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人长的好看,还是很沾便宜的,哪怕她脸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还是那样的惹人怜惜。

    “余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唐宝和她说话,都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我来给你把脉。”

    “我叫余卿,卿卿我我的卿。”她浅浅的笑了笑:“我听我哥哥说起过你,知道你叫唐宝。”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们都是让人见之难忘的出色人物。”唐宝看见她的手指甲侧有几处暗红色圆形丘疹,伸手压了压,暗红色的圆形丘疹就褪色。

    余卿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肌肤,还有长睫毛下明亮动人的杏眼,咬了咬唇,带着点苦涩的低语:“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可是我不想变得很丑,就算是死,我也想死的好看点。”

    后面进来的刘主任闻言,不悦的皱眉:“我都说了你这心脏毛病我给你动手术,还有一半的机会,你要相信我们。”

    唐宝嘴角抽了抽,觉得他说的也太耿直了,虽然他说的是大实话。

    后面医学院的陈院长和两位老师也都被刘主任的话给愣住了。

    病房里瞬间寂静的落针可闻。

    刘主任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理直气壮的道:“你们看我做什么?她的心脏先前在国外已经动过手术,要不是我先前有过手术经验,她这状况我就算是百分之五十的机会都不敢说。”

    余卿倒也没有生气,反倒是自嘲一笑:“是的,除了刘主任也没人敢给我动手术了。”

    毕竟要是动手术死人的话,还是会被大家算到主治医生头上的。

    唐宝给她把脉后,杏眼温柔的看着她:“你放心,除了心脏之外,你的血管瘤是初期良性的,胃病和肠胃不好,也不用担心,你先调养一段时间,把身体状态恢复到最好的时候,再做手术就能让你手术机会更大。”

    陈校长觉得自己算是知道刘主任为什么会收唐宝当小徒弟了,这补刀的技能那是一脉相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把病人的病况都说出来了,这病人还能有求生的意志吗?

    余卿却早就听刘主任说过他这小徒弟极为擅长中医和调养身体,而且他自己本身在医术界也很有名望。

    她自小就有病,却努力活到现在,不仅在国外动了手术,中医,西医都看过,很多时间都是药不停,可是却能坚持下来,自然是因为心志坚定。

    听到他们不是敷衍自己,反而更让她安心。

    “好的,那就麻烦你们了。”余卿说完,又看着唐宝道:“我想和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刘主任他们离开病房,还顺手把房门关上。

    陈院长严肃的看着刘主任低声道:“你真的让她插手,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不能任由你的喜好来。”

    “我从不会拿我的病人开玩笑。”刘主任理直气壮的瞪了他一眼,哼了哼:“虽然我也觉得西医很好,可是中医能流传这几千年,自然也有中医的独到之处。”

    ……

    唐宝再一次的道谢:“上回的事情谢谢你了!谢谢你出现,给了我爱人他们一直寻不到的线索。”

    可以说顾行谨这一趟的大功劳,就是因为她给的地址。

    “我就是觉得自己已经要死了,想着自己死之前也该做点好事吧?”

    余卿笑了笑:“主要是刘家大小姐经常在我的面前说想弄死你,我这才想起来我哥哥也认识你,谁能相到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呢?偏偏就让我们遇到了。”

    唐宝笑了笑:“你还有大好人生,这个世上很多好东西你都没见,你绝对不会死的。”

    余卿抬眸看着她自信又美丽的容颜,呢喃问:“真的吗?”

    随即又叹了口气:“可是心脏病是绝症,当年我爸爸就是得这个病死的,我妈妈临终前把我托付到余家。

    这心脏病我们是家族遗传,如今传给了我。我还以为能有救,哪怕知道对不起哥哥,却还是想活下去,让自己变成了哥哥的软肋,不成想老天爷不给我命,虽然当初做了手术,现在还是出现了问题……”

    唐宝觉得自己似乎看了一出大戏。

    没想到他们不是亲兄妹……

    “我老师的手术很不错,你可以相信他能让你活下去。”

    唐宝心里浮现出来了很多版本的八卦,看着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还有急促的呼吸,就知道此刻她的心脏很不舒服,温声道:“你放心,可以治好的,你好好休息一下,我给你去开个方子,再去找银针给你针灸一下。”

    唐宝起身想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衣角被什么用力拽了一下,随后一个虚弱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唐宝,我想活下去!”

    余卿眯着眼,娇弱的她此刻看上去很是脆弱,可纵使如此,她的嘴角却在努力上扬,美的动人心魄。

    唐宝却察觉到她的求生意志,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很认真的点头:“嗯!你不会有事的!”

    余卿美眸泛泪,冲她笑了笑,这才松开手,自己闭上眼睛休息。

    她想活下去,任何方法都愿意尝试。

    对于她这样的病人来说,吊死还是砍头,结果都一样。

    她进医院后,是纪主任先给自己看病,最终他自己不敢接手,还悄悄的和她说,让她不要相信刘主任。

    他说刘主任会把自己这样的病人当成提升医术的最佳机会。

    她却觉得自己就算是死在刘主任的手术刀下,能让他提升医术,也要总结一下失败的原因,让下一个病人可以活得更久一些。

    病,是人类最可怕的敌人。

    唐宝觉得医生的眼睛都很亮,不敢在医院里动自己空间里的银针,而是找刘主任去要。

    又在一边开了方子,自己去医院的中药房找中药,还有煎药的东西,自己又教专门照顾余卿的护士熬药。

    她觉得余卿现在的待遇还不错,单独的病房,门口还有两个警卫员,还有专门的护士。

    看来,这一回她还真是说出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等给她针灸好,唐宝又去刘主任的办公室看了一下片子,和刘主任初步定下治疗计划,这才离开医院。

    这个时候,医院的大门口,有几个男人下车。

    夕阳西下,两个高大阳刚的男人中间是一个俊俏的男人。

    哪怕唐宝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余澄了,可是这一刻,却还是一点也不陌生的喊了声:“余澄。”

    余澄身姿挺拔,眉目如画,那眼神带着凉意,像是锋利的刀刃,看见是唐宝,这才收敛了自己的冷意,难掩紧张的问:“你,我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他虽然早就知道唐宝家都是中医,可是却也不敢拿自己妹妹的身体来赌。

    再说那个时候,唐宝和她爸妈对于这病也是束手无策。

    在顾行谨拿到余卿的消息的时候,调查组的人就用最快的速度让人把余澄‘护送’过来,今儿早上才到京都的调查局,交代了刘家在海市的一些势力,这才被允许来看自己的妹妹。

    当然,他不能在这久留,还要带着他们去一趟海市,把那边的人都要连锅端了,才能自由。

    “没事,她现在已经睡了一会了。”唐宝其实有点后悔自己贸然打招呼,看着他边上的两个男人也是浑身气势,就知道他现在肯定是‘重要人士’。

    余澄虽然不知道这小姑娘医术厉不厉害,可是却听说过刘主任那‘留一半’的大名,对她低下脑袋,郑重的道:“我妹妹就劳烦你们了。”

    唐宝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是沾了刘主任的光,笑着点头:“你就放心好了,你先去看看她吧?我们以后再说。”

    妈啊,她都能觉得那两个男人锋利的眼神几乎把自己切成一片片的了,以后我肯定避着你们点。

    余澄现在确实急着看妹妹,和她点了点头,自己大步往里面走。

    唐宝长长的吐了口气,才没走了几步,就看见一直黑猫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的心底满是感叹。

    好大一只猫啊!不都说猫有九条命吗?

    害的她现在都有点蠢蠢欲动,好想把猫收进空间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容纳活物。

    也好给小白找个伴。

    不过,小白是狐狸,这不是一个品种,能和谐相处吗?

    唐宝的目光落在黑猫油光水滑的皮毛上。

    毛茸茸的……看着比小白还软,好想摸摸……好想拐走啊!

    不过,她也明白,这猫看着这么肥,肯定是有人养着的,自己还是不要乱来的好。

    唐宝有点可惜的看了黑猫一眼,绕开黑猫往前走的时候,黑猫却竖起尾巴,弓着身子,凶狠的对着唐宝瞄了一声。

    “小黑,你在做什么?”欧阳航喘着气从后面跑过来,他的衬衫都被汗水浸湿了,上前看见自己爷爷养的猫要攻击唐宝的模样,赶紧上前喝止黑猫。

    唐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只让小白吃亏的黑猫啊?

    没想到欧阳航的爷爷还喜欢养猫。

    可是这猫为什么会攻击自己呢?

    唐宝后退两步,这才看着欧阳航问:“你家的猫为什么这么凶猛?该不会是我中午吃了鱼,它都能闻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