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让小白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是想晚上的时候,自己可以借着找小白的借口,去高台宝座那边。

    要不哪怕自己是顾行谨的爱人,等下四处乱走,他们也会觉得奇怪。

    现在大家看见唐宝爱不释手的搂着小奶狗,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们,心里都涌现扭曲的兴奋心情。

    谁让顾副团长铁面无私的训练他们,还在训练的时候,经常把他们虐的体无完肤。

    虽然知道他是为了他们好,可是心里总想有一天能翻身做主那他虐一回。

    现在看见顾副团长的爱人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们,似乎担心他们把她怀里的小狗给抓来烤了,越发让恶趣味的他们大声把那小奶狗煎炸焖煮的做法全都说了一遍。

    唐宝只能小心的安抚自己怀里龇牙咧嘴快要发飙的小白:“别气,别气,他们是逗你玩的,就你现在身上这点肉,让人塞牙缝也不够呢?”

    “等本尊以后找他们一个个的算账。”小白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确实不能做什么,在外面它也只会瞬移,只能耳不听为净,哀叹自己狐落平阳被人欺的悲惨遭遇。

    顾行谨虽然听不到自己的老婆和小狗,不是,是小狐狸在说什么,可是却也知道,要是真的惹恼了这小狐狸,谁知道它会不会记仇,瞪着自己的手下们哼了哼:“找到水源了吗?尽快把野物修理干净。”

    “老大,前面有水源……”

    他们很快找到了水流附近,每个人的背包里都有很有同伴的水壶,先把空水壶灌满了干净的水,这才开始修理猎物。

    顾行谨打着自己的媳妇会害怕血腥味的借口,体贴的陪着她去找药材,顺便看看附近的水源,等到他们在小白的带领下找了不少药材,顾行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和唐宝一起回去。

    现在他们发现可这处帝王陵,就要等上头的吩咐了,这边出去最快要两天,还要打电话等消息,最起码还要在这驻扎五六天。

    这里不缺野味,就是水源要麻烦点。

    唐宝在采药的时候,还顺带的摘了些蘑菇什么的放在背筐里,顾行谨看着自己小媳妇找到药材就兴奋的夸小白,心里觉得好笑的不行。

    他们回去的时候,浓郁的肉香味就扑鼻而来。

    唐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们烤的各种野味,对自己身边的男人低声道:“这手艺真的很不错,你们真是多才多艺,这闻着就好香啊?”

    顾行谨看着自己妻子这馋的小模样,都舍不得把眼睛从烤肉上离开,不由摇头低笑:“你现在还吃的下吗?”

    他们先前才吃了一只烤鸭,还有香瓜什么的。

    他自己倒是还能再吃点,可是不觉得自己的妻子还能吃的下。

    唐宝见他那带着点笑意的眼睛,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嘴角抽了抽:“反正我们回去还有一段路,我走走就能消化一点了,等下你再给我弄点狍子肉。”

    “行,”顾行谨转身就变成了严肃脸:“都检查一遍柴火,小心点。”

    “是。”

    他们这也算是满载而归,回去后自然是招呼自己的战友一起吃,反正申屠家还有干粮,饿不死就行。

    顾行谨也给唐宝拿来一块狍子肉,还有一只烤野兔,用匕首切开狍子肉让她先吃。

    她做饭也还好,但是对于烤肉什么的,却是不精通。

    这狍子肉本身就很鲜美,虽然只放了点盐,可是烤的火候恰到好处,吃着也挺香的。

    “老婆你别急,凉一凉,小心烫到嘴。”顾行谨看自己的妻子吃的开心,低声道:“明儿我给你烤,肯定比这个好吃。”

    唐宝自己虽然不会动手烤肉,可是怎么烤更好吃确实知道的,对他灿烂一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再加点蜂蜜烤,味道肯定会更好。”

    她虽然想多吃点,可是吃了三块肉就撑的打饱嗝了,用手抚着小肚子,无奈的道:“我这实在是吃不下了,剩下的你吃吧?”

    顾行谨这才把剩下的狍子肉都吃了,低声问:“等下你自己小心点,要是有事就喊我。”

    唐宝拎起他留下的那只烤野兔,对他笑了笑:“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她拎着野兔,背着背篓去了里面欧阳爷孙和吴瞎子待着的石屋,现在石屋里的机关都坏了,不过门边还是有部队里的几个人守着,看见唐宝过来,对她行了个礼,喊了声嫂子。

    大家都觉得这一回的功劳,都是托了唐宝的福,这要不是她机灵,帝王陵里宝贵的东西都要被人盗走了。

    唐宝对他们展颜一笑,自己这才进去,看着他们三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什么,把手里的野兔递给欧阳航:“几位先吃点东西吧?”

    “好啊,我早就闻到香味了,可是却不好意思。”欧阳航赶紧接过野兔,发现已经不是很烫了,就赶紧把两只野兔的后腿扯下递给自己的爷爷和吴老爷子,自己也扯下一只野兔的前腿,狼吞虎咽的啃。

    一只野兔也不过是两斤左右,很快就被他们瓜分的干干净净。

    唐宝又从背篓里拿出两个水壶给他们。

    吴老爷子毫不客气的喝了水,这才看着唐宝道:“你有什么事想让我这老骨头做,只管说就是。”

    欧阳老爷子也接口道:“老吴说的是,要是你想让我们去做什么,尽管说就是。”

    唐宝心里知道,他们肯定也是察觉到前面宝座上灵木鼎的灵气了,估摸着是以为自己想让他们去送死:“我就是听闻吴老爷子会相面,所以想请吴老爷子替我瞧瞧而已。”

    吴老爷子锐利的眼神就落在唐宝的脸上,看了好一会,这才神色凝重的摇头:“你的面相我看不出来。”

    又怕唐宝觉得自己是在糊弄她,开口道:“就像是医者不自医一样,我们不仅算不出自己的命,对于一小部分的人也看不出来;但是我看你的眉眼和气色,就知道你这孩子运道应该是极好的。”

    欧阳老爷子也附和:“可不是,我们这回来是为了开开眼界,没想到倒是被申屠家给坑了。”

    要不他们也不会这么没有准备的来了。

    当然,要是他们知道这里是帝王陵,也不会放过这好机会,肯定是让自己的老搭档过来,而不是现在这样被人威胁。

    唐宝原本就是想打听申屠家的事情,就顺势问:“申屠家除了会看人气运之外,还有别的厉害之处吗?”

    欧阳老爷子看了看他们是坐在石屋的中间,两边虽然都有人守着,可是这距离应该听不到自己说话声,却还是压低声音道:“我们来的时候,这边已经有人在洞口等着,说是申屠家用特殊的法子训虎。”

    “这帝王陵还没开,就好像遇上了‘龙虎斗’,当时我就发现不大对劲,进来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他们申屠家的陵墓,而是帝王陵……”

    唐宝听他们给自己说清楚申屠家的事情后,这才起身告辞:“多谢两位老爷子替我解惑,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儿再来看你们。”

    “按着你的意思,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欧阳航见她点头,自己忍不住苦笑:“我现在可算是知道日夜不明是什么感觉了,要是能出去透透气就好了。”

    唐宝眼神一闪,就一口应下:“明儿你可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

    “那可真是太好了。”欧阳航心里就担心自己和爷爷会不会有牢狱之灾,想着自己要是能出去,那就可以问问唐宝的爱人,这样自己心里也能有个底。

    而且他说这话,也是为了试一试唐宝现在是怎么看待他们的。

    唐宝回去的时候,还特意去看了苗丹凤。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苗丹凤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干脆低着脑袋不去看她,免得自己忍不住想打死她。

    可是唐宝就是为了她们才来的,蹲在她的面前得意的笑:“烤肉的香味好闻吧?我男人说上头的人起码还有五六天才能到,这些天我就要你们闻到吃不到。”

    苗丹凤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双手,这才忍着自己快要爆炸的恨意,不和她顶嘴。

    唐宝又带着挑衅的说了几句,见她还是忍着不说话,显得很是气急败坏:“好,你很好,明儿你就给我去烧水熬汤,要是不干活,那就别吃饭喝水。”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面对唐宝这样咄咄逼人,苗丹凤再也忍耐不下去了,抬头。美眸恨的喷火的瞪着她:“你这是让你男人以权谋私,我要去告……”

    申屠春赶紧上前捂住苗丹凤的嘴,陪着笑脸道:“唐姑娘你别和她计较,你放心,我会好好劝她去干活的。”

    唐宝趾高气扬的看着她们,冷哼一声:“算你识相,明儿你也一起去干活。”

    “好好,我肯定去。”申屠春满口应下:“只要你给我们点剩下的剩汤剩水喝就好了。”

    唐宝看着她笑得连眼角的皱纹都挤到一起了,傲慢的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她知道,鱼已经上钩了,现在自己就看着她们怎么害人害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