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广播员甜美的声音连续说了三遍后,这才停了下去。

    唐宝一脸淡然的快步往办公楼走去,心里其实也很好奇是谁找自己?

    来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口,就听到了刘主任自得的笑声:“……哈哈,不是我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的三个徒弟都是有天赋的!”

    十几个老师把本来还算宽敞的校长办公室变得拥挤起来。

    唐宝还真没想到他会急着找自己,屈指在门上敲了敲,脆生生的喊了声:“校长好,各位老师好。”

    中等个子,浑身带着书卷气的校长虽然年近不惑,眼神却格外锐利:“唐同学来了,你老师找你有点事。”

    哪怕是刘主任先前夸她中医了得,可是国外留学归来的校长本身却觉得中医是累赘。

    在他的认知里,中医没几位大夫是精通的,不能通过诊脉准确的查知患者的病症,不如西医的各种仪器检查身体更精确。

    而且中药煎药很麻烦,味道难闻又苦涩,很是麻烦,实在算是旧思想。

    更觉的刘主任是晕了头,收了个懂点中医的女弟子就在这吹的快吹到天上去了。

    要不是他平时敬佩刘主任在疑难杂症面前从不手软,都要忍不住怼过去:要是她觉得中医好,为什么还要来学西医,学制西药。

    唐宝不解的看着刘主任:“老师,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还不是诸葛蓝这混小子,给我送来了一个急诊的女病人,浑身都是毛病,那小毛病我就不说了。”刘主任叹了口气,眼睛却亮的惊人,一副见猎心喜的模样:“有严重的先天性二尖瓣狭窄,还有血管瘤。”

    他用很大方的语气道:“那先天性二尖瓣狭窄归我,血管瘤归你成不成?”

    唐宝嘴角抽了抽,几乎忍不住给他个白眼:踏马特,他以为这是分赃呢,还一人一样,觉得很公平是不是?

    不过,在大家的面前,她还是要维持自己乖巧的小徒弟的模样,浅浅一笑:“老师,我尽力而为。”

    刘主任把桌子上的病例收起来,满意的看着她道:“那行,你现在就跟我去医院,先看看她。”

    “那我先去找班主任请假。”唐宝在学校里,大都时候还是很遵守校规的。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能顺利毕业,拿到那毕业证。

    刘主任摇头叹息,露出一脸心痛的模样:“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不跟着我动手术,非要念书,小心念成书呆子。”

    又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不对啊,我记得你说大一的,怎么听广播里说你是大二的了?”

    装,你就知道装。

    虽然他离开了一阵,可是回来后,他们也一起吃过好几顿饭,东方栎早就把自己的事情和他说清楚了。

    他现在却还来装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的是让唐宝快被他逗笑了,他这话的意思,不是明摆着让大家夸她,顺便再说名师出高徒吗?

    在场的有一个老师是在教唐宝在的班级的,赶紧道:“刘主任你在外忙,不知道唐宝同学在先前的升级考试里考了第一名,就跳到大二了,这虽然有点仓促,确是为了他们这些优秀的学生更早快的到合适的岗位为人民群众服务!”

    刘主任听了好听的话,还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其实按着她的天赋,你们早就该让她毕业了。”

    在场的老师们都呵呵:我们学校还想请他来授课,所以你高兴就好。

    校长紧紧的抿着唇:忍住,忍住,千万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质疑他,他高兴就好。

    “吴老师你和唐同学班主任说一声,”校长说完又看了看在场的老师们,挑了心血管方面的两个老师:“孙老师,李老师,现在心脏这方面的毛病越来越多了,我们也去看看。”

    又看着刘主任笑了笑,调侃道:“老刘啊,你可不能把我们拒之门外啊?要不你们今儿别想走出娶。”

    他为什么忍着刘主任,就是为了他先前成功的完成了心脏开刀手术,而且现在两个病人还活着。

    刘主任也很爽快:“行,我总不能给你机会欺负我徒弟,动手术的时候我也给你留一个位置。”

    “一个位置也太少了吧?”校长知道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和他讨价还价:“怎么也得给我两个。”

    唐宝走在他们的后面听他们说话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两辆车开往医院。

    校长也打着和刘主任讨论的借口上了他们的车。

    唐宝坐在前面的位置,刘主任和校长坐在后面说话。

    没一会,校长却转移了话题:“唐同学,你懂中医,现在又在学西医,你觉得中医和西医哪个比较好?”

    唐宝不明白这火怎么就烧到自己身上来了,但是,她不会说中医不好,迟疑了一下,认真的道:“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好医生的标准,既要有技术,又要有医德,只要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是好医生。”

    刘主任听了哈哈大笑:“你这话说的对。”

    校长觉得刘主任实在是太护短了,就这么敷衍的话,也亏他好意思夸,微微一笑:“那你觉得中医和西医,哪个更能解决病人的病痛?”

    “校长您这话就像是问我左手好还是右手好一样。”唐宝笑容甜美,却四两拨千金的道:“西方对于急诊这方面疗效快,而且在战场上更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中医的药材没有副作用,而且还能由内而外的调养身体。

    中医和西医都是为了大家身体好才出现的,要我来说,医生的医德和医术都很重要。”

    “唐同学你说的很对。”就算是校长也不能否认唐宝这话说的冠冕堂皇。

    说直白点,就是打太极的功夫很不错,他倒是要看看,唐宝对于血管瘤能拿出个什么方案来。

    唐宝听到校长又和刘主任说起仪器的事情,自己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在她现在的认知里,在自己没有拿到毕业证书之前,校长是不能得罪得!

    他要是再坚持几下,说不准自己就会说几句中医不足的地方。

    反正说几句又不会少了一块肉。

    她就是这样的没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