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眉曙蛇,王锦蛇,玉斑锦蛇等十几条蛇觉得很愤怒。

    它们都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在山林里头待着,为什么就被人类给关到了木箱子里,还不给吃的,饿了它们两天,还不把它们放回去,反而又把它们给偷偷摸摸的放到了别人的卫生间里。

    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好吃的,它们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家去。

    要是蛇会骂人,早就开骂了。

    它们怕自己的肉变成别人的盘中餐,正在琢磨自己该怎么回家,可是没想到有人打开门就发出尖锐的叫声。

    那叫声实在是太难听了,让蛇都听不下去了,气急败坏之下,就对着大喊的女孩嗖的窜了过去,张嘴就咬。

    虽然它们没有毒,可是这咬人还是很疼的。

    而且它们也能保证自己的小牙齿很厉害的,能让人疼。

    “……妈啊,救命啊,有蛇……”纪清染觉得自己的双腿疼的要死,而且蛇那冰冷滑腻的身子柔软的缠在她的大腿小腿上,让她整个人都快疯了,发出凄厉的大喊声。

    纪清莲看见了,也被吓了一大跳,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也大喊救命。

    不过,她自己也不敢靠近,又怕妹妹过来,自己跳下床就往楼下跑,在楼梯口撞见了爸爸妈妈,浑身都软倒瘫在地上,惊慌失措的道:“我房间里有蛇,快去救妹妹……”

    纪主任眉头一皱,快速的往大女儿的房间里跑。

    纪夫人虽然是一脸害怕,却还是顺手拎了扫帚进门。

    纪主任是医生,看见吓得尖叫的的女儿腿上的蛇是没毒的,赶紧上前徒手捏住蛇的七寸,把三条蛇都给扔出去,这才拉住女儿道:“好了,别喊了,亏你自己还是医学院的学生,不知道自救吗?不知道黑眉曙蛇,玉斑锦蛇都是没毒的吗?”

    纪清染现在哪还记得这些,不过听到自己爸爸的声音,这才放松的晕了过去。

    纪主任瞪着后面畏畏缩缩,脸色难看,不敢上前来的老婆,皱眉道:“去打电话,给公安局打电话,报案,让他们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天确实是蛇最活跃的季节,可是自家这突然之间出现了十几条大蛇,这就是很不正常了。

    虽然这是没有毒的,可是却把自己的女儿差点吓死了,他绝对不会饶过害自己女儿的人。

    外面的纪清莲是不敢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了,

    哪怕自己的爸爸告诉她那些都是没有毒的,她也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不过,她的心里却怀疑是余卿和唐宝做的。

    她觉得这就是她们对自己的报复。

    可是她不敢和自己的爸爸说自己的怀疑对象,这就会牵扯出自己让人在余卿的病房里放毒蛇的事情。

    纪主任自己也是杰出的医生名,自然是知道怎么救治晕过去的病人,用手指在小女儿的人中上用力掐了好几下,纪清染这才睁开眼睛。

    然后,被蛇咬的疼痛,还有恐惧,就让她再一次的忍不住放声凄厉的尖叫,还从床上蹦起来,抱着自己的妈妈就浑身发抖的尖叫:“妈妈救命啊,房间里有蛇……”

    “好了,好了,没事了,那些都是没毒的。”纪夫人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小女儿的尖叫给震聋了,见她浑身发抖的可怜害怕惊惧的模样,也是心疼的要命:“是谁这么恶毒?查出来绝不能让他好过,一定要让他把牢底坐穿……”

    纪清莲也坐在宽敞的客厅里,哪怕爸爸说这里没有蛇,她也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担心害怕,滴溜溜的眼睛四处张望,生怕在自己没注意的时候,不知从哪儿窜出来蛇咬自己一口。

    公安很快就来了,四处搜查后,问他们是什么情况?问他们最近有没有得罪人……

    纪清莲一脸害怕的坐在沙发上,脸色惨白,无助的眼神看着他们,却还是一脸楚楚可怜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和人结怨啊!呜呜呜……”

    ……

    东方栎的小汽车停在纪家的后面,这里比较偏僻,也没有路灯,等听到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这才开车离开。

    唐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瞄了开车的东方栎一眼,带着点感叹的道:“这下她们能安静一段时间了,你就不怕纪清莲怀疑你吗?”

    “不会,她这种人很要面子,绝不会承认她自己先前放蛇对余小姐不利。”东方栎带着点讥诮的笑了笑:“纪主任都没自己的女儿狠毒,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要是他把争强好胜的心思分一点到家里,也不会到现在还没发现。”

    欧阳航坐在后面觉得冷清,就凑过来说话:“反正这蛇是我偷偷去抓来了,又不是买来的;而且我算过,那个时候对于我们很有利,神不知鬼不觉,绝对不会被发现。”

    “行啊,你可真是行家啊?”唐宝对他是刮目相看,能把算卦融入到这做坏事上面,也真的是人才啊。

    欧阳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带着点谦虚的道:“一般,一般,我现在就想自己什么时候能逮着只小妖精好好研究研究,琢磨琢磨。”

    又很兴奋的对他们道:“原来京都真的有妖精,我上回在学校里就遇到了一只很小的狐狸精,可惜的是被那狡猾的小东西给溜了,要是下回被我逮住,我肯定不会让那小狐狸跑了,我特意去找张天师给我画了几张定妖符……”

    唐宝听的津津有味。

    原来帝都确实是藏龙卧虎之地,这天师,神棍,还有看气运的,摸骨的,算命的奇人异事不少,幸好自己一直很低调,没有乱用空间,也没有乱卖药材,应给没有被人盯上。

    她好奇的问:“欧阳,你怎么认识这么多厉害人物?”

    她现在就想记清楚这些不能招惹的人,自己好避开他们,免得被人家看穿自己的底细什么的。

    而且有些手段防不胜防,她也担心自己会中招。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人年纪都不小了,我爷爷和人家也算是很多年的交情了,我怎么会不认识呢?”

    欧阳航说完,有点可惜的叹息一声:“可惜现在他们这一辈被先前那些年的动乱给吓着了,而且现在还在嚷嚷着破四旧,不要迷信,他们也很少愿意出来走动了。”

    东方栎听出他话里的失落,笑着安慰:“酒香不怕巷子深,你好好学,说不准过几年这政策又变了呢?”

    “就是,说不准以后人家请你去捉妖除魔,一出场就是几千几万几十万,说不准还会被很多人惦记上。”

    唐宝赶紧摇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你会被很多化成美人的妖精惦记上,每个妖精都想灭了你,免得你去灭了他们。”

    东方栎一边开车,一边听他们斗嘴,忍不住笑。

    欧阳航瞪了唐宝一样:“你就不能盼着点我好的事吗?”

    又看着她问:“你也相信这世上有妖精对不对?也觉得妖精们会化形?”

    “这世上,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就算是有妖精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世间万物,存在即是合理。”

    唐宝说完,还回头看着他叮嘱:“你要是去西北遇到了蛇妖,我也不会奇怪。”

    不知怎么的,听到他们说要去西北,唐宝的心里就很自然的想起那大白蟒,毕竟当初自己是看着大白蟒渡雷劫的,就是不知道大白现在化形了没有。

    按着小白的说法,大白是没有害过人,这才能渡劫。

    现在唐宝就希望大白能避开欧阳航他们这些人,免得双方有冲突。

    欧阳航觉得唐宝是在打趣自己,觉得她是因为今晚上他们把蛇放到纪清莲的房间里,这才无意间说起蛇妖,忍不住笑呵呵的道:“我还是更喜欢狐妖,不过,要是没有狐妖,蛇妖也不错啊。”

    唐宝只能呵呵,心想,要是你真的遇到了大白,你就不会觉得大白不错了。

    毕竟就凭他这身板,大白就算是把他一口吞了,也一点也不费力,完全只能是开胃的点心。

    “反正出门在外还是小心点好。”唐宝还是挺喜欢这个朋友的,忍不住叮嘱了他几句,又问起关于申屠家是怎么看人气运的。

    东方栎开着车,听他们一路胡扯,心里总觉得唐宝现在好像对这些也别感兴趣。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心里反而觉得这是小姑娘喜欢听这些奇闻怪事什么的,就像是他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山海经那些神话故事一样。

    等车停在唐宝家的巷子口,东方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唐宝,余小姐和宋小姐的手术会没有问题的,对吧?”

    “我相信你和老师能顺利完成手术。”唐宝听到他提起余卿和宋霏霏的事情,也严肃起来:“可惜我只能调养她们的身体,却没有什么特效药,其实我们都知道,任何的手术都存在危险的,是不是?”

    东方栎吐出一口气,拿出香烟点上,吸了口,吐出口烟圈,这才笑了笑,自嘲的道:“我很久没遇见这种大手术了,还是一下子就两台手术,自己都觉得压力有点大。”

    之前,唐宝就悄悄的和他说了,余卿有喜欢的人,让他忘记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