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栎吐出一口气,拿出香烟点上,吸了口,吐出口烟圈,这才笑了笑,自嘲的道:“我很久没遇见这种大手术了,还是一下子就两台手术,自己都觉得压力有点大。”

    之前,唐宝就悄悄的和他说了,余卿有喜欢的人,让他忘记她吧。

    他虽然有点喜欢她,却没有到非卿不娶的地步,相反,他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越发懂得夫妻之间最要紧的就是不能勉强。

    可是,现在要给她动手术了,还是让他心里忍不住多想。

    唐宝笑着摇头:“回去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我先回家了,再见。”

    她说完就下车,顺手关好车门后,对他们挥了挥手,自己就往小巷子里走。

    东方栎还是很绅士的,一直亮着车灯,等唐宝进门后才开车离开。

    唐宝回到家的时候,苏素和唐明远已经睡下了,顾宁谨他们都还没回来,她自己去洗了个澡,就去厨房的冰箱拿了根棒冰,来到客厅里想给顾行谨打电话。

    可是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觉得这个时候顾行谨也不会在办公室,觉得自己还是明儿再给他打吧。

    苏素可能听到开门声,起来看着女儿还在吃棒冰,瞪了她一眼:“你少吃点冰的,行谨八点多的时候打电话来,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唐宝咬了口棒冰,看着她了笑:“嘿嘿,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就是问我们什么时候过去,还问候了一下我们。”苏素说完瞪了她一样:“你也回来的太晚了,像话吗?估摸着他还在等你电话,说几句好话。”

    说完自己就回房,免得自己在,女儿不好意思和女婿说亲密的话。

    唐宝对她讨好的笑了笑:“妈,我知道了。”

    她快速的啃了棒冰,这才开始打电话,一打过去才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来了:“喂……”

    “老公是我啊。”唐宝听到他的声音,就开始甜言蜜语:“我好想你啊。”

    顾行谨放下手里的笔,听到自己老婆的话,忍不住翘了翘嘴角:“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应该是十五号左右。”唐宝因为欧阳航的话,心里其实也想去西北一趟,可是也知道顾行谨是想自己早点过去的,就半真半假的道:“我今儿在东方栎和欧阳航的身上发现了木灵气,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一些。”

    顾行谨闻弦而知雅意:“你这是想在京都多留几天吗?”

    “也不一定,我心里其实很想早点来看你……”唐宝说了些甜言蜜语,最后却叹了口气:“不过,我想和爸妈去一趟西北,不仅是想去弄一些药材种子。主要是我听说欧阳航和他爷爷要去,还有一个算命的,还有一个会看气运的,我总觉得西北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顾行谨听到老婆的话,哪怕他的心里是不愿意唐宝去西北的,可是却也不想勉强她,沉默了一会,才道:“你们想去就去一趟吧?不过要注意安全。”

    “好哒,我好喜欢你,老公。”唐宝继续甜言蜜语,美丽的杏眼里却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嘿嘿,大西北,我来了,希望我这一回有很多收获,不过,大白就不用巧遇了。

    顾行谨和老婆说了十几分钟的电话,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

    他回来确实是升到了副团长,可是这忙的事情也更多了,要准备十月的大演习,演习胜利了才能有去出任务的机会。

    出任务虽然有避免不了的伤亡,还有不知道的危险,可是却也表示有军功。

    在部队里,想要向上爬,就要军功。

    他挂了电话就继续看一些训练的记录,反正自己的老婆不在,他回去也只是睡个觉。

    而在演习前,他要先制定自己管的连队里的训练计划,这负重要加二公斤,虽然一开始大家会觉得难熬,但是坚持一下,他觉得自己手下的兵还是能过的。

    还有射击要求,潜伏、和一些体能训练全都要提高一些,反正他是自己亲自带队,虽然辛苦点,却也能锻炼自己。

    唐宝不在部队里,他自己也懒得在家烧吃的,第二天的早饭是去部队食堂吃的。

    随后亲自带队出去训练,还招呼自己队伍里的精兵们挑战。

    不说他底下的精兵,便是连长们也是一身功夫不容小觑。

    顾行谨觉得唐宝把自己的身体调理的不错,自己的体能明显是很不错,也不怕掣制不住这些手下。

    他接受了五个连长的挑战,底下的人看见他们互相对打起来,全场轰动了,都看的目不转睛。

    顾行谨把手下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才罢手看着他们开始训练。

    等到十点多的时候,他才带队回到基地解散,自己浑身也是汗水和泥土,就回去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顺势把衣服洗了,这才准备去食堂吃午饭。

    他走在路上,有认识的人和他打招呼,他也是点头示意,却在拐弯处,差点撞上一个低着脑袋,穿着白底蓝花的裙子姑娘,在要和她撞上的时候,他赶紧快速的避开,皱眉道:“同志,别不看路。”

    此时,顾行谨板着的脸都漆黑如墨了。

    心里却在暗骂这女人肯定是脑子有病!想碰瓷,也该先打听打听自己是什么人。

    “对不起啊,我,我是文工团的。”叶秋玲抬起自己俏丽的脸,含羞带怯的看着他俊朗的五官,心里很满意,深怕他误会自己,扬着手里的几叠文件道:“我这是送建军节上要表演的节目,在琢磨节目的顺序,这才没注意看路。”

    顾行谨也不想和她多说什么,只是冷漠的点了点头,就大步离开了。

    他心里对于文工团和新成立的女兵团,是真的觉得没有存在的必要,可是这又不是他能说了算的,自能是眼不见为净了。

    叶秋玲没想到顾行谨就这么走了,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即咬了咬唇,这才不满的离开,这心里却在琢磨,自己下一回该怎么和他巧遇好?

    文工团虽然才来了几个月,可是文工团里面的好几位姑娘都已经在这找了对象,无一例外的是,她们找的对象年纪都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