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兄弟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小看女人了。

    里面那美丽的女人蛇蝎心肠,抬手就能给人下蛊。

    外面的女人看着俏丽明媚,可是人家随身带着的茶壶里的水都是下了毒的。

    他们觉得自己来到这不正常的地方后,遇到的就没有正常人。

    可是现在还是乖乖的把里面的人的底细都很清楚,免得她阴沟里翻船。

    唐宝想了想,明面上还是把小白揣在自己的兜里,在凌家兄弟打开第八间石屋的机关后,就看见了里面的十几个人,听到动静都很警惕的转身看着他们。

    “唐宝?”胡子扎拉的欧阳航和自己的爷爷坐在一边,看见唐宝进来,赶紧冲上来,满脸紧张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东方有没有来?”

    唐宝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你不知道我在这边有亲戚吗?我们这是来收一些药材,我就顺便来采药,谁知道突然之间一脚踩空就掉进来了。”

    “那你的运气可真不好。”欧阳航看见她的兜里动了动,下意识的看过去,就看见小白黑溜溜的眼睛在看着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嘀咕:“这只小狗好眼熟啊?就这么点东西,没什么肉啊?”

    小白就像是才出生的小奶狗,只有一巴掌大。

    而现在的人的口袋都是偏大的,不像是以后那种精致小巧,却华而不实的口袋,小白在里面待着刚刚好,就是口袋显得有点鼓,很引人注目。

    小白恨不能咬死面前的臭男人,第一回见面就下暗手,害的自己被他养的猫欺负,现在还想吃了自己。

    还敢嫌弃自己的肉少,真的是太欺负狐狸了。

    他眼带渴望的看着唐宝的背包,低声问:“有没有水和吃的?”

    唐宝嘴角抽了抽,从背篓里掏出铝的水壶和一串小粽子递给他:“给。”

    粽子原本就能保存好几天,而且唐宝觉得自己的黄瓜什么的都容易露馅,要是有人怀疑,她已经准备推倒小白的身上,就说自己在山洞里遇上的。

    反正你们都能弄出东北虎的大杀器,自己捡到一只奇怪的小狗又能怎么着?

    欧阳航接过水和粽子,自己就跑到角落里,先给自己的爷爷喝水……

    “谁让你们进来的?”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穿着穿着蓝色衣裤,脖子上戴着圆润的珍珠项链,半花白的头发扎了个发髻,不过神色之间难掩憔悴,眼皮半垂,眼神不满的瞪着凌家兄弟:“让你们在外面守着东西,还不滚出去。”

    凌家兄弟和她们身后的另外三个男人对了个眼神,就像是没听到申屠老太太的话。

    唐宝的眼神落在申屠春边上的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她对苗丹凤的印象不深,可是她的眉眼看着还是有几分眼熟的。

    凌华冷笑:“东西全都不见了,我们还守个屁。”

    苗丹凤闭了闭眼睛,又猛然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他们:“你们,你们身上的蛊怎么没有了?”

    凌家兄弟听到她这话,心里就暗暗的松了口气,虽然先前唐宝说把他们身上的蛊给弄出来了,可是他们没看见,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现在确定蛊没有了,能不高兴吗?

    苗丹凤见凌家兄弟的眼神都落在唐宝的身上,这才像是恍然大悟的盯着她,伸手指着她:“你,你是那个女人,我要杀了你!”

    她对着唐宝冲上来,凌家兄弟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他们实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生怕自己又莫名其妙的中了蛊。

    唐宝最讨厌的就是用蛊害人,看见苗丹凤,就想到了死了那么多人,看见人就觉得满心憎恨。

    要不是边上还有这么多人在,唐宝绝对会把这女人收进空间,让她死翘翘。

    可惜现在人多眼杂,唐宝只能快速的退后,同时让用意念和小白沟通:“咬死她。”

    “你也真的太高看我了,她身上有符,还是你自己收拾她吧?”小白缩在唐宝的口袋里一动不动,反倒是求她:“让我进空间吧?我觉得那两个老头好像已经知道本尊不凡之处了。”

    唐宝现在是绝对不会让小白进空间里的,这么多人之下,自己绝不能暴露空间。

    她伸手从腰间一动,手心里就多了匕首,指着扑过来的苗丹凤冷哼一声:“找死。”

    苗丹凤看见她手里的锋利的发出冷芒的匕首,只能停住脚步,用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看着她,愤怒的道:“你要是杀了我,我们就同归于尽。”

    欧阳航也赶紧道:“唐宝,他们身上有手#榴#弹。”

    申屠春边上的一个男人沉着脸上前,他撩起自己的衣服下摆,露出里面的黑色背心,还有绑在腰上的一圈手#榴#弹,冷眼看着唐宝,眼里没有一丝惧意。

    似乎自己的生命完全不值得一提。

    唐宝真想破口大骂,这些人简直就是疯子,可是她却也知道,自己还真不能动手,毕竟自己可一点也不想死。

    她看着她冷笑:“苗丹凤,你以为你是谁,要是这里爆炸了,谁也躲不开,就算是你不在乎你自己的命,你怎么知道申屠老太太舍不舍得陪你一起下地狱?”

    唐宝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既然不能弄死她,那就只能让她们之间有矛盾。

    苗丹凤听了她的话,脸色瞬间煞白,咬着下唇望向她,一脸的恶毒:“你休想挑拨离间。”

    可是整个人却还是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能好好活着,谁会想死?

    而且这外面的日子酒醉金迷,她现在都觉得自己以前过得日子真的是太苦了,哪有现在舒坦,自然是想好好活着。

    这个时候,申屠春凌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唐宝,可是她却不能看见唐宝的气运,这让她的心里也郑重起来。

    她上前几步,慢慢的走到唐宝的身边,伸手就想去碰她,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开口和稀泥:“好了,我们能一起来到这,那就是缘分,有财大家一起发,你们说是不是?”

    欧阳老爷子喝了小半壶水,又吃了两个粽子,才觉得自己现在活过来了,他起身上前,警惕的盯着她冷笑:“申屠春,没想到我和吴老头最后还是落入你的算计。”

    转头对唐宝道:“你离她远点,她的身上有毒物。”

    唐宝的眼神下意识的落在申屠春的身上,见她的袖子里缠着的却是一条碧绿的小青蛇。

    妈啊,这人太狠了,这是想借着握自己的时候,给自己来一下啊。

    唐宝赶紧退后两步,自己用精神力和小白交流:“要死啊,你都不知道提醒我,我差点就要被咬死了。”

    “怎么可能呢?”小白也很委屈:“我早就盯上那条蛇了,还准备打打牙祭呢,现在你这一动,我就没零食了。”

    唐宝很想哭,小白就不能正常点吗?这好好的,想吃啥不好,偏偏喜欢吃毒蛇,真的是有病。

    她脑子里闪过大白蟒的身形,试探的问:“你难不成是想把大白也吃了?要不怎么就让我收了它?”

    小白觉得自己主人越来越爱胡思乱想了,无奈的道:“你想多了,我不是啥都想吃的,我就是喜欢大白,想让大白陪我一起玩而已。”

    “哦,那就好,”唐宝觉得自己还是要防范于未然,多嘴的说了一句:“你们种族不同,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千万不要太喜欢大白,要不你……”

    小白无力吐糟:“在这种时候,你这样胡思乱想真的好吗?”

    其实这用意念交流,也不过是一眨眼之间。

    唐宝回过神,看着申屠春手腕上的蛇笑了笑:“你这爱好挺别致的,这蛇血蛇胆可都是好东西,老太太这是要把这可爱的小东西给我做见面礼吗?”

    话说出来,自己都忍不住想打寒颤了,希望她不会真的把这蛇送给自己,要不就会变成了小白的口粮。

    申屠春没想到唐宝还不怕蛇,自己心里的打算就落空了,原本她确实是打算让自己的小青咬死这贸然出来的年轻女人。

    虽然自己看不透她的气运,却觉得她这个人会对自己有威胁。

    “我这蛇就跟我的孩子一样,倒是舍不得送给你。”申屠春伸手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蛇,对她笑了笑:“我就是觉得我们已经来到这,机缘难得,却也危机重重,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不如一起合作?”

    “好啊。”唐宝一口答应,脸上还带着点兴奋:“我也很好奇里面有什么,毕竟我这走了一路,除了兵马俑,别的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申屠春心里自然是提防着突然之间出现的人,可是脸上却带着微笑,对着唐宝笑了笑,自己就看向了跟着唐宝进来的凌家兄弟,皱眉道:“不是让你们守在箱子那里吗?你们跟进来做什么?”

    凌华早就不想受她的气了,没好气的道:“不都说了吗?外面的箱子都不见了,你要是不相信,你自己去看。”

    申屠春这才发现他们进来后,那机关的石壁没有合拢,自己快步过去,看见放箱子的地方,那些箱子全都不翼而飞,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