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水好像有点怪味。”其中一个男人回味的砸了砸嘴,眼神不善的瞪着唐宝:“说,这是什么水?”

    “这是药茶啊,清凉解毒又消暑!”唐宝一脸恐慌的缩了缩身子,心里却在琢磨着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倒下。

    这茶里可是加了离殇给自己的药,他还吹嘘这效果很好,片刻之间就能把人药晕。

    可是唐宝觉得这片刻还是太久了,他们怎么还没倒下呢?

    要是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杀人的。

    两个男人是真的没想到唐宝是把加了料的茶给他们喝了的,主要是太渴了,这又以为那是她自己准备的茶,这才毫不犹豫的喝了。

    在倒下的时候,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唐宝见他们倒下了,收了枪和符纸什么的,意念一动,就收到了空间里。

    顺便又从空间里拿出绳子,把他们手脚绑的严严实实的,就和木乃伊差不多,这才让大白小白出来。

    它们没有了符纸,自然就不会惧怕了。

    “宝宝,前面还有五十几个樟木箱。”大白很快就过来招呼唐宝。

    唐宝一听有木箱子,瞬间浑身是劲,乐颠颠的跑过去,看见每个箱子都有自己的半人高,瞬间眉开眼笑的让大白把箱子打开。

    大白把自己的尾巴变长点,就很灵活的把箱子打开了,唐宝看见满满的一箱子金首饰,雕刻精美的龙凤手镯、精致的金项圈,还有各种样式的金耳环、金戒指,哪怕在这可能过了很多年,却依旧是金灿灿的夺人眼目!

    “啧啧,这手镯可是下了足本啊,一只起码得有半斤重!”唐宝拿起一只金手镯仔细的瞧了瞧,确定这是金子,忍不住摇头:“这么粗,这么重,真是值钱。”

    好几箱子的金首饰,金元宝,还有各种玉步摇等精致的首饰,还有几箱子是青铜器。

    唐宝对青铜器也没什么研究,却也知道这些应该是好东西,想了想,自己全都收进空间。

    这么多宝贝,特别是青铜器什么的,自己留着也没用,唐宝决定要是顾行谨找来,自己就把这些给他交上去。

    当然,金玉首饰她也会留下几箱,就当是自己这一回的辛苦钱了。

    难怪自己这一路走来也没遇到好东西,原来还真的是被前面的人给搜刮了,想来应该是他们觉得带着不方便,这才留下两人看着。

    唐宝还看见边上有个背包,里面还有些有点变味的肉干,还有几包饼干,两个水壶里却没有水了,就明白他们先前为什么盯着自己的背篓了。

    她想了想,让小白和大白不要被他们发现,自己就上前去把一个人踢醒来了。

    男人一脸怒容的看着拿着木棍的唐宝:“你,你到底是谁?你是人是鬼?”

    他现在也知道肯定是那怪味的水有问题,可是进来这墓穴后,遇见的事情都太古怪了,让他的心里有点发毛,觉得自己面前的小姑娘,不一定是小姑娘,说不准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小子,现在不是你问我的时候!”唐宝手里的木棍抵在他的下巴处,匪气十足的轻嘲:“你小子哪条道上混的?给我老实交代,要不我保证你们会死的很惨。”

    男人闭上眼睛,明显是不配合唐宝。

    唐宝嘴角翘了起来,笑得阴森森的:“真有骨气啊,那我走了,再见,后会有期。”

    “你,你别走!”男人试着挣脱了一下,发觉自己动弹不得,这要是她这样走了,自己肯定也活不下去。

    不是饿死,就是渴死,说不准还会有古怪的东西出现,把自己给一口吞了。

    男人凶戾的眼神盯着唐宝一步步离开,瞬间就着急起来,大喊:“你别走,你把我松开。”

    真是见鬼了,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大胆,一个人也胆敢进来。

    唐宝转身,神色淡然的看着他:“想好说什么了吗?我劝你别说谎,因为等下我还会问问你的同伴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看了眼还在昏迷的同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是跟着申屠家的人进来的,还有好几伙人一起进来,进来的时候有八十几人,可是这里的兵马俑是活的,现在只剩下十几个人了……”

    唐宝倒是从他的嘴里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边确实是千年前的帝王陵。

    申屠家的人意外的发现了古书的记载,最后申屠家决定来一探究竟。

    来的时候八十几个人也是浩浩荡荡的,不是有特殊的本事,就是有一身好功夫,准备的也算是充足。

    可是没想到进来就被兵马俑杀死了十几人,队伍里有人会算方位,也有人懂机关,可是每次进石屋还是会被兵马俑打的措手不及。

    当然,每一间石屋里的宝贝也不少,他们这一路搜刮下来,也快有六十箱了。

    他们兄弟受了点伤,就被他们留下来看守这些宝贝,谁知道就遇上唐宝了。

    唐宝听了他的话,若有所思的问:“是不是京都的申屠家?”

    男人点了点头:“是,就是京都的申屠家。”

    唐宝盯着他问:“现在里面的还有谁?”

    “还有一对姓欧阳的爷孙,还有申屠家的两个女人和五个护卫,还有一个是吴瞎子和照顾他的两个男人,应该是走了三十多个小时……”

    男人说完,带着点祈求的看着她:“你让我说的,我都说了,你现在放开我吧?”

    唐宝摇头:“你还是先睡一下吧,我问问你同伴再说。”

    “你……”

    不顾男人愤怒的眼神,唐宝一个手刃就把他弄晕,自己又如法炮制的把另外一个男人弄醒,威胁利诱的让他说了一遍。

    最后发现两个男人说的差不多。

    她干脆用银针让两人都再睡一觉,自己也有点发愁。

    不能弄死他们,可是他们在,自己又不能和大白小白随意出现,这可怎么办?

    小白在边上给你她一个你好笨的眼神:“不能弄死他们,我们就早点找到机关……”

    “对啊,他们肯定知道这机关在哪儿啊!”唐宝一拍自己的脑门,气的上前就用银针把人扎醒,见他还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己。

    “找死是不是?”唐宝一脚踹过去,凶巴巴的道:“再不老实交代,信不信我弄死你!”

    哪怕她现在板着脸,可是那白净俏丽的模样,让她还是显得很娇弱。

    男人心里一琢磨,就示弱道:“你松开我,我这就去开机关门。”

    他是知道机关在哪儿,可是却不准备告诉唐宝,而是觉得自己哄着她给自己解开绳子,自己就分分钟能收拾她。

    至于先前为什么会落在她的手里,他觉得他们这是阴沟里翻船,谁能知道这女人会在水里下药呢?

    一点也不光明磊落,那就别怪他不怜香惜玉了。

    唐宝还真的上前给他解开了绳子:“你最好乖一点,千万别打什么鬼主意。”

    她没有说出口的是:要不我真怕自己心情不好,一不小心就把你收进空间给弄死了。

    男人低低的应了一声,自己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眼角的余光看着离自己三四步的女孩,美丽的杏眼带着冷意的看着自己,让自己不知怎么的,感觉好像不是很对劲。

    可是,他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还是快速的冲上前,抬脚就往唐宝的胸口踹去。

    唐宝早就防备着他动手,抬手,手里的枪就对准他踢来的腿开枪。

    枪声响起。

    男人在看见她开枪的时候,自己就快速的收回脚,整个人在地上一个打滚,这才没有被子弹打中。

    唐宝看见他避开,对他笑了笑,夸他:“身手还不错啊,可是你先前的药效还没全过呢,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

    又抬手,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浅浅一笑:“要不我们再来试一试,看看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说真的,男人先前早就发现自己的手枪不见了,可是他觉得这一个小姑娘,就算是拿到了手枪也不会开枪,谁知道她的枪法还真不错。

    现在他也发现自己还没完全恢复,现在觉得自己的浑身都难受,自然是不敢在动手,面对着乌黑的枪口,生怕她一激动就开枪了,只能求饶:“我不敢了,小姐,有话好好说,你先把枪放下行不行?”

    “敬酒不吃吃罚酒!”唐宝上前就对准他的大腿用力踢了一脚,冷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哎哟!”男人忍不住闷哼一声,心里却明白,凭着自己是不能算计到她了,自己这是一开始就不该小瞧她。

    毕竟这鬼地方,一般的女人敢进来吗?

    他觉得自己先前真是晕了头,这才忘记他们这些人为了进来,哪怕有机关大师在,也死了这么多人。

    要是这女人没点本事,能走到这里吗?

    “我真的不敢了,我这就去开门,肯定不会再耍花样了。”想明白的男人还是很惜命的,低声下气的给唐宝赔不是:“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这就给你去开机关门。”

    唐宝瞪了他一眼:“那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