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大男人,要保护的又是娇滴滴的女人,似乎是风一吹就会倒,偏偏这是关系重大的证人,因为男女有别,不能贴身保护。

    好在余卿也挺配合的,这几天都是足不出户,这还是第一回听到她的尖叫,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连门都懒得敲了,生怕来不及,摸出枪抬脚就踹门进来了。

    两人看见余卿还好好的站在那,这才松了口气,赶紧问:“怎么了?”

    “那边,那边有蛇。”余卿指着卫生间的窗口,吓得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我先前看见有蛇在窗户边。”

    两个男人相视一眼,随即警惕的上前查看,随即摇头:“没有蛇,会不会是你看花眼了?”

    外面虽然有树,可是也只有一层楼高,这里是三楼,又不是木头房,而是红砖楼房,按说这蛇是不可能进来的。

    他们心里都觉得这娇弱的美人是看花眼了,虽然觉得她这样大惊小怪的太吓唬人了,可是看着两个姑娘一脸害怕的模样,那什么脾气都没了。

    反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没事,真的没事,你们看错了。”

    唐宝其实一直在留意他们的动作,确定他们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正要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有纪清莲担忧的声音:“里面的病人是不是出事了?”

    唐宝忍不住勾唇,真巧啊!

    前后不过两分钟,这人就到了……说这是意外,她自己都不相信了。

    纪清连和自己的爸爸进来,看见他们都没事,纪清莲似乎有点愣住了。

    纪主任看着他们:“你们没事吧?”

    “没事。”

    “那就太好了!我们听到惊叫声,就赶紧过来瞧瞧。”纪清莲似乎是有点紧张:“没事就好。”

    唐宝眼神紧盯着她,老的有没有动手,她不能确定,可是这小的肯定是动手了。

    也许是察觉自己表情不对,纪清莲很快调整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余卿:“余小姐的脸色很不好,要不我给你检查一下?”

    “没事。”余卿指着隔间,一脸惊恐的道:“里面有蛇!”

    “什么?这里有蛇?”纪清莲一脸惊慌:“那你?你被咬了吗?如果被咬的话,要马上注射血清……”

    “她没事,”唐宝在这个时候插话了,表情轻松:“我自小跟着我爸妈进山采药,这蛇也能入药,闲着没事就是上山捉蛇玩的,什么蛇都见过。”

    她对着纪清莲笑了笑:“那种青蛇,还有眼镜蛇什么的,我拔了毒牙就当成宠物,挂在脖子上随便玩;你喜欢吗?你喜欢的话,我下次送你一条?这大热天的,这蛇在身上凉飕飕的,可舒服了……”

    妈啊,唐宝觉得自己都说的浑身快要起鸡皮疙瘩了,主要是她有心理阴影,因为自己在西北的时候遇到过一条大蟒蛇,还是白色的,当初吓得她都跪下了。

    现在她自己说着吓人的话,心里却想到要是自己被大白蟒给缠起来的画面,觉得自己晚上应该要做噩梦了。

    “……你如果喜欢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抓几条一起玩。”唐宝面带微笑,仿佛在说今日天气很好。

    纪清莲听着就感到浑身恶寒,她最怕这些东西了。

    而且她也觉得没有人会不怕这些东西的,这下想出了这法子,想要吓死余卿,或者是吓得她不敢再住下。

    只要她死了,刘主任就不能给她动手术了,也不会压着自己的爸爸一头了。

    只要她死了,边上的宋家也不敢动手术,刘主任也不会被大家传的神乎其乎的。

    只是她没想到唐宝会不怕蛇。

    这还是女人吗?

    她咬了咬牙,一口拒绝:“不用了,我怕蛇。”

    又盯着她,不敢置信的问:“你真的会抓蛇?”

    “对啊!”唐宝觉得自己和她要有难同当,有噩梦一同做。

    故作轻松的道:“我觉得玩蛇挺好的,还有今儿的是青蛇,这蛇最有灵性了,也很记仇呢?”

    纪清莲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飕飕的,勉强的笑了笑:“你别开玩笑了!”

    这唐宝不就是一个乡巴佬了,她都搞不懂了,她怎么可能这么厉害?这么大胆?

    这是哪个村子里出来的傻大胆?

    边上的两个军人可不是傻瓜,把她们的对话收入耳中,看着纪清莲的神色就有了深意。

    虽然这叫唐宝的小姑娘,说起谎话来眼也不眨一下,还一套一套的,把纪清莲忽悠得团团转,却也没有拆穿什么,反而是默默的回想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以后要多留点心眼。

    现在的他们是怀疑里面真的有蛇,可是却被唐宝发现扔出去了,她们两人先前也怀疑他们……

    纪主任却觉的无聊,招呼女儿:“我们先走吧!”

    纪清莲也回过神,赶紧跟着他走了。

    在她的心里,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完美的计划就这么夭折了。

    唐宝却去找了刘主任,关起门来说了一会儿话后,刘主任就点了几个护士过来把病房里都打扫了一遍,还把床单被套全都换了一遍。

    谁也没有再提起蛇,因为这里是医院,这要是引起恐慌就不好了,病人更需要安全清净的环境。

    现在他们没有证据,要是闹起来,不仅是打草惊蛇,还会引起动乱,只能私下解决。

    东方栎知道这件事情后,气的脸都绿了:“这也太过分了,她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

    唐宝一脸好奇的问:“你准备怎么做?我怀疑那个清洁工你们是找不到的了,因为有可能是她找来假冒的,现在我们没有证据,也不能把事情闹大。”

    “很简单啊!”东方栎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邪笑:“我不会把蛇送到她的办公室,我会把蛇送到她房间里。”

    “你想放十条八条蛇招待她?”唐宝摇摇头,对这个二师兄十分无奈:“你得注意些,不要闹出人命了。”

    东方栎用不满的眼神看着她:“你怎么为她说话?”

    “我是不想去警察局看你!”唐宝瞪了他一眼:“如果是我,我就不会选剧毒的蛇,换一些毒性小一些的,最好是看看医院里还有什么血清,这样可以随时救治。”

    虽然他职位不大,但是闹出人命太不好看。

    “什么?”刘主任和东方栎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妈啊,好可怕,这简直就是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

    他们都在心里发誓:以后坚决不会得罪唐宝。

    唐宝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我们是好人啊,就算不是好人,也要努力做个好人,这杀人是犯法的,我们不能做!”

    这也能算是好人?

    他们都能想到纪清莲崩溃的模样。

    东方栎深深的觉得自己的这个师妹惹不起,乖乖点头;“行,那我去准备一些小东西。”

    唐宝想了想,还是叮嘱了他一句:“血清也不能浪费,还是准备一些没有毒的好,免得浪费资源。”

    东方栎艰难的点了点头,觉得纪大小姐应该谢谢她。

    唐宝就愉快的回家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要到了,自己要回家看看凉席蚊帐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没。

    离殇和吴媛媛出去了这一趟后,相处起来倒是越发让人看不顺眼了。

    比如吴媛媛在看电视,离殇就会在边上看她。

    吴媛媛要是在做饭炒菜,离殇就会给她摇扇子,递毛巾,喂冰棍或者各种水果。

    要是吴媛媛在洗衣服,离殇就和她一起洗……

    唐宝觉得他们真不要脸,这不是刺激自己这个单身狗吗?

    她回去的时候,看见客厅里开着吊扇,吴媛媛在揉面团,离殇在剁肉,这才觉得顺眼一些:“晚上吃什么?饺子还是包子?”

    “你回来了!”吴媛媛看着她笑得很开心:“恭喜你考了年纪的第九名,晚上我们吃饺子好不好?”

    唐宝也不意外:“我对于临床方面确实不算很熟悉,这有第九名也不错了。”

    吴媛媛怕她习惯了第一名,这落下来心里会不痛快,正想好好的安慰一下她,就听到唐宝不在意的道:“反正我现在能看病赚钱了,就不和他们去抢奖学金了。”

    离殇斜了她一眼:“你不哭鼻子就好,要不要我给你指点一下你临床经验?”

    “老娘以后是搞制药的,这又不是拿手术刀的。”唐宝对他做了个鬼脸,起身对吴媛媛撒娇:“媛媛,我想吃烤饺,蒸饺。”

    “行,你饿了吗?”吴媛媛就喜欢她这样和自己说话,显得很亲昵,让她都有了自己多了个妹妹的感觉,看着她笑:“要不我先给你弄点烤饺?”

    “不用了,我先去冲个澡,再去睡一觉,辛苦我的媛媛了。”唐宝伸手在吴媛媛的脸上划过,看见她瞬间红了脸,忍不住得意的笑,还挑衅的看了瞪着自己的离殇一眼。

    离殇长叹一声,把肉当成唐宝剁,恨恨的道:“你以后离她远点,别被她带坏了。”

    吴媛媛斜了他一眼,不满的哼了哼:“你就不能让着点吗?她是你妹妹啊?”

    见了鬼的妹妹。

    离殇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继续剁肉,剁剁剁,让你调戏我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