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借着上厕所的时候,看了下信件的内容,就觉得不对劲。

    上面用口红潦草的写着时间地点日期和军火交易几个字,最后那句是‘我哥余澄提起过你,留意车刹车。’

    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遇到余澄的妹妹,虽然禹城在海市的时候救过她,可是余澄给她的感觉很危险。

    她还记得余澄当初眉眼森冷,伸手利索的杀了挟持自己的男人……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可是她还是不敢保证余澄的妹妹写的就是真的,要是圈套怎么办?

    她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在刘晓雅他们离开后,那个女孩确实在柜台边在她自己的皮包里翻找了好一会!

    现在她给自己的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管怎么样,她们的车子是不能开了,万一刹车真的被人动了手脚,那三个人四条命都要交代了。

    这边商场里有打电话的地方,唐宝想了想,还是打给了诸葛蓝。

    因为顾行谨自己联系不上,而且这件事事关重大,要是走漏风声,那余小姐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她不顾危险的提醒他们,她可不能恩将仇报。

    诸葛蓝接到电话后,很严肃的交代了她几句,挂了电话后,又赶紧拿起电话打出去。

    他脚受伤后退伍,明着是无所事事,暗地里却是调查组里的文职人员,现在他们就是在追查刘首长的事情,真是没想到会在这得到线索。

    ……

    三个女人吃饱后,就去了停车场。

    现在的轿车虽然价格不菲,别说没有几万块钱买不到,就算是你有钱没有路子的话,照样还是买不到。

    不过,这里是华国的首都,是最繁华的城市,停车场边的小轿车和黄色的面包车也不少。

    她们还没走到轿车边,一位开着面包车的司机就在倒车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南宫月开来的轿车。

    林娟看见了,急的不行:“喂,你怎么开车的?”

    “对不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面包车的司机是个瘦小的年轻人,面对这情况也是傻了眼,下来看到车屁股被自己撞的凹了一块进去,哭丧着脸道:“几位小姐,我哥是汽车修理厂的,我把车修好再还给你们好不好?”

    南宫月板着脸道:“你也太不小心了,我们这是新车……”

    唐宝借着看车的时候,小心的四处瞄了瞄,在不远处看见有个童装店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在那看这边的情况。

    面包车的司机很快去商场里面打了个电话,又写下联系地址,最后让她们开着自己的面包车离开。

    ……

    唐宝回到家才没多久,顾行谨就急冲冲的回来了,看到信上的内容眼睛一亮:“这可真是及时雨。”

    “你们也要小心,万一是陷阱呢?”事关自己男人是安全,唐宝还是很担心。

    顾行谨看着她担忧的眼神,心里却很欢喜,上前紧紧的搂住她低声道:“你放心,我们会小心的,你在家好好待着,等我好消息。”

    他心里担心刘晓雅还会对她动手,再三叮嘱了她这两天别乱走,自己这才大步离开。

    “等一下,”唐宝想到那个病态的美丽姑娘,还是喊住他低声道:“要是可以的话,不要让人伤害余小姐,我看她病的很严重。”

    顾行谨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放心,这事要是真的,那她就是大功臣,我们不会为难她的。”

    ……

    顾行谨一走就是三天。

    在6月23的午后,恰好是星期六,这才给唐宝打了电话,难掩兴奋的道:“老婆,我没事,我这边交接好,晚上就回家。”

    唐宝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后,自己打了个哈欠,继续回房去种地。

    现在天太热了,她觉得自己还是进空间待着吧。

    空间里温度适宜,经过她这些日子的努力,地里的一大片蔬菜都长的郁郁葱葱。

    她来到黄瓜架子边,摘了根嫩黄瓜就开吃,空间里的蔬菜一天能抵十天,实在是长的太快了。

    她也在市场里买了很多品种的种子和果树,倒是药材的种子没地方买,只能是她自己去找,她的目光落在无形的屏障之外的远山里。

    那里是她现在没有能力去探寻过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能不能有机会去。

    小白也在边上啃着人参,说着自己传承里记载着苏家老祖的神奇手段:“挥手间百多亩的地全都种下了种子,灵气浓郁的让灵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山上是漫山遍野的灵植,还有灵兽……”

    唐宝觉得自己像在听书,她觉得老祖留给自己的空间大的就像是另一方天地,想到老祖那时能用精神力主宰空间里的全部,那得多恐怖的精神力?

    “算了,我也不想去山上寻灵药了。”唐宝很有自知之明的道:“等到秋天,我还是去外面的山上寻种子吧?反正就算是有灵植,我们这凡身肉体的也无福消受。”

    小白嫌弃的看着她:“你没上进心,还为自己找借口,真是不要脸。”

    “哎呦,想造反了是不是?”唐宝把小白捞在怀里揉搓一顿,阴森森的道:“既然你这么有上进心,那就出去替我寻药材吧?”

    小白瞬间怂了:“不要,外面的天气太热了,一点也不舒服,我过两个月再出去带你寻药好不好?”

    唐宝趁机要挟小白:“那你替我把剩下的地给种了?”

    “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种地就是锻炼你的精神力的……我要去修炼了!”

    唐宝松开手让小白离开,自己看着接了青果子的番茄,紫色的小茄子,还有辣椒什么的,自己叹了口气,又开始用意念种地。

    现在没有药材,自己还是先种蔬菜吧?

    她安慰自己,这些蔬菜可都是钱啊……

    下午的时候,吴媛媛流着眼泪,一脸失魂落魄的从外面回来,手里还紧紧的捏着一封电报。

    离殇拉着她坐在凳子上,才来到唐宝的面前低声道:“她接到电报,她爸爸好像没了,我要和她一起过去一趟,你先给我壹佰元钱吧?”

    唐宝回房拿了贰佰元给他:“穷家富路,出门在外一切要小心,车票买了吗?”

    “还没,我先回来收拾几件衣服。”离殇接过钱放在自己的兜里。低声道:“到时你给我请两天假,我星期三赶回来考试。”

    “行。”出了这种事,唐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吴媛媛,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媛媛,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还有我……”

    “我阿爸为什么这么死心眼?为什么?”吴媛媛搂着她的肩膀哭了一会,自己也回房去收了几件衣服,就和离殇匆匆离开了家。

    他们要坐晚上的火车去另外一个城市,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倒下,总要知道自己的亲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没了。

    ……

    郑秀兰在边上听见了,心里也觉得有点郁闷。

    哪怕她并不认识吴父,可是听到这好好的人没了,心情也有点沉重,正好,外面的邻居招呼她们一起去摸螺蛳,唐宝也觉得自己需要出去出出汗,拿着脸盆,带上郝家小姐妹,四个人一起去。

    等到顾行谨回到家想带着唐宝一起去外面吃晚饭的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他问了邻居后,这才给唐宝留了张字条,自己无奈的离开家。

    现在还没有什么污染,不仅是池塘里,哪怕是外面田野间的水沟里,水也很清澈,大鱼是不用想了,小鱼小虾和螺蛳小贝壳倒是真的不少。

    她们四个人是三点不到出门的,回来已经是五点半了,收获颇丰。

    螺蛳是要养一天,吐出来泥沙才好吃。

    郑秀兰把小鱼小虾都挑了出来,笑着道:“没想这也能有两碗,我去大妈家要点韭菜,晚上炒着吃。”

    唐宝就悄悄的抓了几只小鱼小虾,还有螺蛳贝壳收进空间,又用精神力在黑土地边挖了个坑,乐滋滋的道:“我最喜欢吃虾了,小白你可不要偷吃。”

    听到动静过来的小白,很嫌弃的瞪着唐宝:“你可真是没追求,找这些东西还不如多找点木灵呢?打开屏障,外面就有大湖,到时候你想吃啥都有。”

    唐宝觉得自己的精神里快要用完了,地上的坑也有米缸深了,松了口气,往里面灌水后,把小鱼小虾都放进去,才抱起小白揉了揉:“老娘警告你,再打击我的自信心,我就把你弄出去找木灵,找药材。”

    “我错了,”小白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唐宝,装可爱,卖乖的道:“我觉得你现在的精神力越来越厉害了,而且有些好东西都是要靠缘分的,我觉得你就是那个有缘人,要不我早就灰飞烟灭了。”

    “这才对,我这人就是爱听好话,下回不要告诉我实话。”唐宝也不敢在空间里多待,出去的时候,才看到了顾行谨留给自己的纸条。

    ‘唐宝,诸葛蓝在京都大酒店请客,你要是回来的早,也可以坐车过来。’

    对于自己错过了大餐,她表示:我很想哭,我这是为了点小鱼小虾,错过了大鱼大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