏天,没有最有名的枫叶,却也是树木碧连天,空气清幽。

    顾行谨寻到一处有山泉水的地方,就招呼唐宝过来洗把脸。

    “这边的泉水好凉。”清凉的泉水让唐宝觉得自己活过来了,洗了脸就把脚放进水里,看着他笑:“这里天凉快的,我们就在这歇一歇吧?”

    顾行谨一看手表已经是快十点了,点头:“行,想吃点什么?”

    唐宝坐在光滑的石头上,仰望头顶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

    “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唐宝见他来到自己身边坐下,就靠到他的身上,叹了口气:“我先前就是听他们说这边的景色好,却忘记现在是夏天不是秋天,你会不会觉得我好傻?”

    她早就听人说起香山的景色好,一直没有空来,在昨儿晚上他问自己想去哪儿玩的时候,她就想不开说了来香山。

    顾行谨搂着她笑了笑:“没有,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见这四处没有人,低沉柔和的声音在她耳边缱绻的低语:“只要和你在一起,无论在哪儿都是最好的。”

    “老公你真好,我爱你。”唐宝觉得他很上道,甜言蜜语张口就来,搂着他的脖子就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吻。

    这大白天的,听到老婆这样甜蜜蜜的话,顾行谨只觉得自己血液里有什么东西在躁动,在四处流窜让他整个人都连带着心脏一阵接一阵的悸动。

    他更用力的搂着她,吻的差点##失火,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

    唐宝杏眼带着些许的妩媚,光芒流转间,让他忍不住陷入其中,恨不得就把她给……

    不行不行,光天化日之下,自己怎么能这样胡思乱想呢?

    唐宝瞄了眼他的身下一眼,小手顺着他衣裳的下摆伸进去,让他整个人身子一僵,她的声音娇娇软软的特别勾人:“老公,要不要我帮你啊?”

    “我,我们去找找小白在哪儿吧?”顾行谨觉得自己要是再和她在一起,估摸着自己的自制力就会离家出走了。

    唐宝不依不饶的缠着他不放:“这里又没人,你害羞什么呢?”

    是啊,这大热天的,一路走来确实没发现有人,就算是……

    不对,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顾行谨又不能把缠着自己的老婆怎么着,他怕自己粗手粗脚的,弄疼她就不好了,只能红着脸羞窘的无可奈何:“别这样……”

    忽然之间,顾行谨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让他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低声道:“有情况,你不要说话,保护好自己,现在敌暗我明,你不要贸然动手。”

    有生怕她不反击,会有危险,低声道:“什么都没有你的安全重要,不要怕,要是有危险就开枪。”

    他们原本就搂在一起,他就是怕她受惊后引起别人的主意,见她乖乖的点头,没有惊慌失措的模样,这才故意搂着她:“我们去那边的草堆里好不好?”

    他现在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可是眼睛一扫,就能知道什么地方才能隐匿起来,免得变成了靶子。

    顾行谨把背包扔在一边,自己做出一副猴急的模样,不住的亲吻她,抱着唐宝就往一边的草堆边走。

    没有什么时候,会比在亲热的时候更放松警惕。

    可是为防万一,他还是把唐宝护在自己的怀里,这样自己才能保护好她。

    虽然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他的脸色还带着笑意,可是唐宝却能感受到他紧绷的身体,就像是随时准备动手一样。

    唐宝也紧张了起来,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我把枪放在你的裤袋里。”

    说完,自己的小手就滑到他的裤袋里,心念一动,就把枪放在他的裤兜里。

    夏天的裤子薄,顾行谨感受到了枪在自己的兜里,心里就多了几分把握,却也只是哼了声,眼睛落在附近的环境上,凝神倾听动静。

    忽然之间顾行谨搂着她在地上快速的翻滚了几下,然后他自己整个人就严严实实的护在了她的身上。

    随即,他的双手紧紧的遮住了唐宝的耳朵。

    “轰隆隆!”一连几声巨响的轰炸声忽然在他们之前停顿的地方爆发,连带着地面都震动了几下,泥土和树木的碎木屑四处飞溅。

    哪怕是被顾行谨遮住耳朵的唐宝,还是被这轰炸声震的不轻。

    妈啊,这不打招呼就下黑手,实在是太吓人了。

    事情就发生在眨眼之间,唐宝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下子完全反应不过来。

    她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顾行谨已经一把将她拽了起来,另外一只手已经从口袋里掏出枪,对准扔手榴弹的男人扣动扳机。

    ‘嘭’的一声,那身材高大,高鼻深目的男人一脸不敢置信的倒下。

    自己明明瞄准他扔的,为什么他能避开?为什么自己的脑子已经迷糊了……

    顾行谨拉着唐宝躲在自己早就看好的大树后,低声道:“唐宝,跟着我,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唐宝看见他的肩膀上已经在流血,肯定是先前的爆炸的时候受伤的,要是自己再拖他后腿,那就是害了他。

    她赶紧应了一声,自己也从裤兜里拿出手枪,虽然她觉得自己的枪法现在不准,可是加上自己的精神力,应该也能打中目标。

    五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对准顾行谨他们躲藏的地方开始开枪。

    一开始,顾行谨能这么干脆利索的得手,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顾行谨这么警惕,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在离乱情迷的时候,那警惕性是完全不存在的。

    因此,小罗才会想让他们粉身碎骨,这样也免得他们挖坑埋尸,谁知道倒下的却是自己人,这就让他们忍不住愤怒了。

    顾行谨也不敢大意,拉着唐宝一边跑,一边开枪回击,打乱他们追击的脚步。

    耳朵轰鸣,她脚下已经不受控制的被顾长华带着跑了起来。

    身后的枪声没有停,唐宝跟着他跑,完全不敢往后看。

    忽然她被顾行谨用力一拽,躲进了块大石头后,对面的枪声也停了下来。

    唐宝觉得自己心跳的飞快,今儿的遭遇实在是让她胆战心惊,紧张的低声问:“他们现在是不是五个人?”

    顾行谨看着她惨白的脸色,还有控制不住微微颤抖的身体,用力的握住她的手,温声安抚:“乖,别怕,后面只有四个了。”

    唐宝在自己的身边,他最起码分出一半的心思护住她,这才只杀了两个人。

    唐宝不想让他在这危险的时候还要担心自己,勉强笑了笑:“我不怕,还是离殇他们那里的蛊人更可怕。”

    不怕那是骗人的,再者,她也知道蛊人已经不算是人了。

    幸好有过先前的经历,她现在才没有恐慌过度。

    可面对死亡的危险再一次逼近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害怕的。

    她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缓下来,不能因为自己而拖累他,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也不强撑着自己已经发软的身子,整个人手脚发软的坐在地上,用精神力召唤小白。

    今儿他们五点多就开车出来爬山,七点不到就到了香山,随即唐宝就把小白放出来,让小白去寻找药材,自己和顾行谨慢慢爬山。

    “等下我让小白把我瞬移到他们的后面开枪,我们里应外合把他们弄死。”

    顾行谨听到自己的老婆微微颤着说出这杀人灭口的打算,心里软的不行,她明明这么害怕,却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伸手摸着她的脑袋,微微一笑:“乖,等下你离得远远的就好,我收拾了他们再去找你好不好?”

    “等下你就往山上走……”顾行谨现在也想起来了小白还是有点用的,他以最快的速度给她找出了一条安全的离开路线。

    不让她下山,是担心山脚下的车边还有什么埋伏。

    小白嘴里叼着几根虫草出现在唐宝的面前,很大方的道:“来,我们一人一半,你可以拿回去种起来。”

    反正她也不知道自己吃下了二十几根。

    “外面有人想杀我们,你悄悄的潜伏到他们的后面,再用意念把我带过去,我们灭了他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