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你真棒,”唐宝蹲下身子,忍着心里的那点对软体动物的害怕,摸了摸小白蛇冰冷的身子,笑着道:“大白,你忘了,说好了喊我唐宝就好。”

    “好的,宝宝,我们走吧?”大白心里可开心了,自己总算是在主人的面前立功了。

    唐宝跟着大白快步行走着,只盼着自己尽快逃出这黝黑的通道,这诡异的地方,让她心里发毛,总好像有无数只黑手从身后向她的头顶伸来……

    走了好一会儿,大白才停下身子:“主人,前面转弯的地方有几张符咒贴在那边,我和小白走不过去,只能是主人去把符咒揭下来。”

    唐宝被逼无奈的慢吞吞的一个人往前走,哪怕小白和大白都保证它们用精神力查探过,没有危险的任何东西。

    但是她还是心里发慌,脚下发软,双脚就像是踩在棉花堆里一样。

    她战战兢兢的走过拐角,就发现了亮了起来,两边的石壁上有着某种会发亮的石头,石头下还贴着几张黄色的符纸,不知用什么红色的东东,写着自己看不懂的鬼画符。

    一边还有些袋子,破衣服,鸡骨头什么的,看着就是有人在这待过。

    唐宝想起来欧阳航他们,倒是担心他们把好东西都抢了。

    这让贪财的唐宝心里很愤怒,奶奶个熊,我都千辛万苦的进来了,这要是好东西都被人抢走了,那我不亏死了?

    还有欧阳航也太不够朋友了,就算是南宫月现在怀孕不能来,诸葛家的兄弟没空,也可以把在京都喊无聊的东方栎带来吧?

    可是他却自己一个人来这里盗墓,却撇下了以前的同伴,这也是太过分了。

    唐宝就像是浑身充满了劲一样,自己上去就把几张黄符都给揭下,顺便收进空间的一处小箱子里,这才用意念招呼自己的两个同伴:“大白小白,赶紧过来。”

    大白和小白很快就过来,然后就是小白往前带路了:“哇,里面的木灵气更浓了,我们往前面走……我觉得木灵气还在下面……那边有台阶……”

    唐宝现在也觉得这古墓大的离奇了,触目所及这石洞里四面八方都是石头,还有各种姿势的美女石像,还有十二生肖的铜像。

    “怎么没见到人?”唐宝有点诧异,又有点担心的开口问:“该不会是他们把这里的好东西都拿走了吧?”

    在她的想象里,或者是记忆里的恐怖片里,这古墓不都是应该阴森森的,有巨蟒,毒虫,僵尸或者是人骨什么的。

    当然,最不可缺的就是无数的金银珠宝。

    可是这里啥都没有,就是一堆石像,这不是欺负人吗?

    “不对,这里有阵法。”小白毕竟是只有文化的狐狸精,人家这是有见识的狐狸精:“这里应该是有阵法,我们在这绕圈圈。”

    大白想了想,对唐宝道:“宝宝,我化形看看能不能出去。”

    唐宝点了点头:“行,我都听你们的。”

    反正对于阵法什么的她也一窍不通,除了乖乖听话,也不能做什么了。

    有些事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多来几回就习惯了。

    唐宝还记的自己第一回看见大白蟒的时候,直接就跪下了。

    第二回看见大白蟒的时候,自己虽然是手脚发软,却知道大白蟒不会吃了自己。

    现在她坐在大白蟒冰冷的身上,虽然还是心里有点发毛,却也还是坐的稳稳的。

    大白真的很长,唐宝目测起码有百多米长,反正大白游来游去,还真的离开了这诡异的石头阵。

    不过,这里除了石头还是各种石碑。

    唐宝倒是想起,有些石碑过些年倒是很值钱的,特别是在看见一块青色的玉石碑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字。

    不过这些字唐宝大都不认识,真是太欺负人了。

    不过就是因为唐宝自己不认识,这才觉得会很值钱。

    唐宝瞄了瞄大白和小白还是找不到入口,自己悄悄的去摸青玉石碑,心里想着自己能不能悄悄的挪进空间里,这东西看着就是老值钱了。

    反正她是觉得这块青玉碑最合自己的眼缘了,她觉得这是自己的意外收获,也有可能是无价之宝。

    可是这石碑有点难搞,唐宝试了还几次,这才把石碑收进空间后,就听耳边“轰隆”一声巨响,霎时间仿佛山崩地裂一般。

    同时她觉得自己的脚下一空,整个人突然就失去了重心,极速地向下坠落着。

    “大白小白救命啊!”

    卧槽,自己这是碰到了机关了吧?

    这到底是哪个神经病弄的?把自己住的地方弄成这样,真的好吗?

    这个时候,大白毫不犹豫的扑向了唐宝,用自己那修长的要命的尾巴卷住了往下坠落的唐宝,自己努力稳住身形,落在了下面的石地上,疼的大白差点哭出来。

    “谢谢你大白,这次多亏你救了我。”唐宝这回是真的不觉得大白蟒恐怖了。

    大白甜美的声音和它冰冷的身体很违和:“你是我的主人,我救你是应该的。”

    小白也随后从顶上掉下来,砸在大白蟒的身上,看着下面的兵马俑,兴奋的夸唐宝:“还是你聪明,找到了机关,我感觉到木灵气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唐宝看着一排排的屁股对着她们的兵马俑,心内一阵狂喜,美滋滋地笑道:“真的好壮观,老天对我还是不错滴,能让我看到这景象。”

    “你们跟我走,”小白也欣喜若狂的想越过兵马俑,往前面的主位走去。

    瞬间,一阵浓郁的威压从兵马俑上散发出来,似乎这些兵马俑活过来一样,而且,人家一点也不好客,对于她们这些外来的人想动手。

    大白当机立断的用自己的蛇尾巴卷着唐宝就跑,哪怕是它也觉得这股威压不对劲,不是自己能抗的住的。

    小白也赶紧跟着跑,等她们来到另外一处的时候,就发现那股威压不见了。

    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唐宝就坐在地上,从空间里摸出一大捆黄瓜,招呼大白小白一起吃。

    想当初,她还觉得自己种了这么多的蔬菜,吃不完就可以想法子拿出去卖,这批发市场都去转悠过了,可是现在养了大白,看见大白一口下去就是五六十根黄瓜,真的是凶残极了,让唐宝瞬间觉得自己要被吃穷了。

    不过,空间里种出来的黄瓜也确实很好吃,带着点脆甜的感觉。

    唐宝自己吃完了一根,看着小白还在啃黄瓜,带着点商量的口气道:“大白啊,你以后吃东西的时候,是不是缩小点就能吃少点啊?”

    “不能啊?”大白蟒的绿眼睛一点也不凶残,温柔悦耳的声音来还带着点不好意思:“我这平时吃的也不多,就是现在用了灵力后,这才需要多吃点东西,而且这些空间里种出来的东西带着点淡淡的灵气,我这多吃点,才能恢复体力。”

    就这一会儿工夫,大白蟒已经算是救了唐宝两回了。

    因此,唐宝听到大白蟒说它吃东西是为了恢复体力,就干脆伸手摸着大白,让大白进空间吃个够。

    “大白,想吃啥就吃啥,你尽管多吃点。”唐宝还想让大白保护自己,自然是不会舍不得这吃的东西。

    小白好奇的看着兵马俑:“这是什么鬼东西?刚才的威压很恐怖啊?”

    “而且这里又这么大,像是传说中的皇帝陵墓?”

    “这些兵马俑又没有生命,却好像是阵法,不过带着点攻击性的,我们怎么办?”

    唐宝又从空间里拿出一根黄瓜继续啃,顺便叹了口气:“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我们可以找找别的路过去。”小白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前面距离很远的宝座,深深的吸了口气,一脸陶醉的道:“就是那宝座上有我需要的好东西。”

    大白蟒把唐宝这段时间收获的黄瓜番茄什么的吃的差不多了,又吃了些葡萄甜甜嘴,这才满足的和唐宝沟通,表示现在自己吃饱喝足了,可以出来继续守护唐宝了。

    唐宝看见自己空间里就剩下些青菜,豆角什么的,嘴角抽了抽,自己真的要养不起这吃货了。

    好在要是在外面,大白蟒能自己出去找吃的,不用她养,要不她绝对解除契约。

    大白和小白商量了一下,这明着是闯不过去了,就只能暗度陈仓了。

    “咦,你们看,那边有人。”唐宝现在的五感很灵敏,发现前面传来了动静,就赶紧招呼它们。

    这兵马俑真的很高大,唐宝是从缝隙里听到了痛呼声,听着应该是人类的,这才觉得好奇。

    唐宝她们这个时候看过去,确实发现有一片的兵马俑动了起来,随即却是很快就平静下来。

    “这地方真的有古怪。”大白蟒把自己变小,这才游到唐宝的身边:“按着那一片出现的动静,我们就往左边走。”

    “先歇歇吧?”唐宝见这些兵马俑也不发威了,自己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顺便从空间里把一个很大的背包拿出来装装样子。

    其实里面就塞了两件棉衣,轻飘飘的,一点也不重。

    这样就算是自己遇到了人,也不怕被人怀疑。

    大白和小白守着唐宝,让唐宝舒舒服服的躺在从空间里挪出来的竹椅子上休息了一个小时,这才去左边寻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