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疯……你疯了吗?”苗丹凤恐惧的看着他,感受着他对自己散发出来的杀意,浑身忍不住一颤:“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现在疼得脸色发白,毕竟他先前那一脚的力量不轻,现在她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她现在不仅是浑身都疼,心里也很愤怒,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又气又觉得丢脸。

    她愤怒的盯着他:“我从前怎么对你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账,我和你拼了……”

    说完,她就不顾一切的扑向了顾行谨。

    顾行谨先前威胁她的话几乎是低不可闻,因此在手下的眼里,就是这个女人一直在辱骂他们的顾副团长。

    顾行谨想要的就是这效果,他厌恶的甩开了苗丹凤,却是用力过猛,让她又嘭的一声摔倒在地上,也没在看她一眼,而是示意自己的手下把她也绑起来,自己就带头走向里面。

    里面的申屠春和周向斌正在一起欣赏几箱子珠宝,就听到有人慌慌张张的跑来说韩风他们落在了另外一拨人的手里。

    申屠春心里很不满自己的儿子这么没用,主要是她生了一女三子,可是除了自己的二儿子还活着,重孙辈就只有女儿留给自己的外孙女和二儿子膝下的一个小孙子。

    她也明白自己家用不光彩的手段借了别人的气运,现在是反噬,这才应在自己的子女身上,因此她对于自己现在唯一活着的二儿子,那是真的很看重,毕竟自己想要多子多孙,这就要靠自己这二儿子了。

    “阿妈,你救我。”韩风双手反绑着被人推上来,觉得自己真的太委屈了,差点哭了起来:“他们以多欺少,一点也不讲江湖道义……”

    “你们想干什么?”申屠春看见儿子这样,心疼的要死,怒吼道:“把他给我放了,否则!否则我要你好看!”

    她身后的那些人,有枪的拿出枪,没枪的摸出刀棍什么的,似乎想用他们的气势吓住顾行谨他们。

    “文件有规定,深山老林里的无陵墓都是属于国家的。”顾行谨招手让自己身边的人上前,主要是他自己对于华国的律法也不是很熟悉,可是却知道自己的手下都擅长什么。

    他身后的一个精悍男子就严肃的开口大声道:“未经批准私自挖山取土,按照其性质,违反华国土地法第三……你们这样已经构成犯罪,将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且我国现在不允许私下持枪支,也构成了重罪……”

    顾行谨自己都听的脑袋有点晕,不过,等自己属下说完,自己率先掏出手枪对准他们,冷漠嗜血的道:“我们是渝北军区特种部队的,现在你们都给我放下手里的武器,蹲下抱着脑袋,别妨碍我们执行任务!”

    在顾行谨拔出手枪后,他身后的属下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拔出手枪对准他们,气势十足的压倒了他们。

    那些人和他们比起来,就像是乌合之众。

    周向斌家里有人也在部队,看着他们那整齐的动作和那气势十足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这不仅是白辛苦一场,弄不好还有惹一身臊。

    “误会误会,我们就是听到这里有很多天材地宝的草药,这才来探探情况……”周向斌的借口是找的冠冕堂皇,一脸诚恳的道:“谁知道却无意间闯进了这陵墓,这些武器都是在这陵墓里寻到的,估摸着是前面的盗墓贼留下的……”

    申屠春活到现在这年纪,自然也是能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哪怕她现在心疼的要死,却也只能附和周向斌的话,笑得比哭还难看:“是啊,我们原本就打算要去找领导来处理这里的状况!这些都是属于国家的,我们都是华国的一份子……”

    这一趟真的是出师不利,浪费了不少的钱,还有精力,好不容易进来寻到了宝藏,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是她心里也明白,现在只能洗白自己。

    她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碧绿的青色,心里还是在琢磨,要是自己能在附近找到水源,在水里……

    唐宝在边上看着自己的男人气势十足的把他们的压制的一边倒,看着他们先收缴了对方的武器,自己也在他们要清点武器的时候,凑过去浑水摸鱼的把几把手枪和一些子弹收进了自己的空间后,就又开始去龙椅下面转悠。

    她心里也明白的很,虽然现在自己的男人掌控了场面,可是这里的重大发现,他肯定会让人报上去,到时候等部队过来接管这里,自己就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哎,现在可怎么办好?

    顾行谨那边雷厉风行的把外人都关押在第九间石屋里,让几个人守着,自己带着人小心的查探一下,也没有去尝试着打开没有打开的石门,而是自己快速的写下字条,又让人去打电话报告这边的情况。

    自己安排属下们轮流警戒和休息,毕竟他们这一路来都是急行军,在发现前面有人大规模进山的时候,更是小心翼翼的跟踪,这两天是真的都辛苦。

    顾行谨安排好一切,自己这才去找自己的爱人。

    他看着唐宝目不转睛的盯着宝座上面的东西,低声问:“老婆,你怎么不好好歇着?你的身子没事吧?那里有什么?”

    唐宝回头见是他,又小心翼翼的瞄了瞄距离有点远的守卫,低声道:“我没事,我想要上面那个灵木鼎。”

    她把事情都和他粗粗的说了一遍,叹了口气:“这两天里我一定要想法子把这东西弄到手。”

    顾行谨还真没遇见过这傀儡。

    事实上,他们的运气真的很好,进山就发现前面有人,跟着他们进来,看着前面的那些人开道消灭了很多蝙蝠和一部分的毒虫,简直就是轻松的要命。

    进来后,这边的石壁都是自动打开的,也没有遭受到兵马俑的攻击,现在听到自己的老婆说这些傀儡会攻击人,他倒是跃跃欲试:“我去试试,你在这等我。”

    唐宝白了他一眼:“你去找把刀扔过去就好了呀?何必自己去冒险呢?”

    “这感觉不一样,”顾行谨伸手摸了摸她现在已经有点散开的辫子,温声道:“你离远点,免得被波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