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年代的人,虽然物质贫乏,但大都人的内心安稳,欲望不多,要求也少,虽然大都还是媒妁之言,却也是吵吵闹闹的生儿育女,磕磕绊绊的互相扶持,这一辈子就是这么过的。

    可是这两年有一部分人挣钱了,这猛然之间富裕了起来,人心就开始浮躁,就开始想着追求更好的,或者是自己曾经想得到却得不到的。

    这样怎么看对方也就不满意,心里总是觉得别人的老婆更漂。

    有些没有自制力的人,就不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总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还不够多,想要更多。

    偏偏由于军人的特殊职业,都是聚少离多,有些人在家没有孩子,又没有男人陪着,这耐不住寂寞,就起了别的花花心思,嚷嚷着要离婚了。

    虽然现在对军人婚姻有特别设定条文保护军婚,刑法上也有破坏军婚罪。

    非军人与军人结合的婚姻在法律上一般都是偏向保护军人一方的权益,可是军人们都觉得既然家里的女人已经有了别的心思,那强扭的瓜不甜。

    闹起来自己的头顶上绿油油的也不好看,这也没脸,一般都不会勉强。

    这边是特种部队,可是这军中的爷们年纪大了还没结婚的,或者是结婚后,又在这两年离婚的也不少,政委他们为了这些老光棍也是操碎了心,这才有了文工团,这段日子通过政审也让几位光棍有了对象。

    为了增加大家相聚的日子,今年上半年就多了家属区,和军属区的距离有点远,免得摩擦太大……

    不过,叶秋玲却不是惦记着顾行谨的人,她是接到命令一定要拆散顾行谨和他的爱人。

    而且,她也知道,不仅是自己来出任务,还有两个女人也过来了,就是为了申屠家大小姐说他身上有浓郁的木灵气,这要是能和他在一起,说不准就能有很大的好处……

    顾行谨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他现在只盼着自己在进一步,只要自己的职位是团长,那就能配车和勤务员了。

    当然,他现在主要就是想有车,这样自己就能带着老婆,去她想去的地方。

    因此,他是很忙,却干劲十足的想要出人头地。

    ……

    唐宝也很忙,她和爸妈还有杨毅他们忙着吃京都的美食,也忙着逛商场,压马路,抽空还要去医院针灸,还要换方子,真的是忙的她恨不得日子能长点,再长点才好。

    时间一晃就到了7月11号,刘主任和几位助手先是给余卿做手术。

    当然,刘主任的助手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东方栎现在的能力,那还真的只是在边上打酱油的,可是不能否认能看到这种手术,对于提升自己的医术是很有利的。

    他也知道,要不是自己的老师是刘主任,他想进来打酱油都轮不着,不仅是京都十几个医院的主任医师和精英在手术室外面等着,就连别的省里医院也有主治医生过来在外面凑热闹。

    唐宝和自己的爸妈也在外面等着,原先按着刘主任的意思,是想让唐宝也进去的,她去不想见那血淋淋的场面,借着晕血的借口留在外面,是为了手术后面的调养。

    手术虽然很重要,可是就算是手术顺利,这后面的调养也要很小心。

    刘主任心里觉得自己‘留一半’的外号真的很冤枉,要是自己开刀后的调养能跟上,自己就能保证死的人能少一半。

    这先天性二尖瓣狭窄的手术起码要好几个小时,唐宝就干脆带着爸妈去宋霏霏的病房里蹭吃蹭喝。

    今儿南宫月也和婆婆来看望宋霏霏,因为她明儿就要手术了。

    南宫月先前就听唐宝说起过她妈妈对于怀孕生子这一块特别精通,就请她给自己瞧瞧,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肚子太大了,怕到时候太胖不好生孩子。

    “你这肚子现在确实有点大,要少吃点猪肉,以后多吃鱼虾和蔬菜。”苏素见她们不解的眼神,笑了笑:“不是所有的孕妇都要好好补身子的,她原本的身体底子就好,这补得太过反而不好。”

    林母对于自己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是很看重的,闻言赶紧请教她孕妇吃什么好。

    苏素倒是说了些适合孕妇吃的菜,又让她平时要注意劳逸结合。

    南宫月听了笑盈盈的道谢,又请他们一家子晚上去自家吃晚饭。

    她觉得唐家人医术好,自己和他们打好关系肯定没错,这人吃五谷杂粮,怎么可能不生病呢?

    唐宝在一边乖乖的吃着葡萄,现在的葡萄很甜,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吃一大串。

    等到吃饱了,她却洗了手,正想去外面转一转,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随后是穿着手术服的东方栎冲进来,快速的道:“唐宝,病人出血严重,老师让你赶紧过去止血。”

    唐宝闻言也不敢耽搁,自己赶紧跟着他去手术室,里面早有护士等着给她穿上了消毒的衣服。

    原来这刘主任对余卿做的瓣膜置换术,换术时置入较大的瓣,可是术后左心房血液排出受阻,又突然出血,这要是血止不住,就不能进行缝合。

    要是耽搁下去,这病人就死定了。

    助手们都觉得这次的手术又要失败了,可是这些情况无法避免,而且大家也知道,这手术的难度很高,要是他们都不敢动手。

    唐宝快速的进来,手里的银针就落在相应的穴位上。

    随即,大家也发现止血的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刘主任也很沉的住气:“止血棉……”

    别说外面留着的医生很惊讶这手术中还让小姑娘进去,恨不得自己也进去看看里面现在怎么样了。

    等到手术结束后,唐宝的活才开始,给她把脉后,自己才开了方子,让自己的爸妈先去准备药材,自己要守着她渡过二十四小时的危险期。

    虽然在手术的过程中出了点意外,不过这手术还是完成了,医生们就围住刘主任他们问手术的情况,而助手们也好奇的问唐宝的情况。

    医学院的院长也在现场,他是负责记下全程手术状况,以后这就是很重要的案列,可是在看见唐宝那一手针灸的状况,让他都很惊讶,觉得自己果然是在国外待久了,倒是忘记华国针灸以前自己也有所闻,可是却没想到自己能在唐宝的身上看见。

    原来,是自己目光短浅了,西医确实有独到之处,可是这中医也是很玄妙,他想到自己家里的外孙女,觉得自己可以请唐宝给她看看,说不准她也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呢?

    宋母在唐宝被喊去的时候,心里就很担心害怕,因为明儿就轮到自己的女儿动手术了,等到手术后,没听到噩耗,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然后就赶紧去打听清楚后,心里就打定了主意,自己明儿一定要请唐宝全程守着,这样自己女儿就多了一重把握。

    当然,唐宝就算是守着,也是还有两位护士和一位医生时刻注意着,她是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一点也没紧张的睡不着。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又是陪同宋霏霏全程做手术。

    不过,宋霏霏的手术倒是很顺利。

    刘主任因为两次大手术,也是瞬间名扬京都,每天来医院的医生很多。

    就算是轮不到进手术室,这能看看病人现在的状况也是好的,就算是不让看病人,这看看记下来的手术案列也是好的。

    唐宝这几天都在医院里,苏素和唐明远带着孩子们轮流来看她,倒也不觉得无聊。

    7月13这天下午,唐宝送苏素和杨毅他们离开医院:“我明儿就能回家了,你们明儿不用来了,去外面转转,要是不出意外,再过三四天我们就去部队了。”

    “行了,你回去吧。”哪怕是黄昏的太阳,还是有点热的,苏素怕女儿晒黑了,就催着她回去。

    杨毅已经喊了辆面包车,让苏素先上去,自己才对唐宝挥手:“我们先回去了,姐,你也赶紧回去,明儿下午我来接你回家。”

    杨峥也对唐宝笑:“对,明儿我们都来接你。”

    唐宝看着面包车离开了,自己这才转身回医院。

    她才没走几步,就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唐同学,等一下。”

    唐宝回头看见是陈院长脚步匆匆的过来,一愣,笑着招呼:“陈院长,您怎么来了?刘老师今儿已经回去了。”

    “我不找老刘,我找你。”陈院长看着他笑着很和蔼可亲:“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晚饭。”

    在还没拿到毕业证书之前,唐宝是绝不会落他的脸面的,而且他还是请自己吃晚饭,自己怎么能错过美食呢?

    “那麻烦校长等我一下,我先去和上面的医生说一声。”

    唐宝上去和他们说了一声,自己就跟着校长出来,才发现他还开了黑色的小轿车。

    校长带着她去了一家有点偏的饭店,里面是两进的四合院,很是古色古香,倒是让唐宝有点意外。

    最让她惊喜的是,里面的菜肴不仅好吃,就连摆盘也很精致,菊花鱼片,咕噜肉,宫保鸡丁,狮子头和几样蔬菜,真是色香味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