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航他们才不会去关心外面的箱子去哪儿了,东西再好,宝贝再多,那也要有命花啊。

    他和唐宝介绍自己的爷爷还有吴瞎子,见申屠家春和苗丹凤带着几个人去里后面那石屋找那些箱子,自己就赶紧把前因后果和她说了一遍:“我们这回都上当了!”

    申屠春当初说是自己的家长辈的墓地在这,想拿出一些自家的东西,又许以欧阳老爷子一些已经失传的符咒方面的古籍,许了吴瞎子把自己看气运的法子交给他,这才让他们答应一起过来了。

    他们一进来,就知道这宏伟的墓穴不是申屠家的,更像是帝王陵,可是想要离开的时候,申屠春却翻脸了,说他们的身上都已经被下蛊了,以池威胁他们不能退。

    再者这里面的机关太厉害了,石屋里也是危机重重。

    现在折损了不少人,食物和水也越来越少,申屠春对他们就更是苛刻,每天每人只给一小碗水,还有几块饼干……

    吴瞎子只是出去算命的时候装瞎子,因此被喊成吴瞎子而已,他也有五十多岁了,中等个子,五官平常,可是那双小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像是能看到你的心里。

    他好奇看了眼唐宝:“小姑娘,你真的能把我们身体里的小玩意给弄出来吗?”

    唐宝摇头:“现在不能,我要安静的环境,等他们从那间石屋里出来,你们一个个去找我。”

    吴老爷子和欧阳老爷子相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欧阳老爷子更是对唐宝和气的道:“唐小姐,先前你替我寻回来的宝贝,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这次又承蒙你援手,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可惜的是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却这么想不开,这么早就嫁人了,要不他看她的面相极好,可惜自己的孙子没早点遇上她。

    唐宝先前已经拿了他们家的灵木牌,倒是觉得自己现在也算是还了人情,笑着道:“欧阳爷爷你喊我唐宝就好,这是我们的缘分,您千万别和我客气。”

    “你不怕他们对付你?”吴老爷子的眼神落在唐宝好看的侧脸,带着点疑惑的问她:“你不怕那个女人给你下蛊?”

    唐宝对他笑了笑:“我要是怕,您老人家会保护我吗?”

    小样的,想在我的嘴里套话,做梦呢。

    吴老爷子苦笑着摇头:“我现在是自身难保了哦,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这就是年纪大了还贪心,才落到现在这地步。”

    又看着唐宝笑了笑:“不过我看你额头生得平满宽广,人中清晰,颧部适中,华相得益彰;耳垂厚润有福气,下巴代朱紫,不仅旺夫,你夫君肯定也是其朱紫,两人相辅相成,看着就是逢凶化吉,我这就想沾你的光。”

    唐宝听着挺顺耳的,再者要是吴瞎子没点本事,人家也不会把他拐来。

    吴瞎子看见唐宝嘴角的笑意,就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我看你人中清晰,这是多子多孙的上上之相!所生子息也容易心存孝道、聪明多福,未来成就且高;而且人中形美,也是长寿的表征,故而人中也有寿堂之喻,聪明加上高寿,夫荣子孝,唐宝你可真是好命……”

    要不是顾忌现在人多,唐宝真的很想好好问问他,能不能算出来自己有几个孩子。

    可是,这个时候,一直在角落里嘀咕的凌家华他们带着另外三个人过来了,凑到唐宝的面前低声道:“唐小姐,还请你等下也替我的三位堂兄解蛊,现在还有一道门没有打开,我们谁也不知道外面会有什么,我们会保护你的。”

    虽然,他也觉得这姑娘奇奇怪怪的,说不准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本事。

    唐宝有点幽怨的瞄了他们一眼,却还是点头:“行了,等他们出来了,你们跟我过去,我给你们解蛊。”

    而这个时候,沉着脸的申屠春他们也出来了。

    她让自己边上的一个中年汉子带人开始找机关,自己板着脸坐在一边的箱子上生闷气。

    申屠春倒是没有怀疑消失的箱子的是被唐宝拿去了,心里反倒是有点发毛,觉得或许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在捣乱?

    不过,好在自己的后援也快来了,她也在边上留下了特殊的开机关的手法,只要自己的儿子带人来了,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不顺眼的人到时候推出去就好。

    想到了美好的未来,申屠春这才暗暗的吐了口气,自己招呼苗丹凤过来,从箱子里拿出一包饼干,肉罐头,还有水果罐头和她一起开始吃了起来。

    唐宝让凌家兄弟守着,自己先招呼欧阳老爷子和自己去了第七间石屋,来到石碑后,就让他相信自己不要紧张,自己捏住他的后颈几处穴道,就让他晕了过去,唐宝就很淡定的把他兜里的五张符据为己有,这才让小白不再害怕,跳到欧阳老爷子的胸口,用自己的精神力把蛊给逼出来。

    等到欧阳老爷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几处穴位都插着银针。

    这亮晶晶的银针看着很可怕,不过一点也不疼。

    “老爷子已经好了,我这是看你腿上有点伤,走路的时候都有点一拐一拐的,这才给你针灸,能行气止痛,通经活络、活血化瘀。”

    欧阳老爷子看着她的眼神就更温和可亲了:“唐宝,你真是个好姑娘。”

    让他都越看越中意她做自己的孙媳妇,他觉得自己其实很开明的,一点也不在意这个孙媳妇前头嫁过人。

    唐宝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招手让在门口急的团团转的欧阳航来把人扶走,又让吴老爷子过来开始治疗……

    苗丹凤虽然在吃东西,眼神却落在那边的人行动上,她觉得唐宝给一个人解蛊要半个小时左右,心里也是很惊讶,也很好奇她是怎么解了自己下的蛊。

    当然,她现在是不知道唐宝完全不用自己动手,这给每个人针灸一下,也是为了他们不怀疑而已。

    她也把自己背包里的饼干什么的掏出来,找的借口也合情合理:“这里面是我们一家三口的食物,也不知道我爸妈找不到我都急成啥样了。”

    她从背包里掏出五个苹果,五根青瓜和一些糖果,还把最后一串粽子也拿出来,一脸心疼的道:“好了,大家都吃吧,反正再留着也要坏了。”

    这一家三口出来采药,这带的东西多了点,倒也不让人怀疑。

    现在他们这边是有五个凌家的人,还有欧阳爷孙加上吴瞎子和唐宝是九个人。

    大家分着吃,也能吃个半饱。

    欧阳航啃着分到手的半个苹果,感叹不已:“都说此一时彼一时,我从来没觉得苹果这么好吃过。”

    凌寒很珍惜的啃着水灵灵的黄瓜,有点担忧的问:“要是把东西都吃完了,等下饿了怎么办?”

    吴瞎子却看着手里的黄瓜,眼神变了变,下意识的看了唐宝一眼。

    唐宝恰好看见他的眼神,自己看着他手里的黄瓜,就知道他心里在怀疑,因为黄瓜太新鲜了。

    她心里明白自己这是大意了,顾行谨早就提醒过自己,不能露出马脚,要不然自己就会被各方组织惦记!

    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她干脆对吴瞎子笑了笑,又对凌寒低声道:“你傻吗?我们的东西吃完了,这就像他们去要啊,反正他们现在也只有六个人,我们还用怕他们吗?”

    大家听到她这光明正大的说要抢他们的东西都是一愣,你看我,我看你,好像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唐宝见他们迷茫的样子,忍不住一乐:“各位,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扭扭捏捏的,赶紧都吃了,等下你们看我的。”

    苗丹凤和他们都是相看两厌,这距离是能离远点就离远点,因此看见他们在吃吃喝喝的,很不满的皱眉:“这些喂不熟的白眼狼,明明是我们给钱让他们来保护我们的,现在却背叛了我们,真该死。”

    她最恨的就是背叛,可是现在他们的蛊都已经解了,自己就少了威胁他们的手段。

    申屠春虽然也很不满,却劝她:“你别和他们生气,等我们拿到东西,等我儿子他们来了,自然是想把他们怎么样都行。”

    “我一定要得到里面的东西。”苗丹凤想要的东西和唐宝一样,毕竟现在唐宝边上的建木,就是当初从苗丹凤他们的家乡寻来的。

    蛊最喜欢的就是灵木,在灵木里才能进阶。

    现在,苗丹凤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母蛊兴奋渴望的感觉。

    申屠春现在还用的到她,这下蛊的手段,她觉得控制人挺好的,自然是想学到手的,此时笑着附和:“你放心,你要的东西我绝对不和你抢。”

    这个时候,唐宝已经起身来到她们的面前,眼神落在她们边上的几个箱子和背包上,笑了笑:“两位,我们吃的东西都没了,还请两位接济点。”

    “你做梦,你真不要脸,我们凭什么把持的给你?”苗丹凤听到她理直气壮的口气,觉得自己都快要被她气疯了,伸手指着她的鼻子骂:“离我远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