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和小白之间完全是用意念交流的。

    顾行谨看着小白瞬间消失在他们的面前,生怕她去冒险,一手就搂住她的细腰,让她紧紧的贴着自己,凤眸幽深,一字一句的道:“我会收拾他们的,你只管往我说的那边走就行,乖,听话!别让我担心你。”

    只要她能安全离开,他就不会有后顾之忧,肯定能收拾他们。

    唐宝紧张的将手枪拿在手中,她用力点头,她绝对不能拖累顾行谨,必须要做掉他们。

    顾行谨还想再说什么,唐宝已经在他的怀里消失了。

    他松了口气,自己也从一边去查探他们的动静,发现剩下的四个人手持着枪,很警惕的四散分开,却慢慢的逼近自己的藏身之处。

    可惜他现在不能浪费子弹了。

    那边的人也发现他探头了,快速的开枪。

    顾行谨赶紧缩回头,就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动静,随即就是几声慌乱的惨叫:“啊……有鬼!”

    好吧,顾行谨听不懂他们的话,可是他却知道对方出事了。

    那就说明自己的老婆没跑,反倒是真的想干掉他们了。

    荒郊野外的,别的不多,就是石头多,有生命的树木唐宝拔不起来,就算是拔起来力气也用光了,可是石头就已经是最好的武器了。

    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完全弄不明白这里的石头为什么会看他们不顺眼。

    看见一块天外飞石把人给砸死了,吓的剩下的三人赶紧转身。

    这一转身,后面的枪声就想起来了。

    两声枪声后,又倒下了两个人,剩下的那个人快疯了,不知道自己该看那边好,干脆胡乱的面对顾行谨藏身之处开枪,又被一块大石头砸到了脑袋,这下彻底安静了。

    顾行谨上前查看了一下,没死的就拧了拧他们的脖子,绝对不留下活口,又把枪支都收起李,抹去了他们的痕迹,这才去找在远处休息的唐宝。

    ……

    顾行谨开车回去,唐宝一路都没心情说话,回到家就赶紧去洗澡,洗好澡才觉得自己手软脚软的要命,躺在床上就起不来了。

    顾行谨在她洗澡的时候就去打了几个电话,怕自己身上的血腥味让她不舒服,也去洗了个澡,出来看着床上神色恹恹的唐宝,歉意极了,搂着她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有危险。”

    让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他就担心她心里留一辈子阴影。

    唐宝在他的怀里觉得很安心,心有余悸的松了口长气,搂着他的腰,低声道:“不许你这样说,我是你老婆,又不是你的外人。”

    他顺着她的意思接口:“是,你是我的内人。”

    唐宝被他逗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没事,就是有点吓着了,我先给你处理下伤口。”

    顾行谨担心她现在看见自己的伤口会想到不好的事情,赶紧拒绝:“我等下去调查局一趟,让那里的同志给我处理一下就好了。”

    “我没事的,我心理素质好着呢。”唐宝还是压着他,给他处理好伤口,这才倒头就睡:“好了,我要好好睡一觉,你去忙你的吧?”

    要是她没猜错,那几个应该就是外国人,他肯定还要去查探一下。

    “好,我们今儿没有去香山,也没遇到任何人。”他低声的安抚了她几句,又和她对好口供,还非要她自己抓几幅安神药,自己去熬上,这才让客厅里的郝丹丹姐妹看着点,他自己才出门。

    现在来到华国的外国人还不多,顾行谨觉得可以顺藤摸瓜的找下去,说不准能查出点什么。

    毕竟他不可能一直留在唐宝的身边护着她,那么这危险的人就要斩草除根才能让他安心。

    万幸的是他现在和华国调查局三组的几位同志合作过,不至于让他们怀疑自己的目的不存。

    因为这件事,顾行谨又要在京都多留几天。

    ……

    唐宝先前也以为自己会做噩梦,或者是吃不香睡不着,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她睡了一觉起来,天都已经暗了,不过唐宝觉得自己的腿不软了,人也精神了。

    既然自己都没事了,她觉得自己就不用喝药了,正准备偷偷的把药倒掉的时候,顾行谨回家了,非要看着她喝了药,这才紧紧的抱着她亲。

    所以,他是魔鬼吗?要不然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呢?

    “外面的事情顺利吗?”唐宝自己剥了一颗糖含在嘴里,这才觉得那苦涩的中药味压下去了点。

    “很顺利,已经查到那六个人是半个月前跟着使团过来的,那边的人已经被人盯着了,不过到现在他们也没发觉人不见了,不知道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故作镇定……”

    顾行谨和她说的很清楚,就是为了让她不要害怕。

    他说完,凤眼温柔的看着她,缱绻温柔之极:“我很高兴你能保护我,也很高兴我的老婆这么棒,就算是以后我不在你身边,我也相信你不会被人欺负……”

    唐宝明白他就是怕自己有心理负担,怕自己会害怕,可是他此刻的眼神太美,凤眸里就像是落了星河之光,熠熠生辉,让她还是听着他继续哄自己。

    看在他帅的份上,自己就容忍他在自己的耳边碎碎念了。

    ……

    星期一,唐宝继续去上课,心里却恨不得学校立刻放假才好。

    今儿早上有实验课,她从实验室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书桌被人动过了。

    她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用意念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书包里多出来的东西,心念一动,就把那枪和钱包收到了空间,随即吐糟:这人也太小气了,里面只有两颗子弹,真是太不大方了。

    倒是钱包里还有两百多元钱,倒也算是给自己压惊了,自己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至于谁给自己送枪,应该就是纪清染这个败家女了,自己以后要是有女儿,一定要好好教。

    绝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这么败家,动不动就送手枪,要好好的教女儿练武,看不顺眼就揍的顺眼为止。

    砰!

    班级前门被人一脚踹开,四个公安神色严肃的进来,其中一个国字脸的,很严肃的道:“你们班里有同学报案,说是自己的钱包被人偷了,大家都配合一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乱动,我们要搜查。”

    吓得出去的学生都赶紧进来,就怕自己会被怀疑是出去处理赃物的。

    想出去的学生也乖乖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唐宝的同桌是个已经结婚的女人,应该是二十五六岁了,表情微变的看了唐宝一样,又低下头不说话。

    倒是班级里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同学站了起来,一脸正派的据理力争:“我们班里的同学怎么可能这么眼皮子浅?是不是同志们弄错了?”

    “就是,我们才从实验室回来!”

    “对,是谁丢了钱?”

    这个时候,纪清染红着眼睛从外面走进来就给大家鞠了一躬,一脸内疚的道:“各位同学对不起,是我从实验室回来就顺手把钱包放在抽屉里了,里面的伍佰元钱是我爸让我给他送去的,他想要捐献给医院里的困难残疾军人……恰好遇到了来我们这边办事的公安同志,就想请他们帮忙。”

    唐宝差点被气的拍桌子,她这也太不要脸了,把贰佰元说成了伍佰元,这不是欺负自己吗?

    同学们原来不满,可是听到她说这钱是捐给医院里的残疾军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反而很配合公安的检查。

    不仅是因为现在是拥军年代,也是因为军人们守卫着华国,这才能让大家在和平年代一展抱负。

    而纪清染爸爸所在的军区医院,那更是学医者最想去的地方,那里几乎是汇集了华国最好的医生。

    还没搜查到唐宝这里,唐宝就用意念招呼小白:“你觉得我能不能用精神力把钱包放到纪清染的书包里,不被人发现?”

    “让你好好修炼,你就知道偷懒。”小白趁机对唐宝说教:“你看看你都没有进来空间种地,你怎么能这么懒呢?”

    唐宝郁闷极了:“这不怪我,都是顾行谨非要让我好好歇着,生怕我被吓着了。”

    小白现在还不知道‘喂狗粮’是啥意思,不过听到唐宝这甩锅的话,就很幸灾乐祸了:“那你活该弱,她肯定是来找你麻烦的,活该。”

    唐宝威胁小白:“你是不是不想吃棒冰了?”

    小白最近迷上了棒冰的味道,瞬间乖巧的道:“我来就能行,你的话,等你一下子能用意念种下两亩地了,那两三丈之内的距离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唐宝心里发誓,自己回去就好好种地,一定要早点用意念种地,免得以后想教训人,还要让小狐狸帮忙。

    公安搜到唐宝这里的时候,唐宝很配合的起身站在一边让他搜。

    纪清染眼睛一亮,盯着唐宝的书包,知道她应该还没发现自己动的手脚,想到等一下唐宝百口莫辩的样子,想到她狼狈的模样……

    她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这才没有让自己笑出声来。

    这个时候,唐宝也抬头,对她勾唇一笑,自己真的很想让她以后天天给自己送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