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陵墓里面没有日夜之分,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亮的像是白天。

    好在里面不仅很大,通风也还好,倒是不会觉的很难受。

    唐宝他们在里面呆久了,这就日夜不分了,可是顾行谨他们才进来不算很久,加上一路辛苦,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顾行谨就让大家换班,轮流休息了。

    唐宝就让小白开始溜达了。

    浑身雪白的小白,迈着自己的四只小短腿到处溜达,加上小白乌溜溜的眼,看着就是很机灵可爱的样子,哪怕是放哨的都忍不住露出姨母笑,这是自家老大的爱人喜欢的小狗狗呢,真是可爱啊。

    小白凭着自己的容貌来到了大殿里后,自己就来到台阶下开始趴下眯着眼睛休息。

    没过几分钟,唐宝就一脸焦急的过来问了:“两位大哥,你们看见一只小白狗了吗?”

    “嫂子你客气了。”放哨的两人赶紧指着前面:“小白狗就在那边睡觉呢?”

    唐宝对他们歉意的笑了笑:“小白不听话,我这就把它带回去。”

    后面顾行谨也走过来了,似乎对自己的老婆很无奈:“我家的就喜欢养这些小动物。”

    这次出来的都是精锐,也都是顾行谨自己挑出来的,和他大都很熟悉,他们就笑着打趣:“嘿嘿,老大你是不是吃醋了?比起你,嫂子更喜欢小狗……”

    唐宝一开始是不希望顾行谨跟着一起来的,生怕自己把他给牵连进来。

    可是顾行谨也不放心唐宝自己过来,毕竟这里的情况很诡异,生怕她有危险,自己还是跟着她一起来了。

    他挑眉看着对自己打趣的兄弟:“怎么?你们的精神都这么好,那我等下调你们去守着通道?”

    两个大男人想起那黝黑的通道,连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讨饶:“老大,我们错了,嫂子肯定是最稀罕你。”

    “就是,老大你和嫂子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行谨这才斜了他们一眼,自己大步往前面走。

    而此时,唐宝借着去追小白的时候,悄悄的就把缩到最小的建木放在台阶边,自己继续去追小白。

    小白也很配合的往另一边跑,免得被人注意到正在上台阶的小树。

    此刻的小树只有一米左右,按说这会动的小树,还是很引人瞩目的,可是建木本身就有迷幻大家的神通,现在是一点也不起眼。

    不出唐宝所料,这建木不算是人,上了台阶后,那四个傀儡完全没有弄死建木的冲动,一点也没在意建木来到灵木鼎边上。

    建木其实也很怕死,一路走来是小心翼翼的,深怕自己会被攻击,毕竟建木听多了小白说这几个傀儡的厉害。

    不过建木也很快发现那四个傀儡完全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来到灵木鼎的边上,就被这浓郁的灵木气息给吸引,恨不得自己扎根在这才好。

    建木一边用意念和唐宝沟通:“宝宝,你过来吧?我现在已经拿到灵木鼎了,你等下到右侧边接住我。”

    “很好,我这就让小白过来。”唐宝听到建木说得手了,心跳如鼓,赶紧让小白跑过去,自己也在后面追。

    不知怎么的,顾行谨总觉得自己的眼皮在跳,就像是会有什么危险一样,很警惕的跟在唐宝的身边。

    一切都很顺利,右侧边算是死角,建木的树枝抱着比自己粗很多的灵木鼎,看见唐宝在下面,就赶紧蹦下去。

    唐宝伸手拉住建木的树枝,就把建木和灵木鼎都收进了空间。

    与此同时,失去了灵木鼎的高台却瞬间倒塌。

    在倒塌的瞬间,还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箭往四面八方射去……

    顾行谨一直很警惕四周的情况,在发现倒塌的一刹那,自己赶紧用尽全力抱着唐宝就往外跑,哪怕是他的肩膀上和腰上都中了箭,他也不敢停下脚步。

    放哨的两人虽然很震惊这好好的高台怎么就倒塌了,却很快就回过神,赶紧大喊:“头儿!”

    “你们跟我都往后退,”顾行谨跑到安全的地方后,这才把护在自己怀里的妻子放下来,严肃的道:“这里面本身就很古怪,你们都退到石屋边上,要是有不对劲的地方,就退回到石屋里。”

    “是!”

    唐宝被放下来,还没松了口气,就发现顾行谨的脸色不对,嘴唇都青了,惊慌的问:“行谨,你怎么了?你……”

    “别慌,我背上有三支箭。”顾行谨看着她没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我皮粗肉厚的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就好。”

    他的个子高,唐宝一时间都没发现他背后的箭。

    可以说是她只以为是高台倒塌了,他不说,自己都没发现有暗箭。

    现在听到顾行谨的话,鼻子一酸,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个时候,在休息的一些军人都听到了动静赶过来,顾行谨就让何继凡留下看这边的情况,自己怪怪的跟着老婆去一边的角落里了。

    “这箭有毒。”唐宝看着深深扎进他背上的三支箭,觉得自己的手都抖得厉害:“没事,你会没事的,时间太久了,这毒性也不强了,我肯定能让你好好的……”

    “老婆,我知道我肯定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担心。”顾行谨看见她红着眼睛,脸色惨白的心慌气短的担忧模样,忍着刺骨的疼痛安慰她:“你是神医,肯定能让我恢复如初的,我就是故意受伤,想让你心疼我,想让你照顾我的呢?”

    他现在很庆幸自己一直警惕着,而且自己的身手也不错,这才能护着她离开。

    也很庆幸,受伤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媳妇,要是这三支箭射在她的身上,自己还不心疼死?

    唐宝听到他到现在还安慰自己的话,心里更不好受:“都怪我太心急了,这才让你受伤,你现在好好趴着,我先用银针给你止痛,再拔下箭给你敷药……”

    “好,老婆你别哭,哭的我心里都发慌。”顾行谨乖乖的趴下,低声道:“让外面的小子进来给我拔箭,免得你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