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凉风吹过,解了几缕夏日的燥热。

    “弟妹,行谨今天被灌了不少酒,你给他弄点解酒汤吧?”诸葛青把他送回家,也难得好心情的笑了笑:“我们改天再聚。”

    “哎,真是麻烦你们了。”唐宝对他,还有自己不认识的男人笑了笑,自己赶紧先给他们倒了凉开水:“你们先喝杯茶,里面是野菊花,清凉降火。”

    诸葛青一点也不渴,就顺势把唐宝递给自己的搪瓷缸递给了顾行谨:“来,你多喝点茶。”

    顾行谨一脸严肃的坐在靠背凳子上,浑身酒气,眼也有点红,看着倒是不像是喝多了的,可是一说话就露陷:“不要,别以为把酒装到搪瓷缸里我就会上当,我不喝酒了,我要去洗澡,老婆不喜欢我身上的酒味。”

    唐宝:“……”要不要夸他好聪明?

    司机听到他这话,忍不住噗呲一笑,赶紧和朗声大笑的诸葛青一起离开。

    唐宝去关好院门,顺便让起来要帮忙的郑秀兰回去睡,自己拉着顾行谨回房:“你自己能洗澡吗?”

    “能。”他顺势搂着她的肩膀,迷人的凤眼里带着几分醉酒的朦胧,两颊也泛起了红晕,嘴角带笑:“老婆,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立功了,我会往上升一升了。”

    他现在这模样,倒是比他平日里正儿八经的模样更加好看:“呵呵呵……以后你就是顾旅长的夫人了,呵呵顾夫人,你开心吗?”

    “开心,开心。”唐宝敷衍了两声,把他推到床上坐下,自己给他脱衣服,顺便带着点调笑的道:“你也很开心对不对?升官发财换老婆对不对?”

    “不对,我不换,你这辈子都是我老婆。”顾行谨双手紧紧的搂着她那纤细的腰身,在她肚子上蹭了一下,抬头看着她傻笑:“老婆,我不能给你挣很多钱,可是我会好好努力,以后让别人不敢欺负你,以后让你去欺负别人好不好?”

    昏黄的白炽灯下,男人那迷人的笑容,看的唐宝晃了神。

    他这话让她心里很美,比任何的甜言蜜语都动听。

    直至男人不安分的手,才让唐宝回过神,拉着他去冲了个澡,又给他挤好了牙膏让他刷了牙,又让他吃了根香蕉,这才让他上床。

    顾行谨躺在床上,亮晶晶的眼却盯着唐宝不放,带着点撒娇的低声道:“我睡不着,老婆你抱抱我。”

    唐宝没想到喝多了的顾行谨会这么黏人,关好房门,把风扇拧到中间的那一档,这才上床抱住他,哭笑不得的道:“好了,睡吧。”

    “我身上热,睡不着。”顾行谨拉着她带着点凉意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撒娇:“你的手冰冰的,摸摸我就不热了。”

    “行,你闭上眼睛,乖乖睡觉。”唐宝觉得自己对醉鬼还是要有多几分包容的。

    虽然她很想把这男人踹下床,这大热天,还让自己抱个火炉一样的男人,真要命。

    一分钟还没过去,顾行谨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热,她那冰凉软绵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让他本来就觉得热的身子越来越热。

    他凤眼落在她露出来拿白皙诱人的脖子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刺激着他心底最深处。

    他喉咙一紧:“热……”觉得自己心底里的那股欲○望似乎难以压制。

    凤眼微眯,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老婆,我热……”

    唐宝郁闷极了:“你热脱我的衣服,你真的喝多了。”

    话没说完,他就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身下。

    “你……”特么的,这是想热死自己啊?

    “老婆你好凉,我给你暖暖。”顾行谨为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沉重的身子带着灼热的体温,就压在她的身上,脑袋直接埋在了她的脖颈间,带着点酒气的吻让她身子一颤。

    他的吻密密麻麻布从她的脖颈挪到唇上,带着浓郁的酒香蔓延在她的唇齿之间。

    唐宝被吻的晕乎乎的,就像是飘在了云端之上。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不要怕热,情迷意乱中,她环住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

    第二天早上唐宝醒来后,摸着放在一边的手表带上。

    一看,已经快八点了。

    边上的男人还才沉睡,发出一点点的鼾声,几缕黑发翘了起来,俊朗的五官很是平和。

    唐宝揉着自己的腰起床换了条蓝色的长裙,去洗漱的时候,发现脖子上还有暧昧的几个红印子,她只能换了件白衬衫,把袖子卷到手肘上。

    今儿是星期天,郑秀兰在院子里的阴影处用老虎钳剪螺蛳,看见唐宝出来了,笑着招呼:“我煮了梨糖水,还有杂粮粥,桌上还有几个白煮蛋。”

    “秀兰姐真好,我正想吃点甜的呢!”当然,唐宝也知道,她这梨糖水是给顾行谨弄得,解酒。

    虽然她觉得自己比梨糖水更解酒。

    她吃了碗梨糖水,还有两个白煮蛋,就顺手洗了碗,自己去房间把脏衣服都拿出来洗,一边和她说闲话。

    唐宝洗好衣服后已经是九点多了,她把衣服晒好,就琢磨着自己去房间里把他喊醒。

    “懒猪,快起床了。”唐宝恶作剧的捏着他那挺直的高鼻梁,坏笑:“再不醒来,那就拿酒来灌。”

    顾行谨睁开眼睛,双手搂着她的腰一用力,就让她倒在自己的身上,笑着摇头:“我没喝多,我先前已经起来刷牙洗漱了,就是想在床上等你。”

    唐宝点了点他的嘴,嗔了他一眼:“还嘴硬,现在知道喝多了难受吧?松开,我去给你端点吃的。”

    “我起来了,”他在她的脸上亲了亲,这才松开她,带着点不舍的道:“我接到命令,明儿晚上就要坐火车回去了,部队里这段时间也忙,我原本还想和你一起走的。”

    唐宝也觉得很突然,她的心里也舍不得他离开,可是这有命令下来,自己说什么也没用,还不如让他不要牵挂自己。

    她眨了眨眼睛,笑得眉眼弯弯:“可惜我现在要期中考试了,不能请假和你一起走;不过没事,过些天我就去看你了!你先回去把房间收拾一下,乖乖的在家等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