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陈老太太听不懂她说的中药是好还是不好,可是二三十几年前没有西医,大家有病能找的只能是中医。

    但是她也知道很多珍贵的方子都是不外传的,可是又不放心唐宝给孩子看病,这才想让自家熟悉的老中医来看看她这药方会不会有问题。

    唐宝笑着点头:“自然可以。”

    只要是中医,就知道每个人的脉象不一样,这开出来的方子就不会一样。

    而且她现在认识的中医不多,陈家请来的也不会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医,她倒也想多认识几个能人。

    陈老太太生怕她反悔,赶紧让自家的司机去接钟老先生过来。

    这钟老先生以前也是有名的儿科圣手,听说祖上还是宫廷御医,后来被划分为地主成分,从此妻离子散,哪怕现在平反了,现在的浑身的精神气都没了。

    还是陈老太太替他找到了下放知青的小儿子,现在他儿子也帮着陈家做事。

    钟老先生很快就过来,看到唐宝的方子后神色凝重的自言自语:“青阳参肾健脾,常用于风湿痹痛,小儿疳积;钩藤主治惊风,热盛动风,子痫,肝阳眩晕,肝火头胀痛;龙戟草清血热,除血燥,攻血毒,补内虚……”

    他把药材一份份都琢磨了个遍,又沉默良久,这才惊喜的看着唐宝:“你这方子确实是妙啊,不知这方子是你开的?还是你家的长辈留下来的?”

    “我家父母都是中医,我自幼跟着他们学医。”唐宝知道这癫狂之症很难根治,自己这是幸亏是有空间相助,这才能开这个方子。

    再者人怕出名猪怕壮,她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低调点好,杏眼一转,开口道:“我也听我爸爸说起过这癫狂之症,虽说每个人的脉象不一样,可是有几个大致的印象。”

    陈校长生怕自己的老婆和钟先生看轻小姑娘,笑着道:“她还是军区第一医院刘主任的小弟子,也是我们医学院大二的尖子生……”

    唐宝带着点谦虚的笑了笑,心里却觉得自己原来这么棒啊?在京都都算是小有名气了。

    钟老先生也不住的点头:“大家都觉得西医更好,其实中医才治本,小友年纪小小却医术不凡,真是难得啊!这方子极好,尝试下也好。”

    陈老夫人这下是真的热情起来了,眉眼温和带笑的看着她:“那就辛苦你了,这药什么时候开吃?有什么忌讳吗?”

    “就是不能吃萝卜什么的,有些药材我也要寻找。”唐宝现在也不用自己去找中药的来源,都可以直接去刘主任那边是中药房直接买就行,不过有几味药比较特殊,她也有点不确定:“有几味药材我们这边也不常见,我要是找不到,就把方子改动一下也无碍。”

    陈老太太还以为唐宝的意思是药材太贵,她不愿意垫钱进去,自己赶紧去房间拿了两千元钱,笑着道:“唐宝啊,这些你先拿去买药,要是不够,尽管和我说,我听我家老头说起过,你先前给孟太太开的方子也是极好,我们就按着市场价来,安安的病就拜托你了。”

    唐宝也不推辞,接过钱落落大方的道:“太太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这里面的有些药材也不便宜,还要特殊的炮制,她很庆幸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因为炮制药材是她的弱项。

    毕竟药性和火候什么的很要紧,她缺少了点经验。

    唐宝和自己的爸妈忙碌了三天,不仅把金家夫妻两个月的药材准备好,还让他们两个月后最好是来复查一下。

    又把两个月的中药给陈安安准备好,同时,也给宋霏霏和余卿准备了调养身子的一些药材,这才决定启程。

    贺家姐妹他们也在前一天回去了,和唐宝约好随时电话联系。

    离殇和吴媛媛也准备回老家,唐宝和爸妈不去部队,顾宁谨和杨毅他们带着弟弟妹妹先去部队,大家在火车站里依依不舍的告别,随即上了不同的火车各奔东西。

    这大热天的坐火车实在是很不舒服,好在火车开起来的时候还有点风,而且唐宝他们的硬卧人也没坐满,而且听隔壁的几位汉子侃大山,倒也是让唐宝听的津津有味。

    在7月20的早上,唐宝一家三口又下了火车来到大西北。

    这一回,她没有先去沈大他们,而是坐着出租车去了另一个更偏僻的地方,这才悄悄的进入深山。

    因为小白说它感受到了浓郁的木灵气。

    幸好唐宝的空间里有帐篷,而且有小白在,一般的蛇虫都不敢靠近他们,又有枪和刀防身,他们这才敢进山。

    西北这边比京都凉快多了,特别是走在这深山野林里,高大的树木几乎是遮天蔽日,野草茂盛,就是穿着长袖也不觉得热,只是四周太过安静,蝉声和野兽的都彷佛已销声匿迹。

    唐宝很庆幸有自己的爸爸妈妈陪着自己一起来,这让她的心里安稳很多,要不然自己带着小白来到这种地方,心里也会害怕。

    苏素很喜欢浑身雪白,体积小巧的小白。

    因为小白会寻药材。

    而且不好的药材小白还看不上眼,走了没多久就让苏素采到了好几样年份不小的丹参,半莲子,厚朴等。

    因此小白不下地去寻药的时候,苏素就抱着小白不放。

    唐明远生怕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累着,看了看手表,开口道:“已经快十一点了,我们找个地方歇一下,吃点东西再走路。”

    唐宝应了一声,自己问小白边上有没有危险,确定没有后,就在大树下坐下,从空间里拿出还是热腾腾的米饭,还有鸡蛋炒西红柿,红烧鲫鱼,肉丝青椒,丝瓜汤。

    “有空间就是方便,”苏素就连吃饭也把小白放在自己的腿上,还满脸慈爱的看着小白啃黄瓜:“小白你要吃点肉吗?今儿可累着你了。”

    唐宝觉得自己失宠了,看着自家亲妈委屈的道:“妈妈,我是你女儿,你可别被那小狐狸精给勾了魂。”

    唐明远深以为然的点头:“你妈现在是男人和女儿都看不见了,满心都是这小狐狸。”

    要不是小狐狸还有点用处,能驱赶蛇虫什么的,他早就让女儿把小狐狸收进空间里了,免得让自己的老婆喜新厌旧,见异思迁。

    苏素瞄了这吃醋的父女,无奈的笑了笑:“行了,赶紧吃你们的饭。”

    小白虽然不能和唐明远和苏素交流,可是却能听懂他们的话,在苏素的身上,让小白找到了身为狐狸精的自信,更是在苏素身上讨好卖乖,可爱的让苏素爱不释手,也让唐明远和唐宝恨不得把小白扔的远远的。

    “不好,有野猪过来了。”现在方圆百米之内的动静,小白是能感受到的,察觉到陌生的气息,就赶紧提醒唐宝。

    唐宝赶紧从空间里拿出两把刀递给他们,和父母说了一声,为免被护林员察觉,他们早已经说好,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她自己则是拿着一根木棍凝神看向小白说的方向。

    别说是野猪了,唐宝先前就听沈大他们说过,这里面野物多的是,连带着熊瞎子和狼群什么的也不少。

    要不是成群的野狼什么的,唐宝打算把野物收进空间里去,就不准备用石头砸,而是想和小白配合一下。

    自己上回和小白也试验过合作杀那些外国人,小白的瞬移确实比较有用。

    没一会的功夫就从另一边跑过来两只大野猪。

    可能这边是野猪们常来的地方,野猪也很快就发现陌生的气息,冲着他们跑过来,还愤怒的嗷嗷叫,对着唐家三口做着攻击的动作。

    两只大野猪嘴尖而长,张嘴就露出满嘴尖锐的牙齿,似乎知道他们手里拿着的是武器,有点警惕的看着他们。

    唐宝用意念和小白说好,小白就一溜烟的跑到野猪的后方,才把唐宝给瞬移过去,唐宝突然之间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野猪后面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野猪的尾巴,野猪就消失在大家的眼前,进了空间就变成了死猪。

    另外一只野猪不明白自己的同伴怎么会突然之间消失,却也对着唐宝扑了过去,吓的唐宝赶紧让小白把自己个瞬移到另一边。

    野猪要是会说话,肯定会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不对,应该是抱怨自己见鬼了,这好好的人就突然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又突然出现在另一面挑衅自己。

    这不是耍着自己玩吗?太过分了,自己一定要咬死这坏蛋。

    唐宝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赶忙抓着野猪的后腿,利用精神力把野猪收进了空间里。

    野猪和唐宝的速度都太快,唐明远和苏素在一边看的眼花缭乱,却也眼睛也不敢眨一下,见自己的女儿没危险,夫妻俩这才松了口气,越发觉得女儿这空间好。

    “真是辛苦小白了。”苏素见小白又一溜烟的跑到自己的身边,喜欢的不行,把小白捧在自己的手心里夸:“还能带着唐宝瞬移,真不愧是狐仙。”

    小白听了兴奋的吱吱叫,觉得还是唐宝的妈妈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