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是拎着袋子的贺玉杭,贺玉欣姐妹,还有俊美如玉的封安,另外还有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

    “唐姐姐,我来看你啦。”贺玉欣抢先抱住唐宝一脸的欢喜。

    虽然这已经很久没见,可是小姑娘一点也不陌生的举动,还是让唐宝觉得欢喜,搂着她和大家打了招呼,就笑着道:“赶紧进去坐坐,你们来怎么也不提早说一声啊?”

    “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贺玉杭看见了客厅门口的唐明远,也赶紧招呼:“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唐明远笑着点头:“昨儿来的,你们赶紧进来坐。”

    大家来到客厅坐下,这大热天的,自然是没有什么比西瓜更招人喜欢的。

    贺玉杭一口气吃了两块西瓜,这才拿出帕子擦了擦,看着他们笑吟吟的道:“我觉得运气真好,我们这是来看病的,恰好你们都在。”

    唐宝打量了一下她的气色:“我看你身子挺好的啊?”

    贺玉杭看着她,一点也不扭捏的笑了笑:“我还没孩子呢。”

    “你才结婚多久?”唐宝听到她的话,觉得很心塞:“你急什么?现在厂里不是忙吗?”

    贺玉杭瞄了自己的男人一眼,见他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倒是微微红了脸,拉着唐宝的手撒娇:“我就急了,你为什么还不急。”

    喵了个咪,谁说我不急?

    我急的快要上火了。

    不过,脸上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很淡然的道:“我还在读书呢,急什么急?”

    贺玉杭给他们介绍了一下自己带了的男女:“这是我爸爸的朋友,他们先前有过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可是都夭折了,金姐和姐夫就想再要个孩子,可是医院里检查出来的结果也不好,吃了很多的中药西药,看了不少医生,可是这就是怀不上孩子,还请婶子和唐宝替他们调理一二。”

    金少城微微红了脸,按着他是觉得自己过继弟弟家的小儿子也没事,可是自己的老婆死活不愿意,而且在听到贺家的罗薇也怀孕了,就一门心思的想再生一个。

    这一回,因为他不愿意,老婆连离婚都说出来了,他这才无奈的来了一趟。

    幸好,唐家的人都没有用异样的眼神看他们。

    唐宝和苏素给他们把脉后,都沉吟了很久。

    金姐看她们母女俩的脸色,见她们不说话,吓得脸都变的煞白了“,哆嗦着问:“我,难道我命中注定没有办法做母亲,一生也不能圆满妈?我这是做了什么孽?”

    苏素回过神,很温和淡然的看着她:“你别急,我们也要琢磨一二,才能确定什么方子适合你们调理身体啊?”

    金姐听到这,这才不好意思的连连道歉:“对不住啊,是我太急了,我这还以为……”

    其实,母女俩也都觉得她现在已经三十六了,这身子还有点损伤,就算是吃了药调理了,这怀孕的概率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唐宝的眼神扫过男人的手,也开口道:“这位大哥的脾胃和肺都不大好,平时也喜欢抽烟喝酒是不是?以后都要戒了。还要大嫂应该是落过水,现在还有点宫寒,以后也要忌口,冰的东西不能碰,冷的东西也要少吃,还要……”

    唐宝越说,那夫妻俩的脸色却越是惊喜,不住的点头。

    等唐宝说完,金嫂子这才激动的道:“哎呦,妹子你说的太对了,你们这可真是神了,这啥都能知道,这是不是能看好我们的病啊?我是不是还能生孩子啊?”

    “能不能生孩子我也不敢保证。”

    唐宝看着她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赶紧道:“不过我帮你们调理一番,这身体好了,才能怀孕是不是?要是你们愿意,那就先准备吃三个月的药!”

    她见他们紧张的神色,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要是半年后还没有效果,我们就真的没有什么好法子了。”

    “行,我们吃药。”金嫂子心里也不愿意喝那苦的让人没有食欲的中药,可是她还是想再拼一回,而且唐宝虽然年轻,却把他们身体不足之处都说了出来,让她的心里又有了几分希望。

    她和自己的男人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很自然的有了男女之情才结婚的,可是儿子贪玩被毒蛇咬死,女儿又下水玩的时候溺死,哪怕他们夫妻恩爱,现在也觉得膝下空荡荡的。

    男人也用力点头:“我都听唐医生的,就算是以后不能有孩子,这身体调理好了,也是好事。”

    他原本也不喜欢喝酒抽烟的,可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女儿没了,他又不能像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这才忍不住用烟酒来麻痹自己。

    其实,这两年老婆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他是真的想放弃了,也在私下里暗暗劝过她,不要钻牛角尖。

    不过就跟男人心疼她一样,她也想给自己男人生个孩子,她知道他也很内疚没有把孩子留在身边,而是送到了乡下,一直觉得是他自己的错。

    有时候,都已经是半夜三更,可是自己身边的男人还是睡不着,悄悄的下床去书房看着孩子们的照片抽烟。

    他的叹气声,让她心里也酸涩的要命,这才离开自己喜欢的邮政单位,一边开店挣钱,一边求医问药,想要再生个孩子。

    金嫂子此刻听到自己男人的话,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老金,这孩子已经成为我们心里的执念了,我们再试这一回,要是还不能有孩子我也认命了。”

    “好,”男人看着不算特别漂亮的老婆,却觉得此刻的她把心里的委屈和不甘都哭了出来,内敛的汉子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眼角泛红,却还是和温和的道:“没事,哭出来就好了,这些年委屈你了。”

    金嫂子觉得自己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这心里倒是舒坦多了,接过男人递给自己的帕子抹了抹脸,见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倒是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问:“他们去哪儿了?”

    男人满眼温柔的看着她:“没事,贺家姐妹去休息了,唐医生他们在药房里琢磨药方子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