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很谨慎的一步步上前,在感受到傀儡强大攻击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发毛了。

    格老子的,自己一个人,那气势还不上傀儡,这真的是太让人憋屈了。

    好在他早就有准备,快速的把唐宝塞给自己的一个土豆用力的扔了过去,自己趁机快速的退后,却还是看到了一个傀儡把自己的踢飞了……

    然后,被踢飞的土豆弧度优美的变成了土豆渣子。

    不远处在放哨,还有在休息的军人们也在留意自家副团长的情况,看见这还会攻击人的‘侍卫’,好奇的交头接耳。

    顾行谨招来几个几个属下,和他们都吩咐了几句,从四面八方一起攻击。

    没想到上面的傀儡就像是有灵智一样,见这攻击的人多了,唰的抽出手里的绣春刀,简直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老大,这东西太邪门了。”被顾行谨挑出来的都是能以一敌五的好手,一身的功夫也很不错,可是现在面对这些‘侍卫’的攻击,瞬间被比成了豆腐花。

    他们又站在下面掷物,主要是那些石屋里破碎的石头不少。

    可是顾行谨却把他们拦住了:“算了,要是毁坏就损失惨重了,这些很有研究的意义,我们还是等上头派人下来研究吧?”

    其实他说的是谎话,而是因为自家小媳妇说已经让小白去探探虚实。

    顾行谨点了点头,回身看了看底下密密麻麻的兵马俑,他是听唐宝说起过这些兵马俑也会攻击人,也不敢硬来,就怕不小心触动了机关,让这些兵马俑‘以下犯上’。

    小白就慢吞吞的一点一点外上挪,它本身就是能隐匿自己的一部分气息,还真的没有被发现,可是小白靠近灵木鼎的时候,浓郁的木灵气让小白瞬间气息外露。

    要不是小白跑的快,差点就变成了肉饼。

    ……

    现在这边空着的石屋多,申屠春那些人被分开安置在两间石屋里,而欧阳爷孙和吴老爷子也被安置在另外一间空石屋里。

    现在人多眼杂,唐宝也没对苗丹凤多说什么,倒是和欧阳航他们打了声招呼,自己就跟着顾行谨他们出去透透气。

    因为唐宝悄悄的把大白放在兜里,有大白的气息,帝王陵通道处的那些毒物和蝙蝠都不敢乱动,倒是让大家都安全的离开。

    顾行谨手一挥,对着同行的人道:“三人一组,野味和泉水都多弄点,一个小时后在这集合。”

    “是。”

    唐宝嗔了他一眼,带着点不好意思的道:“你胡说什么呢?我现在就想知道今儿是几月几号了?我爸妈现在人在哪儿了?”

    顾行谨拉着她往前走,手却紧了紧:“今儿已经是阳历7月29了,我是接到爸妈给我的电话就过来了,原本我是打算带着爸妈一起进来的,可是在林中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也怕牵累到他们,就让他们留在外面。

    不过,先前我已经让人出去告诉爸妈你没事的消息,免得他们担心。

    现在我们这边发现重大,我也觉得不要让爸妈牵连进来好,让人带话给他们,先去沈大他们那边等我们……”

    唐宝听了他的安排,也忍不住点头:“这挺好的,就是我现在想要找建木问点事,可是不知道小建木在哪儿了?”

    顾行谨见这边没人,也没什么动静,看着比较安全,就停下脚步,自己手一伸,就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低声道:“老婆,你这没事就好,我真的很担心你,我很想你。”

    “你现在要是想要建木,我可以抽空出去问问爸妈,反正我脚程快,估摸着也能赶上他们前面去报信的人。”

    唐宝听到他说想念自己,嘴角已经不受控制的疯狂上扬了。

    看着自己面前高大的男人,带着满身的温柔,眼神缱绻的看着自己,也让她有点害羞的红了脸:“我就是想要灵木鼎,现在想着那些傀儡既然是习惯了灵木鼎上的灵木气息,说不准让建木出手,就能把灵木鼎弄到手。”

    生怕他反对自己,眼巴巴的看着他:“先前我收了五十多箱好东西,我都可以悄悄的拿出来,让你拿去交差,可是那灵木鼎我一定要拿到手。”

    顾行谨点了点头:“那行,我先去安排一下,等下就离开这去问问爸妈,建木在哪儿了。”

    唐宝扑上去吧唧就是一口:“老公你最好了。”

    顾行谨有点哭笑不得,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的甜美模样,喜悦就蔓延到自己的心底。

    他忍不住又低头亲了亲她的唇,低声呢喃:“都怪我没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唐宝看自己男人在乎自己的模样,心里甜滋滋的:“没事,我也是有惊无险……”

    “打搅一下。”在唐宝口袋里的大白蟒觉得自己快要被压扁了,忍不住用精神力和自己的主人沟通一下:“我要被你们压扁了,还有我已经有了建木的气息,我去把建木寻来好不好?”

    唐宝这才想去大白还在自己的口袋里,赶紧推开抱着自己的男人,把大白从兜里掏出来,献宝一样给他看,带着点炫耀的道:“行谨,这是大白,大白很厉害的,现在就和小白一样,和我有契约……”

    小白蛇小小的一团,在她白嫩的手心里,显得很精致。

    顾行谨看见自己的小媳妇在口袋里掏出蛇的那一刹那,差点就忍不住上前把把小白蛇扔出去,免得这小白蛇咬了唐宝。

    可是当他看见这小白蛇在地上就突然间变大了几十倍,一摆就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让他脑袋有点懵,声音都有点飘:“这是怎么回事?”

    唐宝觉得他这呆呆的模样很好玩,却还是仔细的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这也是我和大白之间的缘分。”

    顾行谨在听到唐宝和大白蟒之间有契约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

    随即看着她低声道:“苗丹凤那个女人不能留下来,等这两天我找机会除去她好不好?”

    唐宝用力点头:“好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先前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就已经把他们收进空间里了。”

    “是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顾行谨忍不住把她紧紧的搂进自己的怀里,天知道在听到她一个人进入帝王陵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快要急死了。

    唐宝纤细的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对他笑得格外欢快:“你就放心好了,现在我有大白小白和建木,很少有人能欺负我。”

    顾行谨现在安心了,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药香味,就想起来自己这两天小心翼翼的跟踪他们,可没好好的洗澡换衣服,身上的味道肯定不好闻。

    偏偏他也知道自己的老婆是个爱干净的。

    只能恋恋不舍的松开她,凤眸荡漾着缠绵的笑意:“老婆,我们去找找泉水,等我洗了澡再抱你,免得熏着你了。”

    大白蟒急着在自己的主人面前表现自己,找到建木后,就背着建木回来了,偏偏撞见了这让自己长针眼的画面。

    大白虽然还没有化形,可是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却也见到不少,觉得自己还是非礼勿视比较好,正准备悄悄的离开之际,建木却用意念和唐宝欢喜的交流起来:“宝宝我回来啦!”

    唐宝虽然喜欢自己的男人,可是现在心里更迫切的想要里面的那灵木鼎,赶紧推开顾行谨,自己转头去看在大白身上蹦下来的建木,眉开眼笑的招呼:“小木木,辛苦你送我爸妈出去了,我现在想问问你,能不能替我去拿一样东西?”

    按着小白告诉唐宝的话,建木也属于灵木,说不准傀儡不会攻击建木,反正现在建木稍微走一段路也没关系,这要是能成,那就大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