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热天的,为了舒服凉快,唐宝不会穿掐腰的裙子,穿了件米色的宽松棉布短袖,下面是浅灰色的宽松长裤,脚下踩着一双塑料凉鞋,在医院里一点也不起眼。

    东方栎先前都笑话过她,穿的也太邋遢了,一点也不爱漂亮,病人的病服都比她好看。

    因此,孟恋蝶完全没有留意到唐宝,自己跟着一个男人往前走。

    唐宝有点好奇,也是闲着没事,自己就悄悄的跟上去。

    说起这偷鸡摸狗的勾当。

    不对,是她这么乖的小美人,那是很少做坏事,就是这小半年里经常往医院跑,对这边很熟悉,自然是不会被他们发现。

    跟着他们来到妇科的时候,唐宝有点疑惑,等他们进了办公室后,自己也快速的来到办公室的后面。

    现在的天气热,这窗户也开着,窗帘布却放下,唐宝为了听八卦,很勇敢的不惧太阳晒,躲在那偷听里面么的话。

    幸好她现在的五感都特别的灵敏,哪怕里面的人声音不大,她也能听的很仔细。

    “……医生,求你告诉我,这个人你还有印象吗?”孟恋蝶的声音带着点伤感:“原本是家丑不可外扬,可是我现在也顾不得了,这个是我的亲侄女,偏偏喜欢上了个有妇之夫,现在我就想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几个月了?”

    医生看着桌子上的一叠钱,还是忍不住心动,低声道:“前几天来做过检查,约莫快五个月了,不出意外是儿子。”

    “谢谢你医生。”孟恋蝶的手抖了抖,随即她用力握住了自己的双手,优雅的起身就往外走。

    她是听到孙五说他们昨天来过医院检查身体,心里就怀疑他们是不是来检查胎儿的性别,这才来找医生问情况的。

    可是没想到,她却真的怀了男孩。

    现在是阳历7月3日,农历却才六月初三,也就是去年他就背着自己在外面找女人了。

    她可以容忍他在外面偷偷的拈花惹草,却决不能容忍他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唐宝也赶紧离开窗户底下,她还真的没想到朱修延这么不给力,这偷吃也不把嘴擦干净点,现在儿子还没见到,估摸着就要被孟恋蝶给算计了。

    当然,她也不会做什么。

    自己的奶奶还真的是把人心都给算计的恨透,也算是报复了渣男渣女。

    唐宝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东方栎,赶紧喊住他,笑得甜甜的:“二师兄,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是吃午饭的时候了,你先送我回家吧?”

    “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东方栎带着唐宝来到了西餐厅,自己点了一份牛排,还要了一瓶红酒。

    唐宝对于能宰自己师兄的机会,那是一点也不会客气的,要了一份牛排,还要了两份甜点,这才看着他问:“对了,我先前让你找的木牌你找到了吗?”

    “没有,那么点东西,也不知道当时被我塞到哪儿了。”东方栎说完喝了口茶,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哀怨的看着她:“我觉得我该找个女人成家了,免得家里都没人收拾,这东西放在哪儿都不知道。”

    唐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她觉得自己和东方栎能这么愉快的交流的原因,就是自己和他性子差不多。

    “容我提醒你,前段时间你还和离殇在我面前抱怨女人很麻烦,现在你又说要结婚了,你们男人啊……”

    东方栎的眼光可不差,她觉得自己今儿的霸王餐不大好消化,在琢磨着要不要溜的时候,服务员把蛋糕端上来了,唐宝就一门心思的埋头吃了。

    东方栎当成自己没听到她的打趣,陪着笑脸道:“师妹,师兄的幸福可就靠你了,你替我在余小姐面前多说说好话啊。”

    唐宝翻了个白眼:“别逗了,人家现在生死未卜,怎么可能有心思和你谈情说爱?”

    他现在没结婚的原因,不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是因为他挑的很。

    东方栎很殷勤的给她倒了杯红酒:“我又不急,只是真的很喜欢她,这才想让她开心点,你替我问问她喜欢什么?只要这事成了,我送你辆车,或者是送你栋房子,怎么样?”

    听到他这么大方,唐宝都忍不住心动,瞪着他:“至于这样贿赂我吗?”

    恨不得拍桌子表达自己的兴奋:“这礼我喜欢,简直是说到我心坎里了,为了师兄早日抱得美人归,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那我的终身大事就靠你了!”

    第二天唐宝来到医院的时候,看见宋霏霏在余卿的病房里和她聊天,倒是笑了笑:“卿卿,霏霏,你们认识了啊,我还想给你们介绍一下呢?”

    余卿浅浅一笑:“我们这是同病相怜,霏霏是个好姑娘,我也有说话的伴了。”

    “余姐姐你真好看。”宋霏霏痴痴的看着她的笑容:“只要你不嫌弃我烦,以后我天天来和你说话。”

    唐宝和她们说了一会,自己就先陪着宋霏霏回房,给她把脉。

    宋霏霏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姐姐,你说我和余姐姐的手术会顺利吗?”

    她现在这个年纪,会患得患失很正常,唐宝温声道:“你不要担心,等检查结果出来,再决定什么时候动手术,我们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肯定会安排最佳时间。”

    宋霏霏扭扭捏捏的低语:“我,我不是怕死……我就是觉得自己还没嫁人,也没对象,要是就这么死了也太冤了。”

    “你这么好看,肯定能寻到个如意郎君的。”唐宝顺势握住她的手,一脸遗憾的道:“可惜我不是男的,要不肯定把你娶回家。”

    宋霏霏被她这话逗得笑了起来,外面的门就被推开了,宋母和刘主任走进来,后面是东方栎和两个医生。

    “唐宝你来了,”宋母和唐宝打了招呼,就一脸恳切的看着刘主任:“我女儿就请刘主任和各位医生费心了。”

    刘主任点了点脑袋,让东方栎给病人做一些检查。

    唐宝确定这没自己的事,就来到了隔壁,见余卿又不怕热的站在窗户边瞭望远方的模样,笑着打趣:“你怕不怕孤单?要不要找个对象?”

    余卿淡淡一笑:“那娶我的人得多倒霉啊?上辈子估摸着是欠我一条命,要不怎么会娶我这样的累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