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吃吗?”唐宝一脸温柔的把一根手腕粗的白萝卜放在小白面前。

    小白翻个白眼:“不吃!”

    唐宝又把一颗人参放在小白面前:“那这个你要吃吗?”

    小白快速的用自己的爪子却把人参据为己有,气的差点跳脚:“这是我的人参,都是我的。”

    它就算是现在不吃,以后也要吃!

    唐宝搂着小白顺毛摸:“乖乖,我就拿一根,你这的人参效果好,不要这么小气吗?反正我们种的人参也快能吃了是不是?”

    小白恨不得挠死她:“你还惦记着我种的人参,你还是人吗?”

    “我是人,”唐宝很诚恳的提醒它:“你不是人。”

    “……”

    小白觉得自己不是被她折磨死,就是被她给气死,偏偏自己还要听她的话,不能弄死她。

    唐宝蹂躏了小白一顿,才不舍的松开它,自己去找留在空间里的好药材。

    虽然她对着余卿说的轻松,可是余卿的身体状态很不好,自己倒是想替她慢慢调养身子,可是她现在的心脏还是要尽快动手术才好,因此她才决定用自己留着的好药材。

    唐宝第二天一早先去医院给余卿把脉针灸,又让护士熬自己带来的中药,和来查房的刘主任还有东方栎他们打了个招呼,自己给她收了银针后,就准备去学校了。

    “你还愣着做什么?”刘主任瞪着东方栎:“送唐宝去学校啊,她这要考试了,你知不知道?”

    东方栎其实对这新来的病人挺有好感的,觉得这姑娘不仅是好看,还机灵,正凑在她面前和她说话,就被自己的老师给抓了壮丁。

    不过,他也不敢反抗:“那我送你。”

    等离开病房的时候,东方栎就好奇的问:“这两天怎么没看见离殇?他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们吃饭啊?”

    唐宝正要说什么,就看见纪清莲和几个医生过来了。

    纪清莲边上的一个男医生恰好听到东方栎说‘请你们吃饭’,就带着点打趣的开口:“啧,啧,这三天两头的请吃饭,你这师兄可真会献殷情,也真的会趁虚而入啊!”

    另外的几个人也都用你们之间有一腿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

    就像是唐宝和东方栎是被他们给捉@奸@在床一样。

    东方栎瞬间沉下脸,不悦的瞪着他:“朱八戒,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再不闭嘴信不信老子揍你。”

    对面的男医生姓朱,听到他给自己弄出个这外号,气的脸红脖子粗:“怎么。你们敢做,还怕我说啊。”

    “爷爷我今儿就好好的教训你……”

    东方栎还没动手,他边上一直冷漠的唐宝快速的上前,对准那猪八戒抬脚就踹在他的膝盖处,再一巴掌打到他的脸上,一根银针扎在他的脖子边,阴测测的冷哼:“我们做什么了?”

    这些天的农活不是白做的,现在她已经能完美的应用精神力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身体的柔韧度和速度都不错,完美的配合精神力,让自己瞬间成为一个武林高手。

    哪怕对面有七八个人,可是唐宝觉得自己有精神力的辅助,解决他们没什么难度。

    纪清莲边上的几个男医生就算不是纪主任的弟子,也是想成为纪主任的弟子,自然是不甘心让朱杰一个人在纪清莲的面前表现,一个个都摩拳擦掌的冲过来。

    然后,在东方栎想表现自己的时候,看着唐宝不退反进,攻击唐宝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

    “够了!”纪清莲见他们这么没用,大步的上前来到唐宝的对面,抬眸,眼神复杂的看着唐宝道:“一言不合就打人,这里是医院,你们也太嚣张了吧?”

    唐宝抬手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因为打斗弄乱的衬衣,看着她冷冷的道:“你们攻击我的时候,你怎么就哑巴了?”

    纪清莲自然是不能说自己想看笑话,想要看东方栎挨揍。

    唐宝又冷笑,凑近她低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是想让东方栎不能进手术室对不对?”

    纪清莲心头一跳,却矢口否认:“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宝也不在意的笑了笑:“人在做天在看。”

    说完,见已经有人在看热闹,自己转身就和东方栎离开。

    地上的男人都爬了起来,朱杰来到她的身边低声问:“清莲,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纪清莲黑沉着脸,扫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不然,你们能拦下她吗?”

    而且唐宝看着自己的那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是跳梁小丑一般……

    ……

    东方栎对于唐宝的身手,那是赞不绝口:“……你真的太厉害了,肯定是你男人教的好,你说我要不要也去军营待一阵,到时候也让你爱人陪我练练身手?”

    唐宝内心是拒绝的,毕竟他想染指顾行谨,实在是太可恨了。

    可是脑子里却出现了他们不和谐的画面……不能再想了,自己是个正直的好姑娘。

    最终,她只能干笑:“你开心就好。”

    “对了,那个女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东方栎想到这阴魂不散的前妻,心里就很郁闷:“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不想看见她。”

    唐宝犹豫了一下:“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找茬吧?或者是为了让你不开心?”

    “真的吗?”东方栎内心复杂,震惊的看着她:“可是我还以为是为了手术的缘故,毕竟余卿的身份很引人瞩目,我还以为他们是想闹起来,从而让余卿边上的人觉得我们不好相与。”

    唐宝恍然大悟的点头:“原来如此,我只是不愿意她胡言乱语,要是传的满城风雨,对你影响不好,这才先下手为强。”

    她其实是很讲道理的,觉得自己不能无缘无故的打人,这才故意装出一副我什么都看穿了,可是我就懒得搭理你的样子。

    他们说话间已经来到停车场,东方栎打开自己的车门坐上去:“对我影响不好?我是大男人,我怕什么?名誉对于你们女人更重要。”

    “我是军婚。”唐宝也坐在前面,对他挑眉一笑,得意的道:“破坏军婚是要坐牢的。”

    “我没想破坏军婚啊!”东方栎觉得自己很委屈,可是听到唐宝的笑声,只能嘀咕:古人诚不欺我,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