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殇和吴媛媛是星期二的晚上到家的。

    吴媛媛的身体本来就还没彻底好,现在这一趟让她心思过重,又累又担惊受怕的,回到家就发烧了。

    唐宝给她把脉后,自己就给她针灸退热,又给她熬中药。

    离殇倒趁着熬药的时候,把自己的推断都和唐宝说了:“我现在不敢告诉她,等她好了再和她说一声,至于我推断的正不正确,我也不能保证。”

    唐宝了然的点头:“你也好好休息,准备考试。”

    她现在是真的忙,不仅要准备中考,还有去医院给余卿针灸,照看一下吴媛媛,还要抽空还要给离殇和郑秀兰辅导一下,以及自己手里的几个病人还没痊愈,真是分身乏术,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几个人才好。

    就是接父母和顾行谨给自己的电话的时候才能轻松点。

    等到期中考试后,她整个人才松懈下来,现在只要管医院那边的事情,抽空在去自己病人家里看看就好了。

    七月的盛夏,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烤着大地上的一切,地面上仿佛被一个巨大的蒸笼罩住了,使人透不过气来。

    7月2号的午后,唐宝他们也在家里的吊扇下吃着甜甜的西瓜。

    离殇啃着红瓤黑子的西瓜,含糊的道:“明儿就能出成绩了,也不知道唐宝你还能不能维持第一名的宝座。”

    “担心我还不如担心你自己。”唐宝一点也不紧张:“我妈他们今儿晚上都上火车了,应该是有7月7号的中午到是吧?”

    离殇含糊的应了一声:“是,好久没看见姨和姨夫了。”

    他现在的身份就是苏素的表姐的儿子,这身份是再也不会变了。

    郑秀兰放下西瓜皮后,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唐宝道:“唐宝,你能不能借我两百元钱?我想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一趟,花点钱把她们的户口先落实一下。”

    她结婚的时候没有去办结婚证,那个时候也不留行办结婚证,现在自己被扫地出门,两个女儿的户口还在郝家,她现在就要把户口迁出来。

    “行。”唐宝一口应下,看着她道:“丹丹她们的户口,倒是可以放到我们乡下去。”

    郑秀兰闻言眼睛一亮:“真的吗?”

    “是啊,现在户口这一块还不是看的很严,现在乡下人都想进城,我们那边市里也办了几个厂子,这乡下的老房子应该不少,到时让我爸妈办了就行。”

    离殇对她挑眉一笑:“对,这事你们很熟练。”

    不仅是自己,就连顾家和杨家几个孩子,不都是这样落户在陈联大队的吗?

    “再过几年就不容易了。”唐宝对他揶揄的笑了笑:“要是你有本事,就劝媛媛也趁着这机会把户口移过去。”

    吴媛媛脸一红,要是之前她还犹豫自己配不上他,也害怕离觞对自己是不是抱着不以结婚为目的谈对象,可是现在两人相处久了,倒是知道他不是轻浮的男人。

    离殇却眼睛一亮,看着吴媛媛道:“媛媛,等我们见过唐叔他们,我就带你回老家一趟吧?那边比京都凉快多了。”

    “这倒是好,镇上的医馆你也能看着点。”唐宝扔掉西瓜皮后,就起身去洗手,还笑着打趣:“顺便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地段,也好准备开个饭馆。”

    吴媛媛听到唐宝说起开饭馆的事情,也有点心动,低声道:“还是先等你爸妈来了再说吧?”

    她觉得,要是唐明远他们不反对自己和离殇的事情,那自己确实可以考虑去离殇的老家开饭馆。

    一是因为京都的房价现在涨的厉害,再者是自己真的嫁给离殇,最终还是要跟着他回老家的。

    唐宝心里原本是打算在京都租个店面开饭馆的,可是现在吴媛媛父亲的事情还没彻底解决,她觉得自己还是再等等。

    客厅里的电话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离殇起身接电话:“喂,哦,唐宝,你的电话。”

    唐宝接起来,宋母的声音有点焦急:“唐宝啊,你现在能不能来一一趟?霏霏她现在很不舒服。”

    “行,我这就过来。”唐宝赶紧冲回房间拎着自己的包包就往外跑:“我去宋家一趟。”

    郑秀兰赶紧追出来递给她一把雨伞,贴心的道:“外面太阳大,你小心中暑。”

    “谢谢。”唐宝打着雨伞急匆匆的去巷口等车。

    烈日下没有一点风,树木和野草都无精打采,天气闷热得要命。

    唐宝在巷口等了五六分钟还没看见面包出路过,觉得自己都快热的融化了,干脆慢慢的往前走。

    她有点奇怪,按说宋霏霏这段时间在喝自己开的中药,身体也算是维持的很不错,不应该突然生病的啊?

    是心脏病?还是别的病?

    这个时候,一辆拖拉机突突突的过来,唐宝也顾不得别的,赶紧拦车:“大叔,能捎我去前面吗?”

    现在的人还是很热情的,被太阳晒得黑的发光的汉子憨厚的停下来:“行,你上来吧,这大热的天姑娘怎么出门了?”

    “急着去探病。”唐宝今儿出来的急,一点也没注意自己的形象,梳着马尾辫,穿着有点皱的灰扑扑的棉布长裙,脚下是白色的塑料拖鞋,顺手拎了军绿色的挎包,整一个就是村姑的造型。

    大叔还以为她家里人怎么了,叹息一声:“幸好现在医院多,医生的医术也好。”

    拖拉机开了一会儿,唐宝就看见了前面的树荫下有黄色的面包车停在那,顶上还有一块出租车的牌子,赶紧让大叔停下,自己下车后,顺便从挎包里(空间里)掏出两个红彤彤的大苹果留在座位上。

    坐着出租车来到宋家的时候,宋母红着眼睛焦急的在拉着唐宝的手,带着点哭腔的道:“都怪我太粗心了,早上和她去商场逛了一圈,和朱家母女起了点矛盾,霏霏这傻孩子为了护着我就被人推倒在地,当时她也没很难受,现在却有点喘不过气……”

    唐宝很熟门熟路的来到宋霏霏的房间,给她把脉,见她的脉象细涩,舌苔薄,心律失常,现在她就怕她心情幅度太大引起心力衰竭。

    虽说“望其形知其病所在”,宋霏霏的脸色很不正常。

    可是她不是神仙,不能控制病人的七情六欲,只能握住她的手温声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说出来就好了,不要憋在心里,也不要觉得愤怒,要不难受的还是你自己,现在跟着我呼吸,吸气,吐气……”

    过了好一会,宋霏霏这才缓过神,唐宝顺势快速的给她几处要穴针灸,让她的血液不要上涌,温声细语的问:“霏霏,你和我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要憋在心里……”

    宋霏霏这才委屈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她这些年都是娇生惯养的,可以说什么也不会,偏偏朱玉怡口口声声都是说她这病是看不好的,现在用药养着而已。

    宋母自然是被激怒,上前打她的时候,反倒是被她推了一把,宋霏霏见后面是台阶,赶紧冲上去扶住了自己的亲妈……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唐宝哄她:“虽然朱玉怡和你一样,都是有父母疼爱,可是她没有哥哥疼爱,你却有好哥哥,很快还会有好嫂子;而且她家世比不上你,现在故意气你,那是人家嫉妒你,是不能嫁给你哥,这才因爱成恨……”

    反正,总结来说,就是宋霏霏命好,这才让人嫉妒而已。

    这是大实话,像她这样确实是好命。

    好不容易把她安抚好,见她闭上眼睛休息了,她这才和宋母离开房间。

    “伯母你也看见了,她现在的心脏完全不能受到刺激。”

    宋母赶紧点头:“好,好,我以后不让她出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唐宝低声道:“她要是不出门,这心思郁结之下,郁郁寡欢,这身体还是好不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宋母掉下眼泪,生怕自己哭出来吗,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一会儿后才镇定下来:“我明白,我会和他们商量一下的。”

    又一脸祈求的看着她:“吃药真的没什么用了吗?”

    唐宝倒也不想逼她,也有点无奈的道:“药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她的病,不能多想,也不能生气,更不能劳累,不能受刺激,她还是小姑娘怎么可能没有七情六欲?”

    宋母心里也知道,这件事拖不下去了,叹了口气:“那我明儿早上送她去医院,到时候你帮着霏霏在刘主任边上多说几句好话。”

    “我肯定会的。”唐宝见她下定决心了,自己倒是有点不安了,毕竟手术肯定会有一定的危险,委婉的道:“伯母,你们好好商量一下。”

    “霏霏她爸爸和哥哥早就让她去做手术了,是我一直不愿意。”宋母苦笑:“可是像你说的,她还这么年轻,不能有七情六欲,那也太苦了。”

    “咦,”唐宝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朱玉怡母女先前挑衅她们的事情,不解的看着她:“伯母,按说朱玉怡还没嫁人,为什么和你们起了冲突呢?”

    宋母先前还真没想到这件事,现在一回想朱家的事,疑惑的道:“或许是因为她八月的时候要嫁给白骞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