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大姐你大人有大量,是我们有眼无珠。”

    男青年还是很能屈能伸的,嘭的就给她跪下,恨不能抱着她的腿,哭丧着脸道:“我们原本就是治安大队的,去年起治安大队就散了,我们没找到活计,这才给人跑跑腿……”

    唐宝哼了哼:“那就老实交代。”

    他们就是见财起意,俗称小混混。

    之前文化大革命里,做的就是抄○家的事情。

    不过,他们的手里没有人命,人家就是欺软怕硬,平时就是在街上收点保护费,口头调戏一下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还真是不是很坏的坏人。

    今儿早上有人给了他们壹佰元钱和一张照片,还说了她大概出校门的时间,让他们把人带过来,这钱就给他们了……

    唐宝杏眼平静的看着他们:“那边的人怎么联系?”

    男青年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手里把玩的银针,觉得自己胃疼,不,是全身上下哪儿都疼:“就让我们去前面咖啡馆报信。”

    唐宝眼神一眯,手里的枪顶着他的太阳穴:“不是说没看见过雇主吗?去咖啡馆怎么报信?”

    手枪冰冷的触感让男青年双腿一软:“我们去报信的人,手腕上系块红领巾就成。”

    唐宝也被他们这出类拔萃的接头信号给弄的楞了楞,夸道:“小伙子有前途。”

    ……

    纪清染今儿没有去上学,虽然姐姐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可是她心里怎么能忍得这口气,恰好纪父的一个排行七的弟子经常在她的面前献殷情,她就把有人欺负自己的事情给说了,七师兄就拍着胸脯表示自己给她找人好好的教训她。

    纪主任不像刘主任就只收了三个弟子,他是为了自己在医院里的位置,收了十三个弟子。

    这徒弟多,竞争力就大。

    现在纪清莲订婚了,这盯着纪清染的人就更多了。

    哎,这做徒弟的也不容易啊,不仅要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还要在纪二小姐面前也好好表现。

    纪清染有点不安的在喝咖啡,看见门口有个凶狠恶煞的男人,手腕上系着红领巾,瞬间站了起来:“师兄,是那个人吗?”

    七师兄回头一看,笑着点头:“是,我就说了,这事小事一碟,我找的人肯定行。”

    “那我们快走吧?”纪清莲脚步轻快的往门口走,心情愉悦的对师兄一笑,娇滴滴的道:“师兄你真好,晚上就去我家一起吃晚饭吧?”

    七师兄原本还很心疼自己花出去的壹佰元钱,现在听到她的话,也觉得自己的钱花的值了,只要她愿意在纪主任面前替自己说说好话,纪主任就能多带自己进几次手术室。

    男青年听到后面男女说说笑笑的声音,心里都在为他们叹息:笑吧,笑吧,现在不多笑笑,等下就笑不出来了。

    “唐宝,你也有今天啊!”纪清染跟着男青年进来,见唐宝坐在凳子上,眼底满是嫌恶的瞪着边上的几个男青年:“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了把人绑起来吗?”

    老大差点被这女人蠢哭,她是向天借了胆吗?还敢把这女土匪绑起来?

    别说这女土匪手里有枪,她后来收了枪,还把他们一个个都撂倒,现在他的身上还觉得疼的厉害呢?

    唐宝偏了下头,皱着眉看着她:“我就知道是你,你就不能聪明点吗?”

    真是麻烦,又不能弄死她,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蹦跶。

    “你竟然还敢嚣张?”纪清染怒气冲冲的走向她,伸手指着她的鼻子骂:“还不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今儿非要让你好看……”

    唐宝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起身挥手劈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很清脆。

    纪清染捂住自己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她挥舞着自己的双手想去打唐宝。

    唐宝边上的两个男人却伸手捏住她的手腕一扭,让她瞬间动弹不得。

    而另外的两个男人也把想上前来帮忙的师兄给扭住了,顺便用早就准备好的绳子绑住他的双手,还用毛巾堵住他的嘴。

    看,他们其实也是很专业的,这不是很利索的吗?

    唐宝走过去,在纪清染的同伙面前看了看,见他愤怒的神色,心里也很不爽,抬手就打在他的后颈,他愤怒的眼神就定格在脸上,下一秒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要不是边上的两个小混混怕他摔死,伸手扶了他一下,让他轻点倒在地上,说不准现在人家已经疼醒了。

    “你在干什么?你把他杀了?”纪清染满脸惊慌的看着她:“你别过来……”

    唐宝对她阴测测的笑了笑:“这下完了,杀人被发现了!那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很简单的白衬衣和蓝裤子,却很好的勾勒出唐宝那婀娜的身段,此时眉眼带笑,看着就十分养眼。

    可是对于纪清染来说,她的笑容就像是恶魔一样。

    她觉得唐宝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一样。

    说白了,纪清染虽然嫉妒心大,可是却没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

    主要是她被人捧着的,见不得别人成绩比自己更好。

    此刻脸色白了白:“你杀人了,你干什么?你别过来,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哇哇哇……”

    她真的被吓到了,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哭的狼狈,可怜,又无助,这是凄惨极了。

    唐宝嫌弃的看着她模样,这么点胆子,还敢和自己纠缠不休,真是让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欺负她了。

    “交给你们了,”唐宝施施然的往外走,声音冷漠无情:“她先前想怎么招待我,你们就怎么样招待她。”

    当然,唐宝这话只是吓吓她而已。

    不管怎么样,她不会用女孩子的清白开玩笑,她只是不想自己每天不得安生,自己还要留着点精力种田呢。

    她出门后,自己又绕路来到破房子的另一边,看着他们不仅抢了他们身上的钱,还有手表,就连那男人的皮鞋和眼镜都不放过。

    等她看到他们只给男人留下一条裤衩子的时候,唐宝觉得自己大开眼界了。

    自己以前真的是太浪费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那几个男的确实没有动纪清染,而是威胁了她几句后,就赶紧溜了,觉得他们还算没坏到无药可救。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还是去东方栎的旅馆给公安局打了个报警电话:“你好,我这里是医学院边上的,我看见有人勒索我的同学,地址大概是……对,我怕被他们发现,就给你们打电话了……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哎,他们夸的唐宝都差点相信自己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学生了。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真的很好,可是他们也不多夸自己几句,就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

    柜台的大姐在边上听到她的报警电话,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唐宝,以后你千万要小心,现在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

    唐宝一脸乖巧的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贰角的电话费,还有几块硬糖递给她:“我知道了,芳姐你可别和人说是我报警的。”

    “我知道,你这孩子真是的,做了好事还不留名。”大姐说完又点头,自言自语的道:“这样也好,免得被那些人知道是你报警的,来找你麻烦就不好了……”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感谢你,替我想到了这么好的借口。

    其实,她找公安是为了让纪家不要太宠着孩子了,这熊孩子还是要好好管教的,要不她经常在自己的面前蹦跶,万一有一天自己心情不好,不小心把人打死了就不好了。

    第二天,纪清染还是没有来上课。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纪清莲来找她了。

    纪清莲的眼睛有点红肿,一脸歉疚的对唐宝道:“我妹妹发高烧了,她昨儿吓着了,一晚上哭得很厉害,在我出来的时候还在哭。”

    唐宝觉得这姐姐比妹妹厉害多了,一上来没有为难自己,先把妹妹凄惨的状况告诉自己,让自己能暗爽一下。

    “所以呢?”唐宝一脸平静的看着她:“你来找我给她看病吗?”

    “不,我不是这意思。”纪清莲心里腹议,你要是再出现在她面前,说不准就能把我妹妹给吓死了。

    她一脸诚恳的道歉:“我就是来给妹妹请几天假,也为上回的事情道歉,哪天你有空,我请你吃饭吧?”

    “不必了。”唐宝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道:“那是你亲妹妹,你还是好好的教教她,做事不要不择手段,也不要把人越教越蠢,被人当成枪使。”

    “好的,多谢你的提醒。”纪清莲心里一跳,她觉得唐宝那明亮的眼睛能看透自己心里黑暗的东西。

    纪家两姐妹,纪父和纪母想招婿上门,可是她觉得他们更喜欢妹妹,这心里自然是不痛快。

    她愿意和易尧订婚,不仅是易尧这人算上进,也是为因为易尧老家没有什么根基,不会阻扰他当上门女婿。

    现在京都有点出息的男人,谁会乐意当上门女婿?

    他们为什么就看不见自己的付出呢?当初自己嫁给东方栎,最后离婚还不是因为自己的舅舅和妈妈起了贪心……

    唐宝转身回教室,她其实一点也不想阻止人家黑化的姐姐,只是今儿的天气好,这才让她多管闲事的说了一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