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虽然还很生气唐宝不懂自己是高贵的狐仙,却也想知道她让自己出来有啥事,闷闷的开口:“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你身上又没有妖气?”唐宝幸灾乐祸的看着小白:“我就是想看看欧阳航会不会发现不对劲。”

    小白其实孤单久了,有点话痨的潜质。

    它也听唐宝问过诸葛青是重生还是穿越的,也听她说起过欧阳航的事情,心里觉得要是有人来抓自己也挺好玩的。

    很兴奋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那我等下去逗逗他。”

    “你能化形成美人吗?”唐宝揉着小白柔软的身子,很是期待的道:“你要是可以化成美女,那就能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相爱相杀。”

    小白理直气壮的抬着下巴:“我肯定能化形,不过最起码是三百年后,他可能等不到。”

    唐宝被小白这话给逗笑了:“不能看到你变身为人,那实在是太遗憾了,你要回去吗?”

    “不要。”树荫遮住了炙热的太阳,小白不觉得热的让自己受不了,就不想回空间。

    好不容易她现在陪着自己说话,没有顾行谨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在,小白满足的依偎在她的怀里,得寸进尺的提要求:“要是你再给我扇点风就好了。”

    唐宝扯了扯唇角,伸手拉了拉它的小尾巴:“做梦呢?让你没大没小。”

    “哎呦,松手啊,疼死了,谁没大没小啊!”小白一听这话可就不乐意了:“老娘五百多岁了,你说我们谁大?”

    “......”唐宝默然,好吧,自己两辈子加起来也比不过小白。

    你老大。

    她调侃的笑了笑:“哎,像你这样也挺好的啊,活的比王八还长,简直就是忍者神龟。”

    小白还是比较单纯的,用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唐宝,很是怀疑:“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说好话呢?”

    唐宝赶紧转移话题,好奇的问:“对了,小白,你能感觉到这里有像你一样的妖精吗?”

    小白叹了口气:“不知道,有可能躲不过雷劫,也有可能像大白那样还在深山老林里;毕竟现在你们不都是打着降妖除魔的口号吗?”

    说完,还用爪子挠了唐宝一下,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唐宝也想起了西北的大白蟒,觉得浑身有点冷,又哄小白:“诶,说不准在建国前,大妖就踏碎虚空,带着小妖们去了另外一个修炼的世界。”

    小白被她逗笑了:“你这说的还挺像一回事的,不过我也觉得这世界肯定有我的同伴,不可能只有我家的长辈给了我活命的机会。”

    唐宝靠在栏杆上,享受着悠闲时光:“你们要是化形了,还能辨别挺同类吗?”

    小白觉得她今儿的问题好白痴:“虽然能感受到妖气,但是修为高的是可以将自己的身上妖气收敛的,自然也就分辨不出来来了,除非露出什么马脚。”

    反正小白自己是能收敛一些妖气的,可是现在为了勾引欧阳航出来,自然也就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

    唐宝很有兴趣:“那你教教我呗?”

    “你不行,你太弱。”小白很直白的嫌弃她:“等你一下子能种下十亩地的时候,我再教你,现在你不懂。”

    这打击太直接了。

    直接的唐宝毫不犹豫的抛弃小白:“你进不进去?我是要去上课了。”

    小白自己躺在石头上,懒洋洋的道:“不要,你等下来这找我,我要在外面晒晒太阳。”

    又抱怨了一句:“要是现在是秋天就好了。”

    唐宝在要离开的时候,良心发现:“你要是等下打不过欧阳航,就赶紧跑,要是被他灭了,你就太冤了。”

    “不可能,我会瞬移,他肯定那我没办法。”小白对自己在外面的逃命技能还是很满意的。

    唐宝出来透了透气,又继续去教室等上课。

    想来在考试前,学习的气氛都是这样紧张的。

    唐宝走了后,小白就找了颗觉得有点木灵气的梧桐树,自己窜上去,找了个好地方开始睡大觉。

    不知睡了多久,小白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它才睁开眼,就看见一个黑影对自己冲了过来,撞到了小白的身上,力气之大,让小白彻底失去了重心。

    “你是谁?”

    在滚下来的瞬间,小白看清楚了那个黑影,那是一只黑猫,一只毛发黑亮的猫。

    小白想用自己的意念瞬移到地面,可是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力被控制住,在空中一顿乱挥着爪子,随后就滚落在地上。

    妈啊,真疼啊,这该死的猫。

    小白摔了个四脚朝天,觉得自己浑身疼痛,眼冒金星,缓慢从地上像王八一样翻过来,黑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所以不是黑猫搞的鬼,而是这个该死的人类搞的鬼?

    欧阳航很好奇的盯着小白,小东西只有他的巴掌大,浑身都是雪白雪白的,小小的脑袋上嵌着乌黑水润的大眼睛,小小的鼻子黑黑的,两只三角形的小耳朵耷拉着,小短腿,一根细细的尾巴向上翘着,似乎随时准备攻击。

    “把你身上的妖气给我收敛起来。”欧阳航还是舍不得弄死小东西,把几张符给收起来:“肯定是你不会收敛妖气对不对?你家的长辈呢?这么弱也让你出门,你知不知道妖气会引来收妖的人类?”

    说真的,他察觉到妖气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为了这小不点,自己连课都不上,就找了个肚子疼的借口溜出来了。

    在察觉到真的有小妖的时候,他还用了符让自己养的黑猫去攻击小东西,怕小东西跑了,还用了禁锢符。

    小白很想跑,可是又很好奇他有没有遇见过自己的同类。

    主要是自己现在被他禁锢住,也不能瞬移,让唐宝知道了,肯定会笑话自己这是阴沟里翻船了。

    小白犹豫了一会,还是上前撒娇卖萌的舔了舔他的手指头:“汪汪汪……”

    小奶狗的声音很是娇嫩,让欧阳航忍不住心软,抱起小白狗,摸摸它的身子,滑溜溜的白毛,肉乎乎的小身子,可爱极了!

    特别是看着他的时候,一副呆萌可怜的小模样。

    梧桐树上的黑猫看见自己的主人移情别恋了,瞬间怒了,优雅的一跃下树枝,瞪着黑漆漆的眼睛打量小白,不甘心的喵喵叫。

    小白看见黑猫,那真是恨不得咬死它才好。

    该死的,把我踹下树还装无辜,看我怎么教训你!咬死你!

    可惜,现在小白被禁锢了精神力,别说咬死黑猫了,就连这人类的手自己都挣脱不了。

    “你应该是狐狸精吧?”欧阳航摸着小奶狗左看右看,想瞧个仔细,却见小白像受惊似的浑身发颤,还用它那双黑漆漆的灵动的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那惊恐的可怜小模样,照实让他很心疼:“别害怕嘛!我不会伤害你的!以后我养着你好不好?”

    弱鸡,就你这没空间没灵木的人类也想肖想我。

    可能是狐狸精的本能,小白用自自己迷人的眼看着他,趁着他放松注意力的时候,快速的用隐藏在肉垫下的锋利地爪子挠了他一下。

    “啊!”欧阳航下意识的松手,小白就趁机快速的溜了。

    就算是自己不能用精神里瞬移,也还有小短腿啊。

    欧阳航没想到这小狐狸这么狡猾,赶紧拿出一张符纸对准自己边上的黑猫一晃,符纸瞬间自燃,黑猫也快速的去追自己的猎物。

    幸好这边的树丛比较多,小白的身子小,跑远点就觉得自己身上的禁锢力消失了。

    这个时候,看见先前让自己吃了亏的黑猫追过来了,毫不犹豫的对准黑猫挥起来了自己的小爪子。

    “喵喵……”现在的黑猫完全不是小白的对手,慌忙躲闪,却还是被小短腿给踢飞了。

    小白得意的抖了抖自己肉呼呼的小身子,收敛了浑身的妖气,自己飞快的循着唐宝的气息窜去。

    妈啊,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自己还是躲进空间去吧?

    唐宝已经下课了,她担心小白就出来找它。

    虽然小白年纪不小,可是却缺乏生存之道,好不容易活到现在,她可不想给它收尸。

    可是唐宝看见小白的时候,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本浑身雪白的小白,现在黑乎乎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小白这么狼狈,又气又好笑:“你这是怎么了?”

    小白觉得自己今儿遭遇太糟心了,干脆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快让我进空间,有人偷窥我的美色,想养我一辈子。”

    唐宝嘴角忍不住上扬:“那我不能耽搁你们这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哎呦,来不及了,欧阳航来找我了。”小白竖着自己的小耳朵听了听,就挠着唐宝的鞋子,焦急的道:“快点啊,他很可怕的,还能禁锢我的精神力。”

    “该,让你不信我的话。”虽然这样说,唐宝还是快速的把小白收进空间,自己往教室走。

    这个时候,校园里的广播响了起来:“大二三班的唐宝同学,请你到校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