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听到她怀疑空间里种出来的蔬菜有问题,气的差点炸毛:“怎么可能有问题,绝对没毒,谁和你说空间里的黄瓜有问题的?”

    唐宝赶紧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会不会特别好吃?味道特别好?或者是比外面的蔬菜好很多?”

    “你做梦呢!”小白没好气的哼哼:“就凭你这弱鸡的精神力,还想着空间里能变成灵植?除非你现在能把这空间之间的屏障全部打开。”

    唐宝一点也不在乎小白那语气里嫌弃的意思,她也知道自己本身就不是惊才绝艳的人,再者自己贪恋红尘,也没想着长生不死。

    只想到自己要好好种地,然后去搞批发。

    啦啦啦,我是种地小能手,发家致富奔小康。

    顾行谨轻轻的推门进来,看见唐宝已经醒来了,还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就觉得她心情很好,也忍不住弯起嘴角:“可以吃早饭了,我给你做了小笼包还买了豆腐脑。”

    唐宝一边铺床一边问:“好的,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快十点钟的时候回来的,看见你睡得香就不敢吵醒你。”他自己拿了干净的衣服去冲澡。

    其实,顾行谨自己本身也不喜欢下厨,毕竟厨房里肯定少不了油烟味,实在不是好的体验。

    可是,他喜欢看唐宝吃着自己做的东西,这就不会嫌弃油腻和油烟味,只想把自己的小媳妇喂胖点。

    离殇吃的满口夸:“这小包子的味道不错,皮薄肉馅多,一口咬下去,还有汤汁,行谨你这手艺真不错。”

    吴媛媛也用筷子夹了个小包子细细品尝,随即眼睛一亮:“馅料里面好像还有虾仁,这才是包子好吃的关键对不对?”

    顾行谨嗯了一声,看着唐宝道:“你多吃点,你喜欢吃虾仁。”

    他觉得可惜的是家里人太多了,要不自己可以多做点,让她收进空间慢慢吃,心里已经在琢磨自己哪一天趁他们去学校,在家多做一些,等自己回部队了,也好让唐宝留着慢慢吃。

    唐宝对他甜甜一笑:“好,你也多吃点,味道太好了,下回我给你做虾仁饺子。”

    郑秀兰在边上给两个女儿也夹了几个小包子,她觉得自己没福气遇到好男人,只希望以后自己的两个女儿能遇到顾家的好男人。

    ……

    唐宝现在倒是很少去宿舍里了,郑秀兰和吴媛媛在自己家借助,方彬彬现在和忙着交男朋友,林娟也觉得寝室里冷清,就干脆天天回家了。

    不过,要是唐宝在学校的食堂里吃午饭,还是能和林娟说说话的。

    星期二的时候,唐宝下午有课,这大热天的也懒得回去,就去宿舍拿饭盒,准备去食堂吃午饭。

    方彬彬在寝室里叠衣服,看见她进来了,故意带着点夸张的道:“哎呦,今儿是哪阵风把你吹回来了?真是稀客稀客,赶紧请坐,茶壶里有茶自己倒。”

    唐宝看着她穿着浅粉色的掐腰长裙,显得很是身段婀娜,也笑着打趣:“今儿你穿的这么好看,这是准备和我一起去吃午饭是不是?”

    方彬彬叠好衣服放进藤箱里,这才拿了两个拳头大的桃子过来递给她,瞪了她一眼:“现在记起来让我陪你吃饭了?晚了,我今儿有约了。”

    说完,自己撑不住笑了起来,娇俏又明艳:“我先走了,这个星期六我去你家玩,给你们带桃子,我家种了很多。”

    唐宝接过桃子,对她挥了挥手:“行,什么时候去我家都欢迎,不耽搁你去约会了,再见。”

    方彬彬带着点娇羞的嗔了她一眼,自己拿着饭盒快速下楼了。

    现在寝室里没人在,唐宝干脆把两个大桃子收到空间里,自己关了吊扇,拿着饭盒离开寝室,要锁门的时候,却看见林娟上楼了,笑了笑:“你怎么现在才来?一起去食堂吗?”

    “等下,让我先歇一歇。”林娟拿出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进了寝室就拿起蒲扇用力的扇风,顺便诉苦:“这天实在是太热了,我先前去了办公室,和老师说好了要退学,现在看见你正好,这个星期天你们一起去我家吃饭。”

    唐宝打开吊扇,听到她这话也不惊讶,只是笑着摇头:“媛媛也说想退学,没想到你们俩倒是都想退学了,这星期天是有什么喜事吗?你要订婚了还是?”

    “什么啊,打死我也不会在这么热的天订婚。”林娟被她揶揄的眼神看的有点害羞:“应该是在八月吧?我嫂子也想你呢,就是普通的聚一聚,以后说不准我们都没什么时间见面了。”

    唐宝也点头:“行啊,星期六去我那,星期天去你那,等放假了,我就要和我爸妈去部队,到时候没空见你们。”

    两人说了会话,就一起去楼下食堂吃午饭。

    今儿唐宝下午只有两节实验课,现在老师教的都是照本宣科的西药配置,唐宝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难度。

    下课后,和几个熟悉点的同学打了招呼,自己就先回家了。

    她发现今儿纪清染没有来上学,倒是易尧还是很认真的做实验,看见自己的时候还笑着打了招呼。

    这个时候才三点多,很多同学都是去图书馆看书,很少一下课就回家的。

    唐宝才出校门,这个时候太阳太大,几辆载人的面包车停在有点远的树荫下,三个司机在打牌。

    唐宝走过去,就发现一边小店里窜出来五个流里流气的不良青年,不怀好意的看着唐宝。

    这眼神可真是很欠揍,唐宝心里也很郁闷,这大热天的打架,会出汗的好不好?

    她沉下脸,一点也不客气的开口:“都让开,好狗不挡道。”

    五个男青年听到这话瞬间怒了,其中一个上前,露出被衣服遮着的明晃晃的小刀,恶狠狠的盯着她,低声道:“你最好乖乖的跟我们走,要不别怪我们揍你。”

    厉害了,昨儿送枪今儿又来送刀。

    唐宝觉得纪家姐妹实在是太闲了,这大热天的,还给她安排了好戏。

    一次两次,自己还觉得有意思,就当送上门来给自己练手,可是这天天来的话,自己也会生气的。

    就算是要来,也要早上或者下午来,那个时候天高气爽,动手也不会太热。

    唐宝冷冷的看向面前的青年:“前面带路。”

    那男青年顿时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哎哟,小姑娘还挺识时务的啊,等下我们兄弟几个也会怜香惜玉的。”

    那几个男青年似乎是早就看好地方了,也生怕唐宝逃跑,前面一个人带路,四个男青年跟在她的后面。

    顺着小巷来到一处荒废的旧房子里,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蝉在树上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

    为首的男青年流里流气的打了个响指,猥琐的眼神落在唐宝的身上,色眯眯的道:“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再写一封信,就让你家里人拿伍佰元钱来赎你,要不……”

    还没等他说完,唐宝从自己的军绿色的挎包里掏出手枪对准他,神色冷漠的道:“别慌,这里面只有两颗子弹,等我打完了,我们在聊怎么样?”

    “你,你别冲动,千万小心枪走火……”男青年说话都不利索了,这姑奶奶去学校还带着手枪,就算是只有两颗子弹,他们也不想做那个吃子弹的倒霉蛋啊。

    感觉就像是,自己是那可怜又无助的羊,被披着羊皮的狼给骗了。

    憋屈、可怜,又震惊……

    唐宝右手持枪来到男青年的身边,左手上露出自己的银针,在他的手腕上快速的刺下,顺手收了他的小刀放进自己的挎包里,淡淡的道:“现在你们都把钱给我掏出来,顺便再写一封信,就让指使你们来的幕后之人拿伍佰元钱来赎你们,要不都按着江湖规矩,给我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

    这是把他先前的威胁原样还给他了。

    男青年脸色一变,很想问大姐先前是混哪儿的,有这么变态的规矩,真是吓死他们这些乖孩子了。

    他瞪圆眼睛,浑身哆嗦着问:“大姐,您这规矩能不能改改?现在都是法治社会了,我们这都要遵纪守法,不能这么血腥,您说是不是?”

    后面的一个男青年,趁着唐宝和自己的老大在说话,对自己身边的同伴使了个眼色,一起悄无声息的快速上前,手里的小刀对准她的肩膀刺去。

    “啊!”

    就算是唐宝没有让小白盯着他们,凭着她自己现在敏锐的五感,也不能让他们得手。

    她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着银针射向他们的腿弯处,自己在抬腿对准他们的膝盖踹去,砰砰两下就把他们踹到在地。

    唐宝面无表情的看着还站着的三个男青年:“节省点时间,你们一起上吧?”

    妈啊,真的好危险,幸好我昨儿晚上好好练习精神力了。

    今儿他们也只来五个人,自己应该没问题,这要是再多一个人,自己就要狗带了。

    男青年身子一缩,觉得他们这是碰到铁板了,谁又能知道这外表白净俏丽,看着乖巧可爱的姑娘,却是身手利索的母老虎呢?

    嘤嘤嘤,真是悔不当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