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磨磨蹭蹭的往前走了一段路,看见前面放箱子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了。

    他下意识的眨了眨眼,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这么多箱子,怎么可能空了呢?

    可是他都眨了好几回眼,那些箱子还是没看见,瞬间脸色就变得惨白了,回过身,看着唐宝结结巴巴的道:“那些箱子怎么不见了?”

    唐宝一脸无辜的和他装傻:“什么箱子?我来就没看见过箱子啊?”

    “怎么会不见了?这不可能啊?”男人就像是发疯一样跑到先前放箱子的地方,拿着自己的背包,整个就如同离开了水的鱼一样,呼吸粗重的喃喃自语:“这下我死定了,我们都死定了。”

    他自己的左脚绊倒右脚,整个人就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

    别说,瞧着这男人这般倒霉,唐宝都替他觉得浑身痛!

    她也察觉到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上前问:“你这是怎么了?”

    “完了,那个女人在我们的身体里放了蛊,说是这些东西不见了,就会要我们的命。”男人一脸的生无可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浑身还忍不住一哆嗦。

    唐宝听到他说蛊,心里就想起来离殇的族人,难不成他们出来了?

    不对,自己差点忘记了,当初苗丹凤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离殇就说过,苗丹凤可能是趁机跑了。

    她盯着那个男人问:“那个女人是不是叫苗丹凤?”

    “你,你怎么知道?”

    男人脸色难看的看着她:“你也是她的同伙是不是?你是不是在茶里下来蛊?”

    随即,却又苦笑一声,自言自语的道:“我们就不应该来这里,也不应该贪财,现在落到这地步也是活该……”

    “我没对你下蛊,”唐宝也不喜欢蛊,而且还不准离殇用蛊,就连他的族人,也都发誓不会再用蛊,现在觉得苗丹凤这女人不能活着,要不她以后攀扯出来离殇,说不准自家都要被牵连。

    她神色肃然的看着他:“不过,我能把你身体里的蛊弄出来。”

    “真的?”男人的眼睛一亮,觉得自己瞬间就有力气了:“只要你给我们解了蛊,我们兄弟以后都听你的,任凭差遣,绝无二话。”

    唐宝有点不解,也有点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这么怕蛊?”

    男人的脸色一暗,涩涩的道:“我们都是凌家村的人,不管男女都会点功夫,就被他们出高价请来了……先前我们进来就遇到兵马俑的攻击,就有兄弟觉得这贸然进来,怕是惊扰了什么,就有了退意,可是那个女人直接就让蛊从带头的人心脏里破体而出,他当场就没了。”

    “那个女人又说只要我们帮着她进去拿到她想要的东西,她不仅会给我们解蛊,还会给我们不菲的钱财……”

    这打了一棍子,又给了颗甜枣。

    他们这些人虽然不甘心,可是这性命都捏在人家的手里,哪怕再不甘心,还是只能卖命。

    这下听到唐宝能解蛊,男人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唐宝道:“小姐,那个,这个,我身上的蛊怎么解?”

    唐宝肯定是不会解蛊的,但是幸运的是当初小白会啊。

    不过,也不能让他看见小白给他解蛊,要不他肯定以为自己也是妖精。

    她淡淡的道:“这是我的独家秘法,我不能让你知道,你不要反抗,我用银针把你的蛊从体内逼出来。”

    凌寒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已经不能在糟糕了,这么多装着宝贝的箱子在自己的手里没了,那两个女人肯定是恨不得把他们兄弟抽筋拔皮,很光棍的点头:“那行,凌寒都听小姐的。”

    唐宝伸手在他的颈后一捏,就让他晕了过去,又走过去,确定那个男人还晕的不能再晕,这才把大白和小白从空间里拽出来把事情说了一遍。

    小白的血脉很神奇,它的精神力就能逼的蛊出来。

    唐宝在边上看见从他们的耳朵里爬出来的小虫子,觉得很恶心,上去趁着蛊还迷迷糊糊的,拿起板砖就让蛊变成了浆糊,这才松了口气。

    大白有点不放心自己的主子一个人在外面,它觉得唐宝实在是太弱了,这要是一不小心就被人弄死就不好了,因此就开口:“宝宝,让我和小白轮流在你的口袋里吧?这样就算是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就是,你这么弱,要是被人下了蛊很伤身体的,有我和大白在,蛊都不敢近你的身。”小白也附和:“而且谁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唐宝还来不及欣慰它们对自己的关心,就听到小白还在那嘀咕:“要是你不小心挂了,谁知道空间会去哪儿!”

    于是,唐宝给了小白一个白眼,自己从空间里找了件外套,又从空间里找出来个大背包,往里面装了两壶水,十几个苹果,青瓜和几件衣服,还有一些饼干和糖果。

    想了想,又弄出十几个粽子放在背篓里,然后自己大鱼大肉的吃饱了,这才把他们弄醒,一本正经的道:“你们身上的蛊已经没有了,还有我确实是和我爸爸妈妈来采药的,可是无意中发现这个地方,他们已经去找部队上的人过来了,那边还有些吃的,你们先吃点东西。”

    凌寒和凌华是堂兄弟,他们感受了一下,确实没发现自己的心脏里有什么不对劲,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先前唐宝就背着背篓进来了,可是后面的石门没关,他们也就以为唐宝后面还有背包也不奇怪,狼吞虎咽的吃了几个粽子,又吃了几根黄瓜,这才觉得肚子里不难受了。

    先前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待多久,那点干粮都舍不得吃,特别是水也没了,现在吃饱了,觉得自己浑身是劲了。

    凌华打了个嗝,这才看着唐宝问:“你就不怕我们后悔?”

    “你们会吗?”唐宝见他们相视一眼才摇头,反倒是对他们笑了笑:“我不仅会解蛊,我还会下毒。”

    面对着她的威胁,凌家兄弟瞬间笑得比哭还难看:妈啊,这是刚出了虎穴又入了狼窝的节奏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