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被迫抬着脑袋,那漆黑如墨的杏眼里就像是荡漾着春水,特别是此刻神色漠然的看着他们,眉目如画,神色清冷,很是诱人。

    韩风边上的一个男人眼神落在她的五官上,露出一丝邪笑:“你们对这美丽的姑娘别这么粗鲁成不成?”

    他的手带着点轻佻的勾起唐宝的下巴,凑近她露出一丝邪笑:“我可以好好调教她,让她乖乖听话。”

    “这人你现在不准带走!”苗丹凤没想到周向斌还看上了唐宝,见他不解的看着自己,冷笑道:“等我先收拾她一顿,随你怎么着。”

    周向斌不满的挑眉:“要是人被你弄得半死不活了,给我有什么用?”

    韩风不想周向斌和自己现在的女人吵起来,这次自己借了周家的一些人手,而且又想得到苗丹凤的养蛊之法,他是一个都不想得罪,就干脆拉着周向斌的手低笑:“算了,我们办正事要紧,你要是喜欢这个女人,等下带回去慢慢调教就好了。”

    唐宝听到他们的话,心里反而有点犹豫,自己原本是想孤注一掷,可是现在好像可以再忍忍?

    毕竟按着苗丹凤的说法,她是不会要自己的小命的。

    可是要是自己把大白小白暴露出来的话,这人多嘴杂的,自己不把他们全都弄死,这以后就不能过安心的小日子了。

    因此,唐宝陷入犹豫之中。

    而此刻,韩风他们都往里面去看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了,比起女人来,男人更喜欢财富。

    缓过疼痛的苗丹凤也抬脚揣在唐宝的肚子上,盯着她恶狠狠的问:“说,你是怎么把我的蛊弄死的?只要你老实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

    唐宝咬牙忍着疼痛,心里盼着前面的那些人走快点,等他们都不在了,自己和大白对付面前的四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哑巴了是不是?”苗丹凤看见唐宝这白皙俏丽的脸,心里就很不满意,干脆对自己后面的那个男人伸手:“把匕首给我。”

    制住唐宝双手的两个男人互视一眼,也都没说什么,手里却下意识的把唐宝的手捏的更紧了,眼神还落在她的下盘。

    他们觉得要是苗丹凤真的划花了唐宝的脸,那唐宝肯定是会疼的用尽全力挣扎,他们要防备她抬脚伤了苗丹凤。

    苗丹凤拿着泛着冷芒的匕首想上前划花唐宝的脸,可是自己肚子上的疼痛让她害怕这个女人再踢自己,冷笑:“让她给我跪下。”

    “是。”其中一个男人抬脚就往唐宝的膝盖踢去,唐宝就身不由己的重重的跪在石地上,膝盖处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说不说?这么漂亮的脸蛋要是被毁了那就太可惜了。”苗丹凤这下是得意了,恶毒的开口:“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你要是不说,我就在你的脸上划一刀……”

    女医悦己者容,苗丹凤觉得唐宝肯定会被自己给吓唬住的。

    当然,在自己知道她用什么法子解开自己的蛊,自己还是会把她的脸都给划花,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再把她扔到那边的宝座上去,看她被那几个石像活活打死……

    唐宝心念一动,精神力已经准备把空间里的石头砸向她和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心里也在和大白小白打招呼,让它们出来解决钳制着自己的两个男人,再让小白带着自己瞬移离开……

    “唐宝,你先不要动,”小白欢喜的和她沟通:“难道你就没察觉到你男人的气息吗?”

    对于小白来说,顾行谨的体质特殊,本身就是带着木灵体的,哪怕现在隔得有点远,它也能感受的到。

    唐宝听到顾行谨来了,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就决定拖延时间,一脸害怕的看着苗丹凤:“你要是放我离开,我就把秘密告诉你。”

    苗丹凤自然是一口答应:“好,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我就让你离开。”

    反正先答应又不会少了一块肉,她一点也没有心理负担,反倒是很好奇唐宝是怎么做到不动声色的弄死自己的蛊。

    “因为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被一条奇怪的虫子咬了一口……”

    唐宝也开始瞎编拖延时间:“后来我就发现自己能感觉到蛊的存在了,只要让人喝了我的一点血,他们身体里的蛊就都死了。”

    “胡说,这不可能。”苗丹凤从没听说过这种事,自然是怀疑她是在骗自己,神色不善的瞪着她:“你敢骗我,我今儿就好好的教训……”

    就在这时,从后面快速的窜过来一个人。

    顾行谨趁着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听自己老婆说话,疾如闪电的窜过来,抬起长腿,猝不及防的一脚踹在了苗丹凤的心口。

    他这一脚极其用力,苗丹凤根本没看见这人是从哪儿窜出来的,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身子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捂着心口哀嚎:“啊,啊……”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后面又窜出来两个男人攻击着钳制住唐宝的男人,迫使他们松开唐宝以求自保:“你们是谁?快来人啊……”

    “行谨,你怎么来了?”唐宝落在男人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汗味,心里就安定了下来,可是脸上还是装出一脸惊愕的模样看着他,很委屈的道:“我还以为自己见不到你了。”

    “乖,没事了。”顾行谨也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说真的,他看见自己的老婆被他们钳制着跪在地上的时候,心里就涌上了杀意。

    他平时在外面也是很少和唐宝这样亲密,可是现在却抱着她不放,只有她在自己的怀里,才能让自己感受到安心,才能放心。

    唐宝赶紧提醒他:“这里应该是千年之前的帝王陵,里面金砖铺地,还有些石碑和青铜器都是很有意义的,你们赶紧进去,免得被他们破坏了。”

    又把对方身上的武器也说了一遍,免得他们没有防备,这要是有危险就不好了。

    “好,”顾行谨招了自己身边的一个男人说了几句,男人用力的点了点头,自己就用眼神示意队伍里的两个男人跟着自己快速的离开。

    而此时,那边再寻宝的人也听到这边的动静,韩风板着脸带着几个人快速的过来,看见顾行谨他们这些身上带着浓烈煞气的男人,心里一跳,一抱拳道:“诸位兄弟这是那条道上的?这里也算是无主之物,我们这也是有缘得之,诸位要是不介意,那就一起发财。”

    其实他的心里也郁闷的要死,明白这些人应该是跟着他们进来了。

    觉得自己这也算是引狼入室。

    可是他们身上的煞气,让他明白这些人都见过血,看着也很不好惹,这才想着先安抚一下他们,自己在另外想法子。

    这一次算是特别任务,顾行谨他们都没有穿着军装。

    不过,他们大都是解放鞋,迷彩衣裤,看着气势十足。

    顾行谨的凤眼一眯,自己松开唐宝后,迈着大长腿,缓缓走向了韩风,神色肃然的问:“你是哪条道上的?”

    话音未落,顾行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上前一拳打在韩风的肚子上。

    韩风还真没想到他这么不讲道理,说打就打,整个人就摔倒在了地上。

    “你疯了!”他恨愤怒的尖叫:“你敢打我?我……”

    顾行谨微微挑眉,吐出一口气,上前一脚就把他踢到自己人站的那边,冷漠的道:“把人给我绑起来。”

    顾行谨的动作实在太快,跟着韩风来的十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自家的老大的皮带被人解开了,有个男人很熟练的用皮带把自己老大给绑的严严实实的。

    “放开我家老大!”十几个人都冲上前,却被顾行谨带来的人一拥而上,随即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让他们都躺在地上哀嚎。

    “你们,你们实在是太不讲江湖道义了,竟然以多欺少……”

    韩风看着自己的手下也都被解开了皮带或者是腰带绑了起来,真是气的差点吐血:“你们是跟着我们进来的,这吃相也不要太难看了,别以为我会怕你们……”

    “多嘴!”顾行谨眼神凌厉的盯着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苗丹凤,皱眉道:“把她也绑起来。”

    “你,是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苗丹凤看见顾行谨也是一愣,随即捂着肚子,疼的一脸扭曲的从石地上坐起来,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他:“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却让我爹妈惨死,你不是人,你恩将仇报……”

    说真的,顾行谨一开始都没有认出来这个女人是苗丹凤。

    毕竟先前的时候,她都是穿着艳丽,手腕上和头上都是带满了亮闪闪的各种银饰,可是现在披头散发的,他认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顾行谨却没有忘记她的声音。

    说真的,当初他被她下蛊,也被逼着娶她,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想弄死她。

    而且,要是她活着,就会暴露出离殇的身份。

    顾行谨来到她的面前蹲下来,目光又冷又狠的看着她,压低声音道:“你手里有多少人命,你自己忘记了吗?今儿我就给你个痛快。”

    “你疯……你疯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