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木听了唐宝的话,很欢快的摇了摇自己的树枝,很乖的点头:“我一定会帮到宝宝的。”

    唐宝把自己的打算和猜测对建木说了后,这才把建木和大白收进空间。

    一边的顾行谨看见庞大的大白很快就变小,最终盘在建木上后,被自己的老婆收进空间,也是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

    这一幕实在是太神奇了,要不是自己早就知道,肯定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要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老婆身上,他肯定接受不了。

    唐宝回头见他浑身紧绷的模样,上前用指尖擦了下他有些红的唇角,笑得像小狐狸一样:“吓着你了吗?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你啊,”顾行谨上前搂着她的腰,不放心的叮嘱:“在我面前就算了,可是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一定要很警惕才行。”

    他生怕唐宝大意,自己坐在草地上后,就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搂着她柔软的腰贴着自己,不放心的叮嘱:“老婆,不是我吓唬你,若是被外人知道了你的能力,你会被各方组织惦记!凭我现在手中的力量,我护不住你。”

    “我宁愿你没有空间,也不愿你有任何的危险……”

    他现在虽然是副团长,也能担得起一声年轻有为。

    可是,他手中薄弱的力量,根本不是任何组织的对手!

    “我知道的,双拳难敌四手。”唐宝看着他脸上难掩担忧的模样,伸手握住他的大手,感觉到他指腹上的薄茧,明媚一笑:“我肯定会很小心的,因为我舍不得离开你。”

    就算是她之前有点点膨胀,可是今儿面对那么多人,她很清楚的知道,要不是苗丹凤另有所图,自己差点就死翘翘了。

    毕竟就算是自己有空间,可是自己还是凡身肉体,面对武器还是弱势。

    顾行谨睨了眼自家小娇妻那纠结的小脸儿,不放心的问:“你真的没有什么瞒着我的?”

    唐宝抬头看着他黑曜石一般的凤眸,对他甜甜一笑:“安啦,你就放心好了。”

    又贴着他的身子,带着点促狭的看着他问:“要是我对苗丹凤动手,你会不会舍不得?”

    顾行谨搂着她的手更用力了点,带着点无奈的道:“好了,你就别恶心我了,不过,还是我来动手吧?”

    他自己在战场上见多了生死,可是却不想自己的妻子面对这些危险。

    唐宝和他黏糊了一会,两人顺便还吃饱喝足,见和他们约好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就把小白从空间里拽出来,捧在自己手心里,盯着小白哄道:“小白,你带我去找一些附近的好药材好不好?”

    这寻药材,估摸就是小白觉醒的血脉天赋之一。

    小白先前弄不到灵木鼎,心里也担心唐宝觉得自己没用,现在听到她想自己帮忙,很热情的答应了:“好啊,我能察觉到前面不远处就有几株人参。”

    顾行谨拉着自己的妻子,跟着小白来到一处天然的洞穴背后,果真看见了四株开着伞形花的人参,看着就觉得那年数不会少。

    “这个真的是人参吗?”顾行谨见自己的妻子点头,也难掩喜悦:“那你教我怎么挖?”

    “好,你不要乱动。”她从空间里拿出两把药锄,小心翼翼的把一株株的人参挖出来,顺手就把四颗人参都种到黑土地里。

    小白又在前面用灵力和唐宝沟通:“快点过来,这边有灵芝!”

    顾行谨看着自己的小媳妇两眼亮晶晶的挖着各种药材,心里也觉得这像小奶狗一样的小白还是很有用的,能陪着自己的老婆采药。

    小白的个子虽然很小,可是这速度却很快:“哇,那边有点山泉水,还有两只在喝水的傻狍子,唐宝让你家的傻大个快点过来……”

    唐宝赶紧催着顾行谨过去。

    因为这狍子的性子有点傻,应该是说狍子的好奇心很重,看见陌生的人也敢停下看个究竟。

    顾行谨身手又很好,很快就把一只野狍子逮住,见另外一只野狍子想跑,赶紧大喊一声,想跑的那只野狍子就停下来观望他,也被顾行谨逮住。

    唐宝喜笑颜开的上前,把一只野狍子收进空间:“哈哈哈,这狍子真傻,难怪叫傻狍子呢?为了避免你太过打击你的队友,还是低调点好,我收一只,那就不起眼了。”

    “是啊,就算是一开始没有打中狍子,也可以试一试守株待兔,因为狍子跑一段时间往往大都会跑回原地,看看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顾行谨抽出匕首割了些野草捆住了在地上挣扎的百来斤的野狍子,快点的绑起来,见自己的妻子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也笑着解释:“所以,想要抓狍子,最安全的就是设陷阱和下套,然后故意整出一些动静,狍子就会好奇跑过来,落入圈套里。”

    “还真傻!”唐宝嫌弃的吐糟:“下回我也要好好试试。”

    顾行谨见她眼睛发亮的可爱模样,自己又觉额脑仁疼,盯着她道:“你自己可不能进入深山野林,我们这边起码还有驻守三天,明儿我们再出来,我在渝北的时候我们经常进山拉练,经常碰到野猪野狼啥的。这边您不熟悉,一定不要一个人乱走……”

    虽然唐宝觉得自己的男人有点唠叨,可是他也是为自己好,唐宝也只好乖乖点头。

    等到一个小时候,顾行谨他们回去,就看见五个小队的收获不少,野鸡野兔不少,还有野鹿和野猪。

    大家看见他们夫妻过来了赶紧打招呼,随即有人的眼神又落在顾行谨的手上托着野狍子,都笑着起哄:“哇,头,你运气真好,这狍子的肉可是最好吃的。”

    “咦,头给嫂子还抓这只小狗啊?”有人挠了挠自己的平头,有些疑惑:“没啥肉,还不好修理呢?”

    唐宝怀里的小白听到那人的话,对着他龇牙咧嘴的哼哼,顺带的还抖了抖自己白色的皮毛,觉得自己这是狐落平阳被人欺啊?

    巴掌大的小奶狗实在是太得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