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担心她们实话实说,赶紧面不改色的瞎说:“老师,她这是丢了钱,心里不痛快,这才心慌气短的晕倒。”

    老师:“……”

    这位同学能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心理素质也真的很不错啊。

    纪清染想告状,可看见唐宝在一边眉眼带笑的看着自己,那笑容却让她心里发怵,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鸡皮疙瘩直往外窜,浑身一哆嗦,低声开口:“是,我们没有打架。”

    她觉得这么多人被她一个人打倒在地,实在是太丢脸了。

    而且,今儿发生的事情很诡异,让她心里有点慌。

    虽然纪清染说的话,就是睁眼说瞎话,三岁的小孩子都不信,可是老师也没多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真的没事?”老师们见没人有意见,就转身离开了,还不忘威胁他们:“要是敢在学校竟然敢打人,情况严重的就开除!”

    纪清染在心底呐喊:你为什么不早说打架会开除?要是早说了,我肯定不会隐瞒啊,她就是把我们都打倒在地了啊?

    可是先前她自己已经否认了,现在没法反悔。

    欧阳航见老师离开了,这才凑到唐宝面前,一脸疑惑的挠了挠自己三七分的头发:“唐宝,他们不会被你打傻了吧?”

    唐宝刚才精神力过度,整个人都没力气,现在站着休息一会,这才觉得自己恢复了点力气,白了他一眼:“要是打傻了,那就再打一顿,负负得正没听说过吗?”

    当然,她现在也就是嘴巴上嚣张而已,现在要是再打起来,那就不是自己收拾他们了。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自己现在需要回去好好休息。

    “哎,你等等我啊……”

    ……

    纪清染被人从地上扶起来,她摸着自己的腿弯处,一脸的惊疑不定:“姐,我不是让你找几个厉害点的人过来吗?”

    跟着纪清莲来的人都不满:这是嫌弃他们弱鸡?

    纪清莲比妹妹更懂人情世故,自己忍着疼起来,瞪了她一眼:“你够了,早就让你不要惹是生非,你非要给我找事。”

    说完,自己从兜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那个一脸不愉的壮实男子,歉意的道:“吴哥,今儿真是辛苦你了,下回再请你们吃饭。”

    这些人不过是混混而已,纪清莲仓促之间就只找了两个男人。

    当然,要是人太多,她也带不进来。

    原本以为这拿下个小姑娘很容易,谁知道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吴哥觉得纪家大小姐还是很会说话的,接了钱说了几句客气话就离开了。

    纪清染这才把自己做的事情和姐姐说了一遍,当然,她还是隐瞒了自己手枪的事情。

    “……你确定前后不超过五分钟?”

    纪清莲看见妹妹点头,觉得今儿的事情太诡异,无意识的说了一句:“不会是用的什么妖法吧?”

    “肯定是。”纪清染却深信不疑:“要不那钱包怎么会在姐夫那?”

    越说越觉得自己头皮发麻,背脊生寒:“怎么办?她肯定会报仇的。”

    “别担心,”纪清莲握紧拳头,声音冷静的道:“说不准是她动作快,我们好好合计合计,下一回绝不能让她好过。”

    纪清染想到唐宝让自己丢这么大的脸,又气又急,带着哭腔道:“姐,你可一定要找人收拾她。”

    “知道了,你这两天低调点,先不要去招惹她。”纪清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再说你就算是想让她出丑,也用不到你自己亲自动手啊!”

    纪清染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

    唐宝坐车回到家,见吴媛媛已经烧好了晚饭,和郝佳姐妹在看电视,上前给她把脉后,才笑了笑:“好的差不多了,你明天可以去上学了,不过还是先住在我这,你还要吃一段时间的中药才能痊愈。”

    “我,我……”吴媛媛有点难以启齿的看着她,见她鼓励的看着自己,才艰难的开口:“我不想去读书了,我想去饭店做厨师。”

    唐百一点也不意外,很温和的问:“你决定了吗?”

    她没有觉得自己很傻,这让吴媛媛松了口气,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我本来就对厨艺感兴趣,要不是我阿爸非要我念医学院,去年我原本是想去开个小饭馆,或者是面店……我在学校很努力,可是也觉得学的很辛苦,我不想勉强自己了,就想退学,这样就算是我阿爸回来,我这也成了定局了。”

    主要是现在的医生或者护士都算是一个好职业,就像是医学院,成绩好一点的还会有补贴,毕业后还能分配工作,实在是铁饭碗。

    因此,吴媛媛的父亲是绝对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跟着他一起卖包子馒头,也拒绝女儿想开小饭馆的要求。

    毕竟前年的时候,这还在抓私下交易,按个投机倒把罪名,是割资本主义尾巴。

    现在的政策虽然是允许了,可是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变。

    因此,吴父是一点也不想自己的女儿担惊受怕,只想她能有出息,以后有铁饭碗。

    唐宝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那你再想想,要是真的不愿意去念书,那我出钱,你出力,一起开个饭馆。”

    其实唐宝是很愿意让她开个私家饭馆的,吴媛媛的手艺很不错,她要是开饭馆,自己去蹭吃一点压力也没有。

    吴媛媛没想到唐宝会说出这话,她原本的意思是想借钱去外面摆摊,可是人家已经想到了合伙上,兴奋的她脸都红了:“你也觉得我能开饭馆吗?这样你会不会太吃亏了?要是生意不好怎么办?我……”

    “我们先吃晚饭。”唐宝看见离殇和郑秀兰回来了,当机立断的打断她的话:“媛媛,我相信你,你不是一代名医,就是一代名厨。”

    再不吃饭,我就要饿死了。

    现在离殇回来了,自己就可以甩锅了,反正离殇也喜欢缠着媛媛,自己就给他个机会。

    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人。

    ……

    吃了晚饭,唐宝看着吴媛媛和离殇在说话,郑秀兰带着两个女儿出去溜达,自己也悄悄的溜到了房间,洗了个澡,就躺到床上用意念进入空间,逮着小白肉呼呼软绵绵的小身子就一顿摩擦。

    她很兴奋的道:“太好了,小白我现在才发现精神力还能打人,你知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多帅,以一敌五,只需要几秒钟,就全部搞定了。”

    这么美好的事情,除了顾行谨和小白,建木,就不能告诉别人,唐宝也变成了话痨:“以后我就是女侠了,除暴安良……”

    在空间里,唐宝就是主宰,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出现在任何地方,这就苦了小白被当成了抱枕。

    小白就像是被强迫的良家女子,很是生无可恋的任凭她蹂躏,听到她在那说的兴致勃勃,秉持着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心思,提醒她:“你要是不想变成傻子,那就不能杀人。”

    唐宝说的兴起,听到小白的话瞬间懵了:“天啊,我忘了,我前天就动手杀人了,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这下怎么办?”

    “别慌,那几个人手里都有很多无辜的人命,你杀坏人没关系,那是替天行道。”

    小白嫌弃的看着她抱怨:“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还是忘记了,就像是你以前灭了那么多蛊人,不是还让你受益了吗?”

    唐宝松了口气,又把小白整个蹂躏一遍压压惊,自我安慰:“没事,我也不想杀人,而且杀人是犯法的,也太血腥了。

    我要做个好人,要做一个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我能保护自己就好,以后我会赚很多钱,用钱能解决的事情,我何必非要用拳头呢?”

    小白被摸得十分舒服,听到她这不知道上进的话,带着不满的情绪质问:“你为什么还在偷懒?还不赶紧去种地?精神里不上去,以后你还想不想好好的收拾别人了?”

    “你真是太暴力了,动不动就鼓励我去弄死别人。”唐宝抱着小白心念一动,就来到了黑土地边,看着种下的蔬菜都快开花了,也觉得很神奇:“一天能抵十天,那我以后会有很多的蔬菜水果,我可以去搞批发啊,这是挣钱的好机会。”

    说完,就开始很认真的用意念种地,这可都是钱啊。

    小白不知道她这是想到了挣钱的好法子,在边上看着努力上进的唐宝,还是挺欣慰的。

    觉得这懒惰的小姑娘在自己的教导下,还是很听话的。

    唐宝这一回种了大半块地,把自己的精神里用的一干二净,出了空间倒头就睡。

    要命,这种菜挣钱法子实在是太辛苦。

    还是打劫挣钱轻松。

    不,口误,是给人治病挣钱更轻松点。

    虽然睡觉的时候抱怨的要死,可是一觉醒来,却觉得自己浑身舒畅,又觉得自己还是能坚持下去了。

    这个时候,她又想起传说中空间里种出来的东西灵力很足,赶紧联系在建木下修炼的小白:“我空间里的黄瓜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