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心想,我还看不上你们吃的罐头呢。

    她这来讨要食物,是免得让大家怀疑她有取之不尽的食物。

    苗丹凤眼神不善的瞪着她:“你要不要脸?”

    这开口就跟别人要东西,她都觉得替她臊的慌。

    “我的脸不关你的事,要是你不要脸了,我倒可以帮忙。”

    唐宝才不怕和她耍嘴皮子,眼角的余光见申屠春神色凝重的盯着自己不放,一点也不收敛,反倒是很小人得志一样嚣张的笑:“到了现在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就算是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要不然我们饿的头晕眼花的,人多也打不过你们人少啊。”

    苗丹凤瞪着她:“就不给。”

    她们原本的打算就是用食物卡着他们,而且现在凌家护卫都反水了,就更不愿意给他们吃的喝的,

    唐宝快速的冲上去,一脚就踹在她的腿弯处,同时手里的银针快速的扎到她的身上:“不给?给不给?欠揍是不是?”

    按说,苗丹凤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可是唐宝力气大,那一脚踢得她有点麻,等她想动手的时候,就发现唐宝看是胡乱的扎针,可事她的每一针都落在自己的穴位上,让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抽走了力气一样。

    苗丹凤拼命的反抗,尖叫怒骂:“啊,你不要脸,你偷袭,好疼,不要,啊……我给你,别扎我……”

    制住不停挣扎的人,也是有点累的。

    再者,唐宝现在也不能关明正大的弄死她。

    但是,唐宝却趁机让小白利用它的血脉和灵力,把她身上的母蛊和子蛊都趁机给弄死了,要不然自己这边给他们解了蛊,她再把这些蛊什么的放在肉罐头那些东西里,那自己怎么咽的下去?

    所以,她只能先下手为强的从根本上把蛊都给灭了。

    欧阳航缩了缩身子,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同学好暴力,也好大胆。

    就这么简单粗暴的把人揍了。

    凌家的汉子们也觉得唐宝好勇敢,毕竟那个女人会下蛊,他们都是恨不得离她远远的才好。

    可是唐宝却这么勇敢的把人给揍了。

    欧阳老爷子和吴瞎子却盯着唐宝不放,恨不得看出朵花来。

    这边的申屠春也盯着唐宝,左看右看,却还是看不出的她的气运,让她也有点奇怪。

    唐宝在听到小白告诉自己可以收工了,这才起身松了口气,小心的把银针收在自己的特制布袋里,再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还对她笑了笑:“对不起啊,我这人平时很温柔可亲的,就是没吃饱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变得性子暴躁点……”

    苗丹凤没心情听她自吹自擂,其气急败坏的看着她:“你,你个妖女,把我的蛊怎么了?”

    她自己一感觉,脸色就变得惨白:“我和你拼了……”

    现在她能感觉的到,自己身体里就只剩下一只本命蛊了,这让她心疼的就像是唐宝杀了自己的孩子一样。

    说完,她顾不得身体的疼痛,快速起身抬手就挥向唐宝。

    唐宝眼疾手快,抓住她扇过来的手,反手给了她一耳光。

    她原本就特别讨厌她用这手段,这一巴掌就是用尽全力,五个手指头印明晃晃的印在她的脸上,那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啊!”

    苗丹凤疼的捂着脸,崩溃的哭喊了出来:“你敢打我!你们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动手?”

    唐宝甩了甩有点发麻的手,无视聒噪的苗丹凤,水灵灵的杏眼带着冷漠的盯着申屠春边上的几个男人都用枪指着自己,冷笑:“别以为只有你们有枪,在你们去找箱子的时候,我已经在这里放了炸药,要死我们就一起死。”

    “你说什么?”这下连申屠春也震惊的看了眼唐宝,又看了看欧阳航他们。

    欧阳航自然是知道唐宝是骗他们的,可是这个时候,他肯定不会拆台,来到唐宝的身边,一脸不满的道:“有枪了不起啊?”

    凌家五个男人现在还有两把手枪,也把手枪瞄准申屠春和苗丹凤,明摆着是站在唐宝这边了。

    申屠春觉得很戳心,也很郁闷。

    因为枪支都是她提供的,自己请来的人,用自己的手枪指着自己,这简直就是最糟糕的体验。

    “好了,都冷静点。”申屠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们:“这里还有三箱食物,给你们一箱,但是我希望我们不要自相残杀。”

    “还是老太太慈悲心肠。”唐宝笑了笑,让欧阳航上前去把手提藤箱拿过来。

    欧阳航打开一看,里面都是整整齐齐的肉罐头和水果罐头,还有一包包的饼干,他粗粗的看了看,觉得省着点还能吃两天。

    申屠春见苗丹凤还是满脸的不悦,自己上前扶着她来到角落里,低声道:“你再忍忍,按说韩风他也应该带人来了,只要我们的后援到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收拾他们都行。”

    苗丹凤一听也是,扫了一眼又在努力寻找机关的男人,自己也咬了咬唇,狠狠的瞪了唐宝一眼,自己就坐在一边休息了。

    她安慰自己,现在先忍着,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就弄死他们。

    欧阳老爷子也招呼唐宝过去坐下,自己和她低声说话:“申屠春会看人气运,我们来之前,我倒是和吴老头这回是……”

    唐宝和他们说了好一会,也开始轮流休息,一点也不急着去找机关。

    机关是在好几个小时候被他们找到,打开的那一刹那,就听到后面也响起来了声音,他们回头看去,却是后面的石壁门都呼啦啦的打开了。

    唐宝觉得有点危险,这要是他们的帮手来了,那就是长驱直入,自己要不还是赶紧和他们分开跑?

    她心里也明白,要是自己一个人,哪怕和他们对上,那也可以让大白蟒出来把他们吞了。

    不对,他们的身上有炸弹,自己还是把他们收到空间里更安全。

    反正小白是说只要他们先想杀自己,自己就算是把他们收到空间里弄死也不会有大碍。

    “这机关也太欺负人了。”欧阳航忍不住吐糟:“我们先前累的半死还打不开,现在却全都打开了,要是现在有人进来,那可真是捡了大便宜。”

    唐宝见苗丹凤他们已经往外面走,自己也跟上,低声道:“大家各自珍重,我要去瞧瞧这外面会有什么。”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大家也都想进去看看会有什么宝贝,或者是别的……

    唐宝在门边,就看见十几个高大的兵马俑僵硬的逼近他们,手里的长矛就像是带着千钧之力,呼呼作响。

    不过,申屠春现在身边的人都不是吃白饭的,而且先前也是消灭了不少兵马俑,现在早已经有经验,唐宝看见他们很快就和兵马俑缠斗在一起。

    唐宝一点也没有去帮忙的意思,自己在门边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

    可惜他们很狡猾,不知碰到兵马俑的哪儿,兵马俑就轰然倒塌下去……

    欧阳航凑到唐宝的身边低声道:“这些兵马俑弱点都在背后,一开始没人知道,还有一回事开错了机关,外面的兵马俑涌进来,我差点就死翘翘了。”

    申屠春看见他们都在看热闹,却不上前帮忙,心里恨得要死,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自己悄悄的摸了摸手腕间的碧绿小蛇。

    她觉得就算是唐宝他们寻到了好东西也没关系,等到自己的儿子带人来了,别说是里面的宝贝,就是他们的性命也全捏在自己的手里。

    兵马俑一个个轰隆隆的倒下,那场面也很壮观。

    估摸着还不到一个小时,兵马俑就全都被解决了,申屠春她们也都在护卫的保护下,快速的走出去。

    唐宝在他们忙活的时候是躲在后面看热闹,可是现在见他们都走了,自己也赶紧跟上去。

    等离开房间,无意识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触目所及,都是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能闪瞎人的双眼。

    吴瞎子蹲在地上东摸西摸,很激动的道:“天,这些是真的金砖,这得有多少金砖?”

    这里就是金光灿灿一片,地上铺的是金砖,还能看到远处的九龙金漆宝座,宝座两侧排列八根沥粉贴金云龙图案的巨柱。

    宝座前两侧有四个侍卫一样装扮的石像,别说人物惟妙惟肖,就连他们手里没出匣的剑也像是真的一样。

    而引起唐宝注意的就是宝座侧边的灵木鼎,似乎在招呼她赶紧去拿,浓郁的灵气让唐宝的脑袋都有点懵了,一门心思就想去把灵木鼎抢到手。

    苗丹凤的目标也是那灵木鼎,她比唐宝更快的上前,一步步冲上金台阶,眼睛发亮的想拿到那灵木鼎。

    小白见唐宝也一点也不警惕的跑过去,快速的咬了唐宝一口:“你疯了,那里有陷阱。”

    小白的牙齿很锋利,疼痛让唐宝瞬间回过神,听到小白的话,自己赶紧退后几步。

    而这个时候,苗丹凤却被两个侍卫抬腿就一起踹到她的身上。

    然后,苗丹凤就像是会飞一样,从台阶上飞了下来,五体投地的落在唐宝的面前,嘴角里还流出血渍,美艳的脸痛苦的扭成一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