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的书包里很整齐的放着三本医学书和几本笔记本,公安很快就搜查完,确定没有后,又去了唐宝的后面那一个位置检查。

    这下,一直等着看热闹的纪清染愣住了,一脸不敢置信的冲过来,来到唐宝的身边指着她:“你,你……”

    好在她没有失去理智,知道自己不能让她把东西交出来。

    唐宝好脾气对她笑了笑:“纪同学,有事吗?”

    和昨儿遇到的那些凶神恶煞一样要人命的家伙比起来,这好看又给自己送钱的姑娘就顺眼多了,唐宝真的一点也不想弄死她。

    要是弄死了,以后谁给自己送钱?

    一定要好好保护,要爱护她,让她感受到自己春风一样的温柔。等她下一回再来给自己送枪送钱。

    纪清染觉得她此刻脸上的笑容就是在嘲笑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她不可能知道的。

    可是为什么会不见了?

    唐宝此刻的心情很好,也很好脾气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担心你爸爸骂你?要不要我陪你去见见他?或者是让我老师替你说好话?”

    这话就是太气人了。

    纪清染勉强的笑了笑,很诚恳的道:“我是想让你替我保密的,免得被我爸爸知道了心疼,这笔钱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我不想让我家里人担心。”

    她不傻,虽然很想自己再搜一遍,可是先前搜查的公安又不是瞎子,会看不见手枪和钱包。

    而且现在的衣裳薄,兜里放了东西肯定会鼓起来,所以也不可能在她的身上。

    真是见鬼了,自己的手枪和钱包到底去哪儿了?

    现在自己不能露陷,忍住。

    虽然自己把话圆了过来,可是这口气却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几乎要把她给憋死了。

    唐宝知道她的心思,当着她的面,慢条斯理的收拾书包,慢吞吞的道:“我肯定不会多说,可是你也得去求求你未来的姐夫,让他也不要多嘴才好,你说对不对?”

    易尧和纪清莲订婚的事情,确实让大家很意外,现在大家的眼神都落在易尧的身上,早先就有人揣测他和纪家大小姐是不是在实验室里乱来的男女。

    易尧很温和的微笑以对,他自己既然已经有了名分,自然是不在意大家的闲言碎语。

    这个时候,公安已经搜查到了易尧那里,坐在凳子上的唐宝赶紧让小白上身,把空钱包挪到易尧的书包里,就当是上回他想对自己动手的谢礼。

    易尧心里其实也在揣测,是不是自己这未来的小姨子想陷害唐宝。

    “同学,这是你的吗?”

    可是他看着公安从自己书包里搜出来的红色折叠的钱包,也傻眼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纪清染,心底涌起一股怒火和不甘。

    她竟然敢陷害自己!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愿意接受调查。”易尧也不是省油的灯,态度很端正的道:“我是和刘同学他们最后离开实验室的,我们又一起来到教室。我也不知道自己的书包里会多出来这钱包。”

    教室里的两个男同学都起身附和他的话,确定他是有不在场的证据。

    纪清染真的傻眼了,她自己特意早点离开实验室,亲手把手枪和钱包放在唐宝的书包里。

    她觉得自己想的很周到,钱包表示唐宝偷盗,那她肯定会面临着退学,名声扫地。

    手枪是她在医院里无意间得来的,前段时间有个军人送进医院后就昏迷了,她鬼使神差的偷了手枪。

    原本放在唐宝的书包里,是为了能牵连上她的爱人,现在对于武器这一块查的很严,唐宝又说不清楚这手枪的来历,她的爱人肯定也没好果子吃。

    就算是查来查去,也查不到自己身上。

    不过,现在的结果实在是让纪清染觉得自己在做梦。

    ……

    唐宝下午没课后,就准备回家。

    她现在换了班级,倒是独来独往的时候很多。

    “唐宝,你等一下。”后面传来了纪清染的声音。

    唐宝就当成自己没听到,走得更快。

    纪清染从后面追过来,拦住她的去路。

    边上路过的学生对于两个女同学说话,都没怎么在意。

    唐宝看着她微微皱眉:“你有什么事?”难不成她不知道拦路是很不礼貌,是不是想挨打?

    纪清染紧张的看着她:“唐宝,你把东西还给我吧?”

    “什么东西?”唐宝一脸茫然的看着她,苦口婆心的劝她:“就算你长得好看,我也不是见色起意的人啊?你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找人要东西呢?这样的行为会构成敲诈的。”

    纪清染瞪着她,梗着脖子道:“唐宝,你别太过分,有人看见你拿我的东西了,你现在还给我,我就不和你追究了。”

    这个时候,纪清莲也带着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过来,围着唐宝,逼着她来到路边上的几颗树边上。

    纪清莲是接到妹妹的电话后,特意找了人过来的,此刻沉着脸,很有几分大姐大的气势:“唐宝,识实务者为俊杰,把东西交出来,我们也不为难你。”

    欧阳航最喜欢在路边,或者是树木林里走动,反正不喜欢走正道。

    本来他看见这边在闹腾是想避开的,可是不知怎么的,恰好听到唐宝的名字,脚步一顿,想了想,自己早上出门的时候,爷爷没说自己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啊?

    这么一琢磨,他还是走过来蹚浑水了:“你们做什么?以多欺少是不是?”

    “有你什么事。”纪清莲身上的一个壮实中年汉子,横眉竖目的瞪着他。

    “你们休想欺负她!”欧阳航冲唐宝使了个赶紧溜的眼神,自己挡到她的面前,气势汹汹的道:“我告诉你们,我妹夫,就是唐宝的爱人是特种部队的连长,收拾你们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哎哟,没看出来,你还挺仗义。”纪清莲嗤笑:“可惜你不是连长。”

    声音一沉:“把那个女的书包给我抢了,把人给我绑了。”

    唐宝伸手快速的将欧阳航拉到自己的身后,抬脚就踹向最近的一个男人的胯下,快狠准。

    而且这是对男人最有用的一招。

    也怪那男人对于面前两个年轻白净的男女没有防备,被踹的疼的要命,瞬间蹲下身子跳了几下,嘴里忍不住嗷嗷叫,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边上的另外几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另外一个男人瞬间下意识的并拢双腿,气急败坏的道:“你,你太不讲规矩了。”

    妈啊,看着就好疼啊,这么好看的姑娘,怎么下手就这么狠呢?

    唐宝杏眼一瞪,气势十足的道:“我现在就和你好好的讲规矩。”

    又朝着他们的后面嫣然一笑:“老公,我在这。”

    趁他们回头看着空气的时候,抬腿就是偷袭,速战速决,将他们统统撂到地上,包括纪家姐妹。

    她拍了拍手,很愉快的道:“很好,好朋友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男人想一跃而起,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使不上力,大吃一惊,很慌张的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要乱来啊?要不我就要喊救命了。”

    唐宝很慈爱的看着他们,可惜自己不能告诉他们,自己这是第一次用精神力打架,这感觉真的太爽了。

    而且,打他们比种地好玩多了。

    可惜现在自己的精神力不够,现在已经是外强中干了。

    她走到纪家姐妹身边,以一个帅气的姿势蹲下,露出自己手里银针,阴测测的冷笑:“说啊,你们刚才想跟我聊什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聊一聊了。”

    话音才落,手里的银针就扎下去。

    唐宝觉得自己瞬间是容嬷嬷附体,对于这美丽的姐妹花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纪清染疼的快哭了,红着眼睛瞪着她:“你敢扎我……”

    “我已经扎你了。”唐宝摇了摇头,又在纪清染的人中上扎了一下,自言自语的道:“中医果然神妙,扎这里就不会让你气急攻心的晕过去,你不用谢我。”

    “……”纪清染被噎一下,愤怒的瞪着她:“你今天敢动我们,我们绝不会放过你的。”

    “你好厉害。”唐宝不走心的夸她,满脸的敷衍。

    “你们在干什么!“有两位老师过来,看见这场面,赶紧开口呵斥:“你们是哪个班的?为什么在这打闹,不遵守校纪校规……”

    唐宝立即起身,端庄优雅的站着,一脸的尊师重道,仿佛刚才动手打人的不是她一般,反倒是一脸担忧的开口:“老师,天气太热了。他们这是中暑晕倒了,我就扎了他们的人中,这才让他们醒来。”

    两位老师一前一后的过来,疑惑的看着地上的五个人,又抬头看了看天上已经倾斜的太阳,面面相觑:“老李,今儿的天气有这么热吗?”

    “也还好吧?”李老师看着地上的纪家姐妹,还有点印象,疑惑的开口问:“你们说,今儿是怎么回事?”

    唐宝担心她们实话实说,赶紧面不改色的瞎说:“老师,她这是丢了钱,心里不痛快,这才心慌气短的晕倒。”

    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