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星期四没课,就准备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待一天。

    家里的另外三个人都去学校了,吴媛媛最终还是决定读到暑假在休学,反正只有一个多星期就到暑假了。

    郝家小姐妹俩现在也和街坊邻居们的孩子熟悉了,和他们一起去玩跳绳,跳格子,捡石子。

    唐宝起床吃了早饭,从空间里拿出先前摘下的十几根黄瓜放在厨房,洗了三根弄了个拍黄瓜后就准备去睡个回笼觉。

    毕竟她现在的日子不好过,体力活和脑力活都要干,累的她都快不想活了。

    她现在每天都要用精神力种地,这边十亩地还没种好,最早种下去的青菜和黄瓜已经可以摘了,豆角也爬藤了,西红柿也开花了,这日子也没法过了。

    不仅是种地需要精神力,就是收获的时候还是得精神力,要不摘不下来。

    现在她很庆幸小白种了两亩地的药材,自己只要种五亩的药材和五亩的蔬菜就好了。

    从空间种植出来的蔬菜和外面的真的差不缩,但没有虫害,也不缺水,看着都是上等的,应该能卖出个好价钱。

    而且小白还提醒她,第一批都可以留一些种子,空间中的种子,要比市面上卖的好。

    她想着多留一些种子,到时候送一些给诸葛青他们,他们承包的一百来亩地已经开始种了。

    小白保证空间里的种子在外面种植出来的蔬果就算是比不上她空间里自产的,但肯定比外面种子的绰绰有余。

    反正外面的的空地能放很多蔬菜,还带有保鲜功能,唐宝自然是要等多一些才拿去批发,腰不疼嫌麻烦。

    她倒在床上才觉得自己腰酸背痛的身子舒服多了。

    顾行谨这个混蛋,昨晚还非要解锁新姿势,害的唐宝到现在还觉得自己的身子酸软。

    要是他现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非要揍他一顿。

    她在床上睡得正香,就听到外面的座机的电话铃声想起来了,这大白天的,谁给家里打电话?

    她郁闷的起床去接电话:“喂!”

    “唐宝是我,林娟。”林娟也准备退学,在电话的另一边很欢快的道:“你今儿没课,我开车来接你,我们去京都大商场玩一下吧?听说那里的东西很不错,特别是裙子都是今年的新款,一楼还有咖啡馆,对面就是电影院,还有诸葛家的酒店也已经动工了……”

    好吃的,好玩的,让唐宝瞬间整个人都充满了电,一扫有气无力的样子,精神百倍的道:“那行,我在家等你。”

    她挂了电话,换了条浅黄色的长裙,腰间用同色的腰带一系,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的凉皮鞋,一头秀发扎成马尾辫,整个人就精神了。

    现在出门总不能用军绿色的布挎包,上回林娟给自己黑色的和粉色的两个皮包,她就挑了粉色的。

    她又把钱放在皮夹里,再放到皮包里也好做个样子,自己就出门喊郝家姐妹了。

    对面的王大妈听到她喊人,拎着扫把出来,笑着道:“她们姐妹和我家那几个淘气的去摘桑泡儿(桑葚)了,我家老头子也在那边锄地看着他们呢,你有事就去忙,等下让她们姐妹在我这就好。”

    现在的邻里关系大都和谐,而刘大妈的老伴前段日子咳嗽,是唐宝给了几瓶枇杷膏给吃好的,他们和越发和唐宝亲近起来。

    现在的孩子都是带着点放养的,唐宝就从家里拿了六根黄瓜送到王大妈家,这才来到弄堂口等林娟过来。

    车是南宫月开的,她身孕还没三个月,肚子也看不出来,不过最近可能吃的不错,看着脸都圆了点。

    她看见唐宝笑得神采飞扬:“我和你们一起去逛逛,我最近胖了很多,想去买几身宽松点的裙子。”

    唐宝上了车,笑着道:“嫂子的气色很好,稍微出来走动一下也挺好的。”

    南宫月一边开车,一边倒苦水:“可不是啊,我那个时候没想到自己这么快有孕,这才练武的时候动了点胎气,可是家里人都紧张的要命,我今儿还是托了你们的福这才能出来逛街。”

    她可以说是在林家长大的,一点也不介意小姑子就在自己的身边。

    对于林娟来说,南宫月既是自己的嫂子,也像自己的姐姐,闻言一点也不客气的怼回去:“你在我们面前抱怨没用,你应该去我哥面前抱怨才有用。”

    南宫月听了却掩不住脸上的笑意:“我就不,我就乐意烦你们。”

    唐宝都能听出南宫月话里话外满满的幸福。

    三个人说着话,车子很快就到了商场的停车场。

    哪怕南宫月说自己不要紧,可是唐宝和林娟还是一左一右的走在她的身边护着她。

    这边的商场有六层,她们先去了二楼,走了几家店,看到有合适的裙子,三个人都买了身裙子。

    南宫月行动快速的结账,还对她们笑:“我都好久没花钱了,今儿你们谁也不准和我抢。”

    唐宝笑着道谢:“多谢,有人付钱的感觉真好,那我今儿可不客气了。”

    她前段时间给了几个简单的药膳方子没收钱,还从小白的口粮里偷了两根上好的人参低价卖给了林母。

    对于唐宝来说,反正那些人参都是小白自己采来的,收了叁佰元一根也是白捡了陆佰元钱。

    可是对于林母来说,这品相极好的人参自己就算是给壹仟元也不一定买的到,她拿去送礼人家是很满意的。

    反正林家现在也不缺钱,自然是让南宫月她们对唐宝大方点。

    女人逛街就不会觉得累,她们二楼逛到三楼,每个人的手里已经有四五个袋子了。

    “我们去看看男装吧?”南宫月招呼她们去男装店,笑着道:“给爸爸和志杰也买几身衣服。”

    唐宝上回已经给顾行谨买了几身衣服,倒是对男装店边上的童装店有了点兴趣,自己和她们说了一声,就去童装店看看。

    童装店的店门口有两个身姿笔挺的中年男人眼神锐利的看着唐宝,似乎在确定她是不是危险分子。

    唐宝有点好奇的看了眼他们,还以为他们是陪着爱人来买衣服,不好意思进去的,自己很淡定的走进去。

    里面有好几个营业员,笑容满面的和三个女顾客在说话,角落里还站在两个警卫员。

    唐宝看见其中一个自己也有两面之缘,就是刘首长家的大小姐刘晓雅。

    刘晓雅五官只能算是普通,她边上的女孩子倒是穿着白衬衣和黑裤子,虽然简单却很合身,也很好看。

    她的五官精致,就是脸色太过苍白,人也有点瘦,可是那双多情的眼神看着你的时候,给人很惊艳的感觉。

    唐宝觉得这简直就是林黛玉一样的风流人物,让她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还有一个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看着已经有四十多岁了,说着僵硬的普通话:“……就要这五套衣服好了,这实在太热了,我受不了了,我们回去吧。”

    “您说的对,今儿的天气确实特别热。”刘晓雅给了边上的姑娘一个眼神,自己就招呼外国女人先离开,笑容满面的道:“布什太太这边请,我们先下楼去喝杯茶。”

    路过唐宝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像是带着刀子,低声又快速的道:“你给我等着。”

    唐宝觉得她有病,好好的让自己在这等她。

    对于她的恶意,唐宝倒是不以为意,自己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见人爱。

    她看了一款白底红点的小裙子,报了两个尺码要两条,觉得家里的两个小姑娘穿起来肯定会好看。

    而这个时候,那个美丽带着点病态的姑娘也付了钱,跟着她的一个男人拎着袋子跟在她的身后,在她路过唐宝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她整个人身子一软,就倒向了唐宝:“哎呦……”

    唐宝在避开还是不避开的选择里犹豫了一下下,还是舍不得这美人摔到,主要是她没有察觉到她对自己有恶意,伸手扶住她,温和的道:“小姐你没事吧?”

    哇,近看这姑娘越发好看,那眉眼如画,柔柔弱弱的靠在自己的怀里,让唐宝都恨自己不是男儿身。

    而且,要是她再用多情美丽的眼看着自己,唐宝觉得自己有可能被她掰歪。

    后面的男人紧张的问:“余小姐,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余小姐带着点委屈的看了男人一眼,声音格外悦耳:“没事,我的脚扭了一下。”

    男人有点痴迷的看着她,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那,那你歇一会再走吧?”

    余小姐又看着唐宝笑了笑,哪怕是带着点病态,却依旧美丽又迷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唐宝也面不改色的把她塞给自己的纸,借着拿钱的动作放进自己的皮包里。

    第一回见面总不会给自己写情书,她倒是很奇怪这个美丽的陌生姑娘会给自己什么?

    她付了拾壹元钱,接过营业员递给自己的纸袋子,听到林娟在招呼自己,也就出门和她们继续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