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起床吃了早饭,才和唐宝粗粗的说了一下刘家的事情:“刘首长私下和国外势力勾结,走私军火,还涉及人○口○买卖,用各种手段控制一些人……这一回查出来的事情影响太过恶劣,不过这件事会私下解决,免得传出去影响不好。

    刘家都会有相关的处置,以后不会有讨厌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

    不过,要是刘家母女没有特别严重的问题,估计审问完就会出来。”

    树倒猢狲散。

    唐宝也不意外刘家的结局,好奇的问:“那余小姐会怎么样?”

    “余小姐本身没有什么事,不过刘家利用她让她哥哥做了很多事。”

    顾行谨倒是也有点佩服那女人:“她的记性很好,过目不忘,记住了很多和刘家暗地里来往的人,她现在就想用这件事让调查组的人不要追究她哥哥的事情。

    其中海市也有刘家的人,这牵扯很大,十有八九会答应她的要求……这些事你不要和别人提起。”

    唐宝乖乖的点头:“我知道了,事关机密对不对?顾旅长?”

    “……”都说酒醉心里明,顾行谨其实还是没醉的不醒人事,听到老婆这带着点调侃的话,瞬间红了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声道:“我喝多了胡说八道呢,再者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有这个机会,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有可能是升到营长和副团长这两个位置。”

    拉住她的手,眼神炙热的看着她:“你放心,我会好好努力的,我现在不能升到旅长,以后肯定能。”

    “别,你现在还这么年轻,已经升的够快了。”唐宝看着他很认真的道:“我现在只盼着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好,这次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立下这大功。”顾行谨自己都觉得这功劳来的太意外,可是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军功,只能感叹:“老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就算是你再夸我也没用,等下还是要陪我出去多买种子和果树。”唐宝有点郁闷的叹了口气:“我现在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忙着种地和收菜,真想多找点药材种子,起码大都药材都是越久越好。”

    顾行谨对此也是爱莫能助:“可惜我不能帮忙。”

    随即笑着问:“午饭想吃什么?我去做。”

    唐宝赶紧点头:“太好了,我要螺蛳,丝瓜蛋汤,凉拌黄瓜,肉沫茄子。”

    顾行谨笑着捏了捏她的手心:“行,我看冰箱里还有肉,再弄个蒜泥白切肉。”

    现在广播上虽然天天号召男女平等,可是华国那君子远包厨的说法也是传承了几千年,很少有男人愿意下厨做饭的。

    郑秀兰打心里羡慕唐宝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因为顾行谨真的很勤快,而且他的手艺也很好,在他做菜的时候,她也在边上学着点。

    午饭后,顾行谨就和唐宝一起离开,先坐车去诸葛蓝那里借了车,再去京都的大街小巷转悠。

    反正看见喜欢的就买来放在车上,等车上快要放不下的时候,唐宝又悄悄的收进空间一些,然后继续买。

    ……

    天色还没黑,唐宝送顾行谨来到火车站。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矛盾,不希望送别,因为自己会舍不得。

    可是又想她来送自己,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好。

    火车站里人来人往,时髦的年轻男女拎着皮箱,朴素的男女拎着藤箱,年纪大点的背着蛇皮袋,送别的有哭有笑,有人还亲密的拥抱。

    “我要上车了,你回去吧?”顾行谨本来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搂搂抱抱,可是现在要分离了,忍不住就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了抱,不舍的在她的耳边呢喃:“我在部队里等你,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唐宝觉得大热天抱着有点不舒服,却还是忍着点,应了一声:“袋子里吃的水果别忘了吃,上去好好睡一觉。”

    她柔软的身子,还有淡淡的药香味,让他的声音暗哑了几分:“媳妇,我等你;你别担心我,好好照顾自己……”

    这不是废话吗?他不在自己更自在,毕竟这大热天的,经常‘打架’那真是很辛苦的事情,又热又累。

    不过,她觉得自己还是比较懂事的,对上他迷人的凤眼笑得眉眼弯弯:“我肯定会听话的,你放心吧!”

    这么听话的老婆,让顾行谨勾起了唇角:“乖啊……”

    “顾连长,该上车了。”这次一起来的十几位战友在叶忍不住他们秀恩爱了,都在那挤眉弄眼的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道:“要是舍不得,就把嫂子带上啊!”

    “就是,先上车后补票……”

    “胡说什么呢?”

    顾行谨赶紧松开唐宝,自己怎么就忘了还要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战友。

    他回头瞪了他们一眼,自己再一次的叮嘱:“如果有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注意安全,等爸妈他们来了,你们早点过来。”

    “知道了,记住了,我看你上车。”唐宝对他笑了笑:“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顾行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大步的上车。

    牵挂一个人的感觉,原来是这般牵肠挂肚,离别实在是很伤感。

    火车的车门很快就关了,也响起来了鸣笛声,顾行谨很快出现在座位的窗户边,大声道:“赶紧回家去……”

    他觉得自己下一回还是不要尝试这种送别了,怕自己会忍不住落下眼泪。

    天知道,他现在就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酸酸的。

    唐宝对他挥了挥手,先前还觉得他依依不舍的样子很奇怪,可是现在看见他那温柔不舍的眼神,心里好像也不大痛快。

    等到火车从她的视线里消失,她鼻头一酸,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回去。

    ……

    星期一的早上,唐宝起床后就去洗漱。

    房间里还留着顾行谨的气息,她深深呼了一口气,没有空调的夏天,还是更合适夫妻分居。

    昨儿晚上没有他这个火炉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睡的格外安稳。

    幸好部队那边的温度比这边低一点,要不她就要考虑一下,自己要不要去部队了。

    郑秀兰今儿买了豆腐脑,摊了几个鸡蛋饼,她生怕小夫妻这分开,唐宝会胡思乱想的睡不着,今儿看见她面色不算憔悴,这才松了口气,笑着招呼:“唐宝你今儿真早,过来吃早饭。”

    郑秀兰看了眼墙上的钟,七点还没到呢?

    不对啊,唐宝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她觉得唐宝肯定是顾行谨不在睡不着,试探的问:“唐宝,要不晚上我陪你睡?或者让丹丹和你睡?免得你这猛然间一个人睡着不习惯。”

    妈啊,秀兰是魔鬼吗?她从哪儿看出自己不习惯的?

    唐宝差点被豆腐脑给呛到:“不用,不用,我喜欢一个人睡,我很习惯。”

    她赶紧转移话题:“要考试了,你有什么不确定的地方就问我,争取有个好成绩。”

    “好,为了奖学金我也会努力的。”郑秀兰果然转移了注意力:“中午的时候我去找你,我有几处不懂的地方想问问你。”

    “行啊!”唐宝把早饭吃完,这才起身摸了摸郝家两姐妹的小脑袋:“你们慢慢吃,阿姨走了。”

    “妈妈再见,阿姨再见。”两姐妹都乖巧的招手。

    郑秀兰已经和两个女儿说好,这几天自己中午也不回来,叮嘱道:“锅里有稀饭,还有白煮蛋和拍黄瓜,你们乖乖听话,不要经常开冰箱,那样太费电了。”

    唐宝听到这话,却对两个小姑娘眨了眨眼睛:“今天你们可以吃两根棒冰,还要多吃点水果,这样才会变漂亮。”

    两个小姑娘瞬间欢呼:“哦,我们都记住了,保证完成任务。”

    小孩子哪有不嘴馋的,夏天有什么能比棒冰更好吃的。

    不过她们听妈妈的话,不敢多吃而已。

    现在有了唐宝的话,瞬间就心满意足了。

    ……

    临近考试,学校的气氛都紧张了很多,就算是下课了,除了去厕所,大都学生还留在座位上看书做笔记。

    唐宝从实验室出来后,自己就悠闲的走到树下的凉亭里透透气。

    这地方都是树木,倒是比别处凉快很多,唐宝用精神力查看四周,确定没人,就把小白从空间里拽出来,抱着就是一顿揉捏:“好无聊啊,真想早点考试了,我也好解放了。”

    小白一脸不情愿的看着她:“你就不能不要这样对我吗?”

    “不能,谁让你的手感这么好,我喜欢你才这样对你。”

    小白很机灵的转了转眼睛,开口道:“那你再养一只狗或者一只猫吧?这样还能让我也有伴。”

    “什么?”唐宝不解其意的看着小白,有点担忧的问:“该不会是你想找老公了吧?可是这春天都已经过了啊?”

    小白恨不得咬死她:“本尊是狐仙,怎么可能找小猫小狗做伴侣?而且我现在还很年轻,不像你只是短短百年的人类。”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唐宝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逗小白:“你知道我什么让你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