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场上,顾行谨跟着大家一起训练,很快就要进行军事演习了,现在自己部队里的前三名才能对上南方军区最厉害的一个部队。

    以后还能多出点任务,这让大家都严阵以待。

    只有出任务了,这才能有军功啊。

    顾行谨现在虽然是副团长,又离开了一段时间,不过手下的兵和连长排长都还是老人,这次回归部队,哪怕他做的训练计划十分紧促,也没让大家有怨言。

    毕竟顾行谨自己亲自带队,大家都被他的身手给激励了。

    顾行谨的眼睛眯了眯,自己和唐宝结婚后,就也有隐隐的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的有力量,特别是自己和小媳妇在一起后,自己的精气神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伤口也恢复的就和没受伤前一样,一点暗伤也没留下。

    而且自己的战斗力明显提高,跟那些个不省心的老油条们训练一天都不觉得累,哪怕最近的训练量也在不断的增加,却还是浑身是劲。

    他觉得这应该就是小媳妇说的木灵气有关,自己这应该是沾了小媳妇的灵气。

    毕竟自己要是在三年前这样的训练强度,肯定也会累趴下了,现在却还是很能坚持下来,让他心里很满意,也越发的想自己的小媳妇了。

    “稍息,立正。现在一队和二队,三队和四队,五队和六队开始近身搏击……”

    开始搏击的军人们那矫健的身手,让顾行谨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沸腾,就招呼在边上观看的五位排长和连长:“来,兄弟们,我们也来打一场,你们谁先来?我要是输了,明儿我请你们,酒管够,肉也管够。”

    “真的?”底下的五位排长还有连长们听到他的话,立马眼睛放光,这可是个蹭饭的好机会啊。

    吴康吴排长上前一步,大声道:“兄弟们,我来打头阵。”

    “老吴你加油,我们用车轮战拖死他。”另外几个很不要脸的在边上起哄,反正不能放过任何蹭饭的机会。

    吴排长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冲着顾行谨扑了上去,这些天训练太累人,自己被他收拾了好几回,现在这么个光明正大的机会怎么能不报仇啊?

    顾行谨三十几招后就把吴排长放倒,对着另一位连长笑了笑,那连长就大喝一声冲上来和顾行谨缠斗在一起。

    顾行谨在和他们的打斗里。也觉得自己的体力,耐力还有能力也都是一次次的突破自己的极限。

    最终。五个人也都没敲到竹竿,反倒是欠了他一顿。

    顾行谨练了手,敲到了竹竿,这心情却还是不大好,今儿已经是7月24了,弟弟妹妹前儿也已经到了,可是唐宝和自己的岳父岳父,却在20号那天和自己打了个电话,却到现在也还没消息。

    他心里琢磨着西北的沈大也和周红强有联系。

    去年的时候,唐宝就替他们牵线,让沈大把风干的各种野味卖到军区。

    周红强是司务长,管的就是这些事,自然是不会为难,而且沈大每次运来的东西也是真的不错。

    沈大还留了个电话号码,是自己外面认识的兄弟,说是有事打电话给他就好,那边的兄弟会去通知他的。

    因此,顾行谨心里决定要是明儿再没有自家小媳妇的消息,他就给沈大朋友打个电话问问。

    “都给我跑起来,不准停下来。”顾行谨打斗一场后,仿佛不知道疲累,带着他们跑回来后,看着天上的大太阳,估摸着是可以吃午饭了,这才让大家解散。

    一听到顾行谨说解散,原本整整齐齐的队伍瞬间就变得东倒西歪。

    大家原本就是勉强支撑着才没有失态,现在一个个都累瘫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管地上都是泥土,反正他们的衣服也都是汗水和泥巴,也脏不到哪儿去了。

    “丁排长,副团长这两天好像特别狠,”有和丁小强熟悉的人就打探情况:“这是要出任务了?还是副团长有啥事?”

    反正他们这个团,虽然团长是贺宇安,可是抓训练的却是顾行谨。

    哪怕是现在顾行谨训练的狠,大家也没意见,心里倒是揣测是不是要出任务了。

    丁小强嘴角抽了抽,他和顾行谨向来走的近,自然是知道顾行谨为什么这么严厉,无非是因为他的老婆还没来陪他。

    不过这也不能往外说。

    他高深莫测的对他笑了笑:“你小子脑子够机灵啊,回去冲个澡,再去食堂吃午饭了。”

    顾行谨回到家,看见顾玉郡和杨毅他们都做好了午饭在等自己,对他们笑了笑:“我先去冲个澡。”

    他洗澡都不用十分钟就出来了,和他们一起吃饭,

    顾少谨一边吃饭一边问他:“大哥,叔婶他们有消息了吗?”

    “还没呢,”顾行谨吃了一筷子凉拌黄瓜,觉得这黄瓜还没自己媳妇空间里种出来的好吃:“估摸着明后天就会有消息了。”

    杨铮放下筷子才好奇的开口问:“大哥,我们能不能跟着你们去训练的地方看看啊?”

    顾行谨点头:“行啊,等下你们都一起和我去转转。”

    杨毅却赶紧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和宁谨说好了,等下去附近的山上转转。”

    顾行谨不放心的叮嘱他们:“这边的野猪比较多,你们要小心点,还有山上挖了陷阱,你们注意看边上的标记,都是用好几种颜色的绳子绑在陷阱边的树上……”

    外面就有人来喊:“顾副团长,有您的电话,说是你岳父打来的。”

    顾行谨赶紧放下筷子,整个人就像是风一般的冲下去。

    他去电话亭接了电话,看着边上的接线员不在,快速的叮嘱自己的岳父:“爸,你把你那边是电话号码报给我,等下我去叶首长那边给你打电话,到时您就说那边有人去盗墓,你们是为了采药才去的,唐宝是为了跟踪他们才进去的……”

    其实他的心里很担心自己的媳妇,可是现在她既然已经进去了,自己再担心也没用,就只能把她摘出来,再顺便把她说的正义点,好听点。

    叶首长听到顾行谨的报告,心里也是一动,很多古墓都代表着金银首饰,这些可都是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