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拉着唐明远的手臂撒娇:“还是我爸心疼我。”

    又抬着下巴,很臭美的道:“我是你们的女儿,这怎么能缺钱呢?现在都有人慕名而来,说我是神医。”

    她一脸骄傲,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受之有愧,那小模样看在亲爸亲妈的眼里,别提多可爱了。

    唐明远是满脸笑意的夸着女儿,他就是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最好的。

    当然,普天下的亲爸估计都是和他想的差不多的。

    苏素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他们这父女互相吹捧了,虽然这听着也很顺耳,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得打击女儿一下,要不怕她飘到天上去:“神医啊,自己想生孩子还生不出来的神医?”

    “妈,你是我亲妈还是我后妈?”唐宝扑过去,就搂着她的脖子假哭:“揭人不揭短,你怎么能这样打击你的宝贝女儿呢?”

    对于撒娇这活计,唐宝是轻车驾熟,一点也没生疏。

    虽然她多了一辈子的记忆,可是自己是苏素生的,是他们用尽心力爱护着自己,这才能有自己的今天。

    他们护着自己长大,自己这辈子就要陪着他们到老。

    “松开,松开,热死了。”

    当然,苏素是亲妈,虽然一副嫌弃女儿的口气,可是却还是眉开眼笑的摸了摸女儿的脸蛋,摸了摸她的头发。

    母女俩亲密了好一会,苏素才开口道:“来,伸手,妈给你把脉看看。”

    苏素给唐宝把脉后,唐明远也给自己的女儿把了脉,觉得女儿身体没问题,两人就劝她不要急,不要给自己压力,毕竟女儿和女婿也算是聚少离多,这没怀孕很正常的。

    唐宝出门前还叮嘱他们:“我对外就说我们现在还年轻,不急着要孩子,爸妈你们可别说漏嘴了啊?”

    唐明远对于自己宝贝女儿的要求,那是千依百顺,笑着点头:“好嘞,我记住了,再说宝宝你确实还年轻,孩子的事情不用急。”

    苏素嗔了女儿一眼:“等去了行谨那边,我给他也把把脉,再给你们开个助孕的方子。”

    “好的,”唐宝搂着她的胳膊笑:“我觉得肯定是他的原因。”

    不是唐宝急着要孩子,她是生怕自己太晚生孩子会倒霉的赶上计划生育。

    不管男女,她是想自己能生两个孩子的,以后自己和顾行谨不能陪着孩子一辈子,有两个孩子,以后有事也有个商量的人。

    唐家三口来到医院。

    宋母先前就知道唐宝的爸妈都是中医,哪怕唐宝的医术很好,可是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名师出高徒,见唐宝的父母都给自己的女儿把脉,一家子还琢磨了一下药方子,感激的不行,约好中午请他们吃饭,不答应都不行。

    唐宝现在要是医生,那就要避嫌,医院规定医生不能和病患一起吃饭的一些制度,可是唐宝现在只是一个学生,自然就没什么关系。

    唐宝答应下来后,就去了隔壁看余卿。

    上回余卿房间里有蛇的时候,恰好宋母陪着女儿去检查,倒是不知道这一回事。

    可是唐宝现在每天来余卿的病房里,心里都会有点下意识的多看隔间一眼,心里琢磨着东方栎什么时候会对纪清莲动手。

    这边要给余卿针灸,唐明远就很有眼色的避开了:“我先去见见老刘。”

    他们之前在军区也算是说的上话,而且现在刘主任又是自己女儿的老师,自然就更亲近了。

    唐宝给余卿针灸后,自己又和妈妈研究了一下保心丸的方子:“这制药还是太麻烦了,最好是弄到一批机器。”

    苏素点头:“医院我们已经买下来了,这机器的事情,就先问问刘主任,看他有没有路子,毕竟这国外的东西,确实也不好买。”

    主要是买了厂房就花了一万捌仟元钱,他们手里也没什么钱了,这外国的机器有没有路子还是另外一说,这价格也不会低。

    他们之前在京都给军方配置止血药的时候就已经打探过了,这制药的机器老贵老贵的了,少说就是几万元,多的还要十几万,甚至更多,绝不是他们能负担的起的。

    余卿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不敢看自己身上的银针,听到她们母女的话,倒是心里一动,开口道:“婶子,唐宝,我先前在国外的时候,无意间就救下了个落水的小男孩,他的家族里就是做关于制药的机械这方面的,要不你们和我说你们需要哪一种?我过些天给你们打电话问问?”

    现在京都和海外的关系紧张,想给国外打电话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可以说是要经过国家允许的。

    唐宝有点迟疑的看着她:“会不会不太方便?”

    “没事的,我也不知道成不成,就是问问而已。”

    事实上,余卿也是很精明的人,她原本是打算让哥哥去国外的,免得这辈子就被自己给拖累了,那样这人情也就用的上了。

    不过,现在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威胁他们的人也不在了,他们也不会去国外了。

    而且,唐宝说是自己那封信让顾行谨破案立功了。

    可是,同样也是让他们兄妹借力打倒了刘家,说起来,也是唐宝的男人帮了他们。

    现在就算是自己没事了,可是因为他们先前做的事,估摸着就让一些人不痛快了,她觉得自己还是交好唐宝比较好一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用到他们了呢?

    唐宝道了谢,写下自家需要的机器。

    等离开病房的时候,苏素才有点吞吞吐吐的道:“宝宝,这机器要不少钱,我们家里的钱全都买了厂房了,要不晚一点再买?”

    “没事,我早就想好了,我这边可以借。”唐宝对她眨了眨眼:“我有一个很富有的二师兄,还有南宫月家里条件不错,您放心就是。”

    苏素这才松了口气,见四周没人低声和女儿商议:“要不把一些东西给出手了?我听说下现在不仅是要金器,连玉和字画也有人开始收了?”

    她心里还是不喜欢欠人家钱,主要是家里的地底,还有女儿的空间里,这些东西都不少,足足有二十多箱呢。

    “千万别,”唐宝赶紧阻止她:“现在卖了是白菜价,留着十年,二十年后,估摸着一样东西就能值百多万,这借钱不难,妈您就放心吧。”

    苏素见女儿舍不得,也就只好点头答应,

    母女俩去了办公室,唐宝看自己的爸妈和刘主任在说话,就悄悄的瞄了东方栎一眼,凑过去低声问:“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到时候你要不要一起去?”东方栎看着她低声道:“主要是就等欧阳航这个混小子算出最好的时机。”

    唐宝没想到他们这么迷信,连做坏事之前,都要算卦,可是想到欧阳航确实也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也没有多说。

    不过,对于他的邀请,她也一口拒绝:“不要,我过些天要去看我爱人,没空和你们玩那么幼稚的游戏。”

    “你也要走了啊?”东方栎叹了口气:“欧阳也要陪着他爷爷去一趟西北,离殇也说要回老家,就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的,要不你也带上我一起去吧?”

    唐宝知道他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是听到欧阳航他们要去西北,不知怎么的,这心里就是一跳,低声问:“他们去西北做什么?”

    “我也弄不清楚。”东方栎伸手顶了顶脑袋,皱着眉头道:“好像是有几个人一起去的,说是去外面走走。”

    “哦,我抽空问问他。”唐宝倒是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玄乎的事情,主要是欧阳家是神棍一样的存在,谁知道是不是去寻什么机遇?

    唐家三口在午后回到家,就赶紧打开吊扇,唐宝从空间里拿出来一堆的蔬菜,又弄出一些西瓜,香瓜什么的。

    毕竟她的空间里一天就能抵外面十天,这些东西现在成熟的太快了。

    又把小白给拽出来,给自家爸妈献宝。

    苏素仔细的打量着小白,要不是女儿不会哄他们,他们是怎么也没觉得这小奶狗是狐狸。

    “你也少种点蔬菜,这也太浪费了。”苏素听了女儿空间,还是叮嘱她:“多种些草药什么的,以后这也用的上。”

    唐明远切开了一个大西瓜,递给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自己咬了两口就笑着夸:“我女儿真厉害,能种出这么大,这么甜的西瓜。”

    苏素瞪了他一眼:“亏你说的出口,在你心里,你女儿还有不好的地方吗?”

    “妈妈,你怎么能威胁逼迫爸爸说谎呢?”唐宝很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的感觉,很臭美的道:“我本来就没有不好的地方啊!”

    唐明远还赶紧点头:“嘿嘿,是呢,我家女儿就是好。”

    苏素心累。

    自己安慰自己:算了,他们父女也就在家耍耍嘴皮子,在外面还是知道收敛的,自己就当成没听到好了。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来了敲门声。

    唐宝赶紧去开门:“来了,谁啊。”

    按说,这些孩子们都是精力旺盛的不行,这不到四五点钟是不可能回来的啊?

    她打开门,还真的看到了熟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