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拿着贺玉杭递给自己的账本粗粗看了一下,注意力就在两张存单这里了,每张都有伍仟面额,让她眼睛都亮了起来:“不错啊,你们夫妻可以啊,我以后就靠你们养了。”

    “这点钱才是你当初投进去的本钱,你的分红总共是两万陆仟多,可是我还想再买机器,这才先借用一部分……”封安解释了一下,真挚的感谢她:“没有你的支持,就没有我们的今天,这里面有你的一份功劳。”

    “看你们说这么见外的话,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贺玉杭嗔怪的瞪了他们一眼,自己拉着唐宝唠叨厂里的事情:“现在看我们这赚钱了,人家也跟风了,原本只是两个厂,现在都已经是八个厂了,外面的市里也有人开始跟风,我估摸以后还会更多……”

    唐宝察觉到他们担忧的心情,笑了笑:“想要屹立不倒,就只有一个要求,质量要过关。”

    “只要质量好,别说是八个竞争对手,就是八百个你也不怕,再者你爸还有你大伯认识的人多,可以按着我给王家人的供货方式供货。”

    “当然,这人品也是至关重要的……”

    前世今生,唐宝自己都算不上是女强人,可是她的记忆里还是留着两个女儿有时候讨论公司里的事情,自己好歹也是有点耳濡目染的。

    封安平时不爱说话,此刻却问了些自己现在不懂的供货方式和合同什么的。

    贺玉杭听他们说完后,眼睛一亮,搂着她的胳膊撒娇:“唐宝,你给我们做一份计划书好不好?我就觉得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可是我怕自己记不住。”

    唐宝无奈的推开她,俏皮的道:“行了,真是怕你了,对我也用上美人计。”

    “我就不松开……”贺玉杭心里很开心,自己和她虽然大半年没见了,平时也只是每个月打几个电话,可是却还是觉得很亲近。

    唐宝和她笑闹了一会,这才问起她爸妈的身体,看时间不早了,就请他们一起去吃晚饭。

    贺玉杭一听到他们是准备去外面吃,倒是有点犹豫:“不用了,我们先回去吧?”

    “没事,你们不是准备在京都弄个店面吗?正好去认识一下人。”唐宝晚上请的是刘主任和东方栎,还有欧阳航他们这些人,倒是都很熟悉,不担心他们会有意见。

    至于为什么请欧阳航,那是因为唐宝很好奇他们要去西北做什么?

    诸葛家的饭店还在装修中,预计是要到十月才开业,唐宝他们就去了东方栎推荐的一个饭馆,他已经订了两桌。

    金家夫妇自然是先回旅馆,要等唐宝他们配好药才带回去。

    封安和贺家姐妹就跟着一起去吃晚饭了。

    东方栎很是长袖善舞,又顶着唐宝二师兄的身份,倒是很快和他们熟悉起来,一顿晚饭吃的很是尽兴。

    刘主任和唐明远还有封安他们喝了几杯酒,晚饭后就各自回去了。

    唐宝家现在是住不下贺家人了,不过,贺玉欣却没有和姐姐姐夫去旅馆,决定留在唐宝家和吴媛媛挤一挤。

    顾宁谨他们早就想去逛夜市了,吃了晚饭后见唐宝和东方栎有话要说,一大伙年轻人就浩浩荡荡的去夜市了。

    包厢里只剩下唐宝和欧阳航,还有东方栎。

    东方栎蛊惑唐宝:“小师妹,晚上和我们一起去吧?让你看好戏。”

    唐宝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反倒是很有兴趣的看着欧阳航问:“欧阳,你们去大西北做什么?什么时候走?”

    最让她觉得奇怪的是,欧阳航的身上沾染了一些木灵气,让唐宝觉得很奇怪。

    “我们后儿就要走了。”欧阳航心里惦记着自己晚上要去吓人,晚饭的时候连酒都不敢多喝,只是喝了瓶汽水,现在见唐宝这么关心自己,心里倒是有点奇怪。

    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道:“这回是跟着申屠老太太一起走,还有吴瞎子胜算,说是西北可能有什么大机遇。”

    唐宝好奇的问:“你家也算是神算吧?既然说吴瞎子是神算,那申屠老太太又是做什么的?”

    “吴瞎子是摸骨的,我家是算卦的,申屠家是能看到人的气运。”欧阳航也不隐瞒,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她。

    东方栎诧异唐宝那淡定的表现,迟疑的问:“唐宝,你不觉得这很不科学吗?”

    这哪里是不科学,简直要用玄幻来说明了!

    但是唐宝自己都有空间和九尾狐,对于这摸骨,看气运什么的,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不都说高手在民间吗?再者这里是京都,这能人异士肯定不少,有啥好不科学的?”

    又看着他揶揄的笑:“倒是你一边相信‘粽子’,一边相信科学,小心脑子用过度,人都变成精神病。”

    东方栎一脸神气的看着他们:“你们这些凡人不懂我这天才的脑瓜子……”

    唐宝现在很好奇他的木灵气是从哪儿沾染来的,心里就像是猫爪子在挠一样,好奇的问:“欧阳航,今儿我好像在外面商场里看见你了?”

    “你看错人了吧?”实诚的欧阳航没发现唐宝在套路自己:“我早上就陪着我爷爷去了申屠家,在她家吃了午饭才和爷爷回家,睡了一觉就去找东方了,绝对没有去商场,肯定是你认错人了。”

    东方栎若有所思的瞄了唐宝一眼,也没多说什么。

    唐宝喝了口茶,很淡定的道:“哦,那可能是我看错了。”

    欧阳航对她笑了笑,也不好意思嘲笑她眼神差,自己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快八点了,低声道:“我们现在就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唐宝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一脸的惊讶:“什么?现在就走?这个时候人家还没睡呢?你们就这样去做坏事真的好吗?”

    “是我们,别把你自己的撇出去。”东方栎起身,曲指弹了弹她的脑门:“再说我们又不是去做什么坏事,何必要等到三更半夜呢?赶紧起来,走了。”

    唐宝听了只能呵呵,你们这商量着给纪大小姐的房间里放蛇,这还不叫做坏事?

    难不成你们觉得这种事还能是好事吗?

    欧阳航生怕唐宝误会,低声解释:“你别怕,东方大哥心地善良,给她准备的都是没有毒性的,就算是咬了,也就是疼一会而已。”

    好吧,唐宝现在才知道,欧阳航也不是个善茬,要不怎么可能夸东方栎‘善良’呢?这简直就是魔鬼好不好?

    ……

    正被人惦念着的纪清莲,此时心情亦是极度不爽。

    特别是想到东方栎就算在医院看见自己,也是视若无睹,一点也不念着他们以前的夫妻情分。

    每一次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说话,让她都恨不得把那些个贱女人给杀了!

    特别是余卿和宋霏霏这两个病人,让她总觉得她们和东方栎之间有点什么。

    虽然她也没有证据,可是女人的第六感,却还是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

    特别是自己布置的局,会被余卿给破了,这让她的心里很不满。

    而且唐宝还吓她,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让她的心里很不爽。

    在她看来,唐宝这个女人不过是个小村姑,哪有什么本事?无非就是嘴巴甜,这才攀上刘主任,现在能变成了东方栎的师妹。

    想起来就让她恨不得弄死唐宝。

    可是,她也知道,唐宝的男人在军队里好像混的还不错,这让她也不敢贸然下手。

    “哼,这仇,我绝对要报回去!”纪清莲心底忿然,琢磨着自己怎么收拾他们。

    纪清染来到姐姐的房间,她一进门,就看到她不愉的脸色,好奇的问:“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生气啊?”

    “还不是因为担心医院里的事情。”看到妹妹回来,纪清莲自然不会和她说实话,而是一脸担忧的叹息:“刘主任这一回要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开刀,这要是成了,医院里就只记得刘主任,谁还会记住我们爸爸?”

    纪清染没想到自己的姐姐这么关心爸爸在医院里的地位,倒是叹了口气:“那怎么办?”

    又像是自我安慰:“没事的,说不准刘主任这一回手术失败了,反正他的名声原本就不大好,好大喜功,没有把握也会开刀,对病人不负责任。”

    纪清莲眼里带算计的瞄了她一眼,想了想,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希望如此。”

    又看着妹妹问:“你来做什么?怎么还不睡觉?”

    “我房间里的风扇坏了,晚上就和姐姐你一起睡吧?”纪清染上前搂着姐姐撒娇:“等你结婚了,我就没机会和你一起睡了。”

    “好,那我们一起睡吧。”纪清莲想到申屠老夫人说自己这段时间的气运不大好,要多和妹妹在一起,这才能借了妹妹的气运,躲过这次祸事,也就笑着留下了妹妹。

    “我先去上个厕所。”纪清染有点郁闷的起身:“晚上西瓜吃多了。”

    纪清莲的房间里有着独立的厕所,她自然不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上厕所,等到上前推开门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傻了,忍不住放声尖叫:“啊啊啊……妈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