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卿淡淡一笑:“那娶我的人得多倒霉啊?上辈子估摸着是欠我一条命,要不怎么会娶我这样的累赘。”

    唐宝变身登徒子,握住她的手,脉脉含情的道:“只要你愿意,性别不是事,我这辈子就和你过了。”

    余卿被她逗笑了:“真巧,我原本还想让你做我的嫂子呢?”

    “不可能,你哥哥才看不上我,”唐宝指了指自己的眼:“他当初愿意帮我一把,应该是觉得我的眼和你有点像,当然,我觉得你的眼睛比我好看。”

    余卿虽然比唐宝单薄,可是五官精致,眉目如画,美得无可挑剔,美眸含愁,别有一番诱人。

    唐宝笑容明媚,五官明艳,美眸看着你的时候,清雅灵秀,让你忍不住沉浸其中。

    虽然是不同的美丽,可是她们的眼睛都很漂亮的,微笑的样子如有水波荡漾,散发迷人朝气。

    余卿和她都盯着对方看了看,随即相视一笑。

    余卿也带着点回忆的说起自己的哥哥:“爸爸妈妈还在的时候,他一开始可坏了,让我给他写作业,还和我抢好吃的,热天带我去游泳,冷天带我去抓麻雀……可是后来爸妈没了,他却为了我能活下去……”

    唐宝看着她眼里的神采,又想到他们不是亲兄妹,觉得自己的二师兄没戏了。

    给她针灸后,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拉扯了一会,唐宝见时间过了快半个小时,才收了银针,温声道:“好了,先躺着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余卿也起来对她笑了笑:“天这么热,要不你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唐宝看她像是去厕所,只是对她笑了笑:“没事,我明儿再来看你。”

    人有三急,余卿含糊的应了一声,自己就去了隔间,看到前面的两条蛇,吓得想惊叫,却突然握紧双手,呼吸都放轻……

    “啊……”她才喊出声,就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低声道:“唐,唐宝,救命!”

    她现在真的怕唐宝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再这样下去,自己不是被蛇咬死,就是犯心脏病猝死了。

    幸亏唐宝的耳朵很灵,察觉到不对劲,赶紧过去:“怎么了?”

    喵了个咪,唐宝进去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觉得自己也心里发慌。

    两条浑身碧绿的竹叶青蛇做攻击状态的看着她们,吐着信子,蛇眼睛里透出一股微微的凉光,死死的盯着她们。

    虽然唐宝的空间能把毒蛇弄死,可是那前提是唐宝先要用手碰到蛇才行。

    现在唐宝心里只盼着余卿先晕过去,自己这样才能用石头砸死两条蛇。

    要不,自己空间的事情就暴露了。

    可是偏偏余卿浑身紧绷,却很警惕的看着蛇,一点也没有要晕过去的意思。

    而那毒蛇却似乎对她们很敢兴趣,露出小小的獠牙,牙尖似乎还滴着翠绿的毒液,准备和她们来个亲吻。

    电光火石之间,唐宝突然间想起了小白,赶紧用意念问:“小白你吃蛇肉吗?你怕青蛇吗?你能和两只小青沟通一下吗?”

    小白愣了愣,随即笑得小身子都颤抖:“你好弱鸡,竟然连蛇都怕,你真……”

    这就表示小白不怕蛇了,唐宝心念一动,就把小白从空间里拽出来。

    还敢嘲笑我,我是人,怕蛇有啥不对的。

    小白一出现,两条蛇就对准小白‘嗖’直窜过去,朝着小白的小身板就一口咬下去……

    可惜小白虽然是小白狗的模样,牙齿却还是很锋利的,伸出爪子抓住两条青蛇就下肚了,还和唐宝用意念交流了一下:“生吃的味道不大好,下回你给我弄个蛇羹吧?”

    唐宝嘴角抽了抽:“你做梦吧!”

    她自己都不吃这东西,更不会做这东西。

    唐宝见余卿的脸色不好看,自己先用精神里查探了一下,确定没有这些危险的东西,这才装模作样的四处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好了,没事了,你先上厕所,我去外面的房间检查一下。”

    “谢谢你救了我。”余卿虽然很聪明,可是这聪明伶俐和蛇也无法交流,就像是秀才遇到兵一样,现在整个人都被吓得没力气了。

    还是唐宝发现不对劲,伸手扶了她一把,温声道:“要不要紧?”

    “谢谢,我没事了。”余卿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有点丢脸,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笑:“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唐宝出来看见小白还靠墙站着,像个人一样走路,忍不住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你做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不正常啊?”

    小白郁闷极了:“外面好热,我吃了蛇更觉得热,我想进去。”

    唐宝生怕小白有个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赶紧上前抱着小白,心念一动,就让小白进去了空间,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小白舒服的叹了口气:“没事,外面不仅热,味道还不好闻,我还是在空间里待着,你别把我弄出去。”

    确定小白没事,唐宝这才用精神力查探了一下病房,确定没有别的蛇类,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她确实觉得自己还是要努力一点,这精神力实在是太好用了,自己可以查探危险。

    同时,也是她的精神力太弱了,虽然能不碰到手,就把死物收进空间,可是活物却不成,自己晚上就回去努力种地。

    余卿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也赶紧出来了,看见了蛇后,让她的心里有点发毛,唐宝当着她的面,有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房间,才低声道:“没事了,我等下去弄点雄黄粉来撒一下,肯定是天气太闷热的原因。”

    当然,这话她自己都不信。

    余卿咬了咬唇,美眸里难掩惧色,沉默了一会才低声道:“我怕是有人不愿意我活下去,这里是三楼,门口又有人守着,要么是打扫房间的阿姨,要么就是外面的人起了别的心思。”

    唐宝心里也觉得她的说法很对,因为她也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幸好因为唐宝要给她针灸,房门是锁上的,而且进来的人也怕看见不能看到的画面,都是会先敲门的。

    唐宝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病房里简易病床,和桌子椅子,柜子,低声道:“要是他们想要你的命,绝不会用这样的手段,这更像是想吓唬你,或者就是吓死你。”

    她犹豫了一会,才道:“我反倒是觉得是有医院里的人动手脚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余卿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听到唐宝这话,就有点明白了:“那就是有人不想让刘主任给我动手术了?在你来之前,就只有医院里的阿姨来打扫卫生,还有护士来给我量血压,检查身体。”

    唐宝赶紧问:“那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你认识吗?眼熟吗?”

    “我没印象了,”余卿想了想,秀气的眉微微皱起:“那个人进来就低着头,板着脸,很眼生,而且我对她笑了笑,她也板着脸没有多说什么。”

    唐宝点头:“十有八九就是她了,我怕那个人不是医院里的护工,而是别人假冒的。”

    “那我们就引蛇出洞。”

    余卿她说完,才好奇的看了看房间里,疑惑的问:“对了,那只小猫呢?小猫为什么会吃蛇啊?那蛇有毒的,小猫会不会出事啊?”

    唐宝看见她担忧的样子,只能指了指窗户外面:“没事,小猫已经从窗户跑了。”

    余卿赶紧来到窗户边,紧张的往下看,没有看到小猫的尸体,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真想养只小猫,真希望小猫能回来救我,要不是你们,我今儿是真的死定了。”

    高度紧张后,余卿身心疲惫,却还是道谢:“唐宝,我真的很感谢你。”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是不是?”

    唐宝一脸遗憾的看着她:“可惜我已经嫁人了,只好辜负了美人恩,也不知道以后便宜了哪个臭男人。”

    话虽如此,还是上前扶着她上床。

    “哈哈……”余卿没想到她这么幽默,紧张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我下辈子肯定嫁给你。”

    唐宝伸手给她把脉,温声道:“现在你别紧张,不管是谁动手,这肯定是在外面等消息,等下我们就知道幕后主使是谁了。”

    余卿也微微皱眉:“要不我尖叫一声?看看除了门口守着的人,还有谁会冲进来?”

    唐宝看了看手表,低声道:“不急,再等一会。”

    余卿笑了笑:“行,我都听你的,吃一暂长一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且这要是真的是医院里的人做的,那就是冲着我老师来的。”

    唐宝自己平时对刘主任还喜欢斗嘴,可是不仅是刘主任护短,她也护短的,正色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拿人命来开玩笑,这幸亏是你胆子大,要不心脏病都会吓出来。”

    “其实我也很怕,当时都没力气了……”

    两人聊了几句,余卿这才再度起身,来到隔间,见唐宝对自己点头,这才慌张的喊了一声:“啊啊啊……”

    “怎么了?”病房的门被一脚踹开,守在病房门口的男子快速的冲进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