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屠春现在是不想看见苗丹凤死在自己面前的,赶紧让跟着自己的两个男人去把她给救回来。

    对于这里的一切,申屠春都很满意,地上金砖铺地,雕栏玉柱。

    她已经粗粗的进去其中一间没关门的石屋里瞄了瞄,里面的金玉摆件样样精致,珠宝玉器都晃花了她的眼。

    现在就等自己的人来,把这里的东西都给弄出去,她觉得这工程有点大,毕竟地上这些金砖也要带走就是大工程。

    “老夫人,我一定要得到那个鼎。”苗丹凤被申屠春喂了些药后,执着的眼神还是落在不远处的灵木鼎上,咬牙切齿的道:“我觉得那个该死的女人,也是看上了那个鼎,决不能让她得手。”

    申屠春笑着安抚她:“你放心,她上不去,只要韩风带人来了,就能把那鼎弄下来给你了,你现在先好好歇歇,免得身子不适。”

    “多谢老夫人。”申屠春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这边,唐宝也是觉得自己要郁闷死了。

    这好东西就放在自己前面十多米的地方,可是自己却顾忌着上面的四位侍卫,不敢轻举妄动。

    欧阳航拎着空箱子过来,对唐宝眨了眨眼睛,带着点得意的道:“看我的。”

    他快速的上前几步后,从另外一个方向,把箱子用力对准四个石像侍卫扔过去。

    后面的两个侍卫就像是机器人一样,还是同时抬腿就踢。

    藤箱受不住他们的力道,瞬间四分五裂。

    “我的乖乖,他们这伸手还真不错,”欧阳航带着点自我调侃的道:“我都觉我这个大活人,还比不上他们这些石像,真是见鬼了。”

    唐宝喵了他一眼,低声道:“我怀疑这不是石像。”

    “不是石像是什么?”欧阳航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哭丧着脸低声道:“你可别吓我啊,我看着他们也不像是‘粽子’啊!”

    唐宝无语的看着他:“我怀疑是傀儡。”

    “这倒是有可能。”欧阳航长长的松了口气:“你是不知道,这种年代久远的帝王陵,还不一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唐宝点了点头,自己还是慢慢的围着高台转悠。

    欧阳航也跟着她转:“这里没什么好看的,我爷爷他们在那边看石碑,后面有一间房间没关,里面都是很精致的珠宝首饰,要不我去拿一些金锭子来砸上面那几个傀儡,看看他们会不会手慢脚乱?说不准使用过度,那傀儡就会坏了呢?”

    “你这个想法很好,不过现在不急。”唐宝可不想做便宜别人的事情,要是自己千方百计的把那几个傀儡弄坏了,却是他们的人先过来,自己哭都来不及。

    欧阳航不解的看了看上面的九龙金漆宝座:“上面就是龙椅别致点,别的也没什么好看的啊?”

    唐宝自然是不会告诉他自己看上了什么,只能乱扯:“你不觉得要是能坐到龙椅上,就像是君临天下一样,会很风光?”

    “不觉得啊!”欧阳航好奇的看了看她兜里,惊讶的问:“你,你的小狗呢?”

    唐宝生怕小白被他们看出不妥,已经让小白进入空间,见他问起就下意识的东张西望:“我也不知道啊?估摸着是自己跑出去玩了吧?”

    她又看着他道:“我要出去找我爸妈,让他们一起进来瞧瞧。”

    现在她觉得自己还是让爸妈去报案,或者是打个电话问问顾行谨,这边的好东西太多,自己还是上交给华国比较好,这里的石碑和青铜器不少,肯定会很有价值。

    欧阳航有点担忧的看着她:“你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了,我们进来的时候,不仅遇到攻击人的蝙蝠,还有很多毒物。”

    想了想,还是看着她叹了口气:“要是你真的想出去,我陪你去,再喊上两个人,最好是让他们去……”

    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凑近她低声道:“我爷爷说他们估摸着还会有接应的人,让我们请个人去报警。”

    唐宝对他微微摇头:“我们要是人离开的多,被他们发现估摸着一个都走不了了,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就好了,我爸妈肯定在外面找我,到时候我让他们去外面打电话。”

    她觉得要是有人和自己一起出去,自己就不能把小白和大白暴露出来。

    最重要的是这里靠着自己的双腿走出去,不仅会遇到野兽,还要耽搁好几天,自己让小白带着自己瞬移,那就快多了。

    欧阳航自己也不放心离开爷爷,却又觉得她一个人离开太危险了,可是在唐宝自己的坚持下,他也没说什么。

    因为他心里觉得,唐宝失踪这些天了,她的爸妈说不准早就请人过来找女儿了。

    只要她出去,估摸着就能和她的亲人遇见,只能叮嘱她自己小心点。

    唐宝眼神深深的盯着灵木鼎看了几眼,自己转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偏偏这个时候,苗丹凤却喊住了她:“你现在不准离开这里。”

    现在怕的就是她出去传消息,那这些宝贝就不能独吞了。

    而且现在石壁上的机关门全都开启,只剩下那个有点诡异的通道。让她担心这里会被人意外的发现。

    唐宝冷冷的看着她:“怎么,我去上厕所也不行吗?”

    苗丹凤嫌弃的瞪了她一眼:“你可真够恶心人的,给我滚。”

    唐宝很想揍她,可是一想自己现在还是先离开为妙,瞪了她一眼,自己往回走。

    她走了一段路后,悄悄的回头一看,见后面没有人盯着自己,就加快脚步往外跑。

    可是她的运气不好,没发现申屠春边上的一个护卫也在石屋的角落了上厕所,系上裤子后,看见唐宝脚步匆匆的离开,大声吆喝:“喂,你给我站住,你往哪儿走?”

    一边大喊,一边是拔腿就追。

    这里比较僻静,他这大声一喊,声音就传出好远。

    “站住,你不准走!”男人直接就要上手来拉唐宝。

    就在这时,唐宝冷着一张脸,回身抬起长腿,触不及防的一脚踹向了他的心口。

    不过这男人的身手极好,快速的避开后,反倒是一拳就向她的脑袋挥去,同时快速的抬脚就踢向唐宝的腹部。

    唐宝心里暗暗喊糟糕,自己快速的避开后,转身就往外跑。

    偏偏这个时候,外面又进来黑压压的一群男人,为首的中年男人俊美冷漠,看着唐宝跑来,就伸手挥了挥。

    他后面的两个男人就快速的上前来擒拿唐宝。

    识时务者为俊杰。

    唐宝面对这百多个男人,自然知道自己现在是逃不掉了,心里暗叫倒霉,却还是站在那,一脸害怕的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就是渴了,想出去找点水。”

    但是,这个时候,苗丹凤他们也被惊动了。

    苗丹凤因为身体还疼着,走路都走不快,过来看见唐宝被人反手挟持了,得意极了:“现在你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我要你好看!”

    唐宝心里也郁闷的要死,自己这是多倒霉啊?就这样落在他们的手里,现在可怎么办?

    她用意念和大白小白沟通,要是事关自己的小命,自己也顾不得暴露它们了,就是不知道它们出来的话有几把握。

    “要是你们没有把握,那你们自己先逃命要紧,免得我死了,你们在空间里出不来。”

    大白蟒听了唐宝的话,觉得这个主人虽然弱了点,可是对它们还是挺好的,赶紧道:“我的灵力能护着我们几分钟之内,让他们的刀枪伤不到你,到时候让小白把你瞬移走。”

    小白也有点严肃:“可是我只有瞬移的能力,没有攻击力,这边的路被他们堵死,我不一定能逃出去。”

    就算是瞬移,那也是要小白先离开,再用灵力把唐宝给瞬移到小白的身边。

    大白蟒毕竟是在这深山野林里混久了的,觉得自己不至于窝囊的束手就擒:“我们拼一把……”

    苗丹凤平时只有自己欺负别人欺负惯了的,可是今儿自己却被唐宝给收拾了一回了,心里恨的要死。

    现在唐宝落在自己的手里,自然是不会客气,上前看着她笑的阴狠:“刚才你不是还很得意吗?”

    说话间,她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甩了两巴掌在唐宝的脸上,得意的笑:“你敢弄死我的宝贝,我今儿必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唐宝的脸上火辣辣的疼,这是自己第一次被人打脸,这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既然今儿已经不能善了,大白小白也想拼一把,那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唐宝冷冷的看了一眼抬脚踹自己的苗丹凤,自己虽然是手被男人制住,可是脚却还是能动。

    她杏眼一眯,自己退后把整个人的身体重量靠在身后的男人身上,然后借力抬脚,狠狠一脚踹在了她踢向自己的腿上。

    “啊,好痛!痛死了!”

    苗丹凤捂着自己的腿,觉得自己的腿就像是断了一样,疼的她一脸扭曲的坐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哀嚎:“韩风,你替我教训她。”

    “你好大的胆子。”韩风来到唐宝的面前,伸手就毫不怜香惜玉的抓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面向自己,目光又冷又狠的看着她:“不想活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