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媛媛还是自己睡一屋,她回到房间把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海鸥牌的手表,还有一对金戒指。

    而唐宝给自己的红包里也有伍拾元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她拿了也觉得烫手。

    没过一会儿,离殇敲了敲门,就很自然的推门进来:“媛媛,怎么还不睡?”

    “你们六个人,两个房间能睡吗?”吴媛媛低声问:“要不要我去唐宝那挤挤,把房间让出来?”

    离殇摇了摇头:“不用了,现在玉郡和唐宝睡,肯定是有说不完的话,你会被吵死的。”

    “那个,”吴媛媛让他看自己的手表首饰和钱,紧张的道:“这也太多了吧?”

    她觉得这见面礼太重了,都能说是订婚礼了。

    离殇倒是一点也不以为意,顺手拿起女士的手表给她戴上,笑着道:“我早就想要买手表,这回倒是如愿了,我们以后好好的孝顺他们就好了。”

    把她戴上后,自己也利索的把手表戴上,满意的点头:“看着很不错,等明年我们结婚了,我再给你买自行车。”

    吴媛媛的脸都红了,娇羞的嗔了他一眼:“谁要嫁给你了。”

    “就是你啊,我就是喜欢你。”他快速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见她羞的脸通红的模样,觉得自己的耳朵也有点发热。

    不过,这感觉真的很不错呢,现在这里人多眼杂,他也不敢怎么着,可是一想到等过些天就能和她一起回老家了,这心里倒是忍不住就冒出了一些念头……

    “你,你做什么。”吴媛媛羞的往后退了两步。

    她虽然家境不算富裕,可是却因为只有她一个女儿,也是被奶奶和阿爹宠大的,自小没有什么太辛苦的劳作,长的也是娇小玲珑。

    原本她的肤色也不够白,可是这段日子吃的好,养的好,虽然小脸不算是健康红润的气血,但也是白白净净很惹人眼。

    此时白净的脸色染上红晕,眼带潋滟,小巧的唇瓣虚张着,紧张的气息就响在他的耳畔边,真是让她移不开眼。

    虽然在大家的眼里,吴媛媛只能算是面目清秀,可是这情人眼里出西施,对于离殇来说,自己喜欢的女孩才是最好看的。

    现在是天时、地利、人和,没道理送上门的诱惑,自己不下嘴的!

    自己可不是柳下惠。

    他忍不住缓缓地靠近她,面对危险都不曾紧张的他,此时手心已经发烫,浑身都是滚烫烫的。

    他虽然未曾开过荤,可是这种事却知道的不少,现在身体想要靠近她的欲望,再也忍不住。

    他的眼神唬地一跳,反射性的想推开他:“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你想我干什么?”

    他盯着她的小嘴,喉结滚动成了一个诱人的弧度,伸手撑着墙壁上,恰好把她虚困在自己的怀里,低声呢哝:“我们现在是对象了,我想亲你!”

    他目光中的侵略之意太过浓郁,吴媛媛都看明白他眼中露出来的迫切!

    可是他这么露骨的话,也闹的她小脸红的不能再红了,觉的自己浑身发热,她小手用劲地拍在他的手肘上,羞答答的低语:“闹什么!赶紧走啊!被人看见怎么办?”

    嘤嘤嘤,这男人的正直之气呢,怎么能这般的流氓样!

    要知道自己答应他后,他也从没有这么孟浪,最多就是蜻蜓点水的偷亲一下自己,现在自己才见了他的姨夫和姨,他就得寸进尺的想要和自己……

    她其实也不是拒绝,就是觉得羞涩。

    当然,离殇也只是宣告他接下来的举动,并不是征询自己对象的意见。

    对于他来说,这不仅是自己的对象,也是自己未来的老婆,这种行为其实很正常。

    要知道,因为他先前差点被人强结婚了,这心里对女人都觉得没啥意思,可是现在他却恨不得现在就已经结婚了才好。

    他压制不住心底的渴望,趁着她在羞窘之际,一手托起她低着的脑袋,见她羞答答的模样,低头就亲吻她细嫩火热的脸颊,最后准确地噙住她那甜甜的唇瓣。

    他的吻很温柔,也很生涩,一点点的吸吮,双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她纤细的身子搂在怀里。

    吴媛媛自己没有经历过这阵仗,可是在大学里的时候,也无意间看到过几回,现在轮到自己了,只觉得浑身都软了。

    他那高挺的鼻尖顶在她的脸颊,他灼热的呼吸,都让她又羞又怕。

    良久后,离殇这才满足地放开她。

    主要是他自己与喜欢的女孩这样亲昵一吻,直接将他身体潜伏这么多年的欲望全给勾出来了,

    要是再不松开她,难受的还是自己。

    怕吓着女孩,他只能恋恋不舍的松开她,见她憋地发红的小脸,羞涩的神情,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我们明年冬天结婚好不好?”

    “你,你回去啊!”吴媛媛喘气的同时,脸上的红潮怎么也无法消退下去,只能让他离开。

    可是又怕被人听到,这声音就压得低低的,听到他的耳朵里,就像是她在和自己撒娇一样。

    离殇还想趁着现在还残留着点暧昧气氛,做点啥。

    忍不住靠近她,细碎的吻就落在她的额间,眉心,脸颊上,正准备再和她亲吻一下的时候,吴媛媛杏眼颤了颤,脖子一缩,将小脸又埋进他的脖子里,羞恼的娇嗔:“你别闹了,快回去睡。”

    自己的唇可是真的禁不住他亲了,这傻小子亲的自己的唇都火辣辣的,她可不想被他亲破皮。

    “媛媛,我舍不得离开你。”没吻到她那柔软甜美诱人的唇,离殇干脆轻轻的啃咬着她的耳珠沙哑低哝:“我好喜欢你……”

    自己都觉得肉麻的甜言蜜语说了一大串,把吴媛媛听的羞涩的脑袋都抬不起来了。

    离殇见她脸蛋越发的红润可爱,真是恨不得一口吞了她才好。

    虽然,他一开始是因为吴媛媛做的一手好菜才开始对她有好感的,可是这相处下来,他却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孩,真的是太招自己喜欢了。

    不过,他也担心自己太孟浪,吓着她不敢和自己回去就不好了,最终还是没乱来,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的房间。

    至于梦里,他还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可是偏偏她还乖乖的任凭自己……

    第二天早上,吴媛媛一大早就起来做包子,还有煮稀饭,弄了个花生米,肉沫茄子,小鱼干,凉拌西红柿,拍黄瓜。

    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反正他准备的不少,却还是全都被光盘了。

    唐明远放下筷子,就看着吴媛媛笑:“你这孩子这手艺真不错,离殇以后有口福了。”

    吴媛媛羞涩的笑了笑:“姨夫夸奖了,大家中午想吃什么尽管说,一般的我都会做。”

    “这大热天的,哪能都让你做饭呢?”苏素也看着她笑了笑,又一一看过孩子们:“你们等下就出去好好玩吧,故宫,天安门,还有商场里,还有这边的公园都可以去走走,我们等下去医院看病人,中午大家都在外面解决了吧?晚上我们都让唐宝带我们去外面吃。”

    唐宝也劝他们出去走走,又让几个大的看着点。

    顾行谨他们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自然是想来京都开开眼界,而且觉得他们一家三口或许有话要说,也就很快离开了。

    唐宝笑眯眯的送他们出门,自己这才关了大门,回来和爸妈说起自己空间的变化。

    唐明远听到家里吃的蔬菜都是女儿种的,还是忍不住叮嘱她:“千万要小心,不能露馅,要是被人发现了,这关起了还是小事,就怕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对,”苏素也生怕自己的女儿不够警惕,虽然她心里也觉得自己的女儿很稳重,可是这当父母的,担心自己的孩子是天性。

    一家子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唐宝就起身道:“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吧?晚上请刘主任他们吃晚饭行不行?”

    “这是应该的。”唐明远看着自己的女儿,那是怎么看怎么满意,笑容满面的道:“没想到我女儿这么厉害,这都在京都挣了好名声,还买了房子,真的是好闺女。”

    “我原本还想着等你们来了,看看你们有没有喜欢的房子,也好再买一套。”

    唐宝有点可惜的叹了口气:“虽然我这半年赚了不少钱,也还有几根好人参,可是却不敢贸然出手,生怕引人怀疑。”

    唐宝有点期待的看着他们:“要不趁着爸妈你们来了,弄出两根去卖?我是想买门面房的,这样收租金就好,要是地段好,以后的房价能涨几十倍或者几百倍呢?”

    苏素摇头:“不行,京都不比别的地方,而且因为你的医术,现在肯定已经是招人眼了,先稳着点,到时候我们去一趟西北,或者是行谨那边,再拿出人参来卖,也更能说的过去。”

    唐明远赶紧点头附和:“你妈说的对,我们还是谨慎点好,钱财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现在够用就好。”

    又生怕女儿不高兴,柔声问:“宝宝,手里缺钱吗?我们这还有点,你先拿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