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见顾行谨受伤的时候,就有几个手下跟过来了。

    不过看着顾行谨的手势不敢过来,现在听到唐宝让他们过去,这才敢进去。

    唐宝很庆幸自己在外面采药的时候,也放了一些药草在背篓里,现在从空间里把草药拿出来,就不会显得太显眼了。

    她借着从背包里掏东西的时候,从空间里掏出一些用的上的药粉什么的,察觉到大白在兴奋的和自己说里面的空间变了,唐宝也没空理会,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顾行谨的身上,就连小白在边上嚷嚷着要进空间,也被唐宝嫌弃的瞪了几眼。

    开什么玩笑,在这些人的眼皮底下,唐宝根本不敢让自己身边的小白凭空消失。

    出任务的时候,一般都是尽可能的让军医跟随。

    不过这一回顾行谨觉得自己的岳父岳母和老婆都是医生,这军医就不用带了。

    而且大家虽然是见多了刀伤和枪伤,这箭倒是第一回见,只能是唐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拔箭后,鲜血几乎是喷出来,唐宝眼疾手快的用敷上止血药,等感受到顾行谨闷哼一声,紧绷的浑身都是汗水的模样,唐宝抹了把眼泪,继续让人拔箭……

    “我没事,这里机关重重……”顾行谨虽然觉得伤口火辣辣的疼,让何继凡他去下令谁也不能乱走动,免得又出什么乱子,或者是不小心碰触什么机关。

    唐宝和他现在休息的地方是大殿的一个拐角处,算是比较隐秘。

    她看见大家都走了,才用毛巾给他擦冷汗,内疚的低语:“都怪我太急切了,害的你现在受伤了……”

    “老婆,你说什么傻话呢?”顾行谨俯卧在草堆上,身子不能动,只能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小娇妻那纠结的小脸儿,红红的杏眼,伸手拉住她的小手勾唇一笑:“我是你男人,我保护你是应该的,不准和我说客气的话。”

    他带着点粗砺的手掌,捏着她细嫩的小手轻轻的摩挲了好一会儿,见她乖乖的点头,才低声道:“趁着我现在不能乱动,你明儿就让她们熬草药,要是她们动手,那就是自作自受,要是她们不动手,我们再想别的法子。”

    唐宝乖乖的点了点头:“你好好养伤才是最重要的,我以后一定会小心谨慎。”

    她现在是真的知道了,自己虽然有空间,可是却没有足够的武力,更要小心谨慎,要不自己以后的日子估摸着只能在实验室里度过了。

    还会连累自己的爸妈,连累自己的男人。

    顾行谨见她这担忧伤心的模样,又觉得心疼。

    虽然他原本还想让自己的妻子知道她有储物空间,面对这些天灾人祸,也是无能为力的。

    但是现在他又怕她自责,将她的小手包进他的大掌里温声道:“我真的好多了,你别担心了,来陪我休息一会。”

    唐宝看着他背上还扎着银针,低声道:“你赶紧睡吧,我等下收了银针再睡,要是哪儿不舒服了,也千万别忍着。”

    “好的,我肯定牢记小唐大夫的话。”

    唐宝看着他闭上眼睛,自己看了看手表,等过了半个小时,这才把银针都收了,见他警惕的睁开眼睛,赶紧低语:“快睡吧,我在呢。”

    给他行针,不仅是止疼消肿,更是为了让他能好好睡一觉。

    顾行谨再度醒来的时候,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早上的五点多了,随即看见自己心爱的妻子就依偎在他的身边,看着她睡的香甜的模样,让他心中很满足。

    他最希望的日子就是自己每天醒来就能看见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的身边,而不是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自己孤零零的躺在。

    不过,他现在急着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依依不舍的想起身。

    这睡在草堆上,一动就是沙沙的响声。

    唐宝赶紧睁开眼睛,紧张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别紧张,我没事。”他忍着背上的疼痛不适起身,见她来扶自己,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轻声低喃:“我就是想去上厕所。”

    “就在这,别乱走动。”

    唐宝探头瞄了瞄外面没有人,这才从空间里把马桶拎出来,低声道:“我替你看着,你就放心好了。”

    顾行谨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唐宝就从空间拿出湿毛巾,给他洗脸,低声道:“你先吃碗馄饨,再吃药。”

    顾行谨摇头:“馄饨的味道太香了,让人闻到就不好了,有粥吗?我喝碗粥就好,要是没有粥,就让我吃根黄瓜也行。”

    唐宝也觉得他比自己谨慎,从空间里弄出碗粥让他喝了,自己又赶紧把空碗收进空间,给他倒了杯水,替他换了药,见伤口没有恶化,自己才松了口气:“万幸没有伤到要害。”

    “我这没事了,等下你自己出去要小心。”顾行谨看了看四周,才低声叮嘱:“等下你出去先吃饱,让大白和小白陪你,这样安全点。”

    事实上,他也觉得有大白和小白在,自己的妻子在危险重重的森林里,自己也不用太担心。

    唐宝还是不放心他,有点犹豫的看着他:“我今儿还是别出去了,留下来照顾你吧?收拾她明儿也行啊?”

    “不用担心我,这里都是我的战友。”顾行谨低声提醒她:“要是你什么药也不缺,那也太让人怀疑了,这里现在人多眼杂,你还是出去一趟也免得大家起疑心。”

    唐宝一想也是,自己扶着他趴下,给他行针:“那行,等下我就出去,过两三个小时再回来。”

    外面传来轻轻的脚步声,随即是有男人低声问:“老大,您醒了吗?”

    要是这里面只有老大在,他们肯定是不用顾忌的进来,可是有老大的爱人在,他们就不好意思进来了。

    顾行谨应了一声:“进来吧,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外面两个中年男人进来,看见顾行谨的背上,还有手臂几处都扎着明晃晃的银针,下意识的就觉得头皮发麻。

    “高台处都塌了,那几个傀儡也不会动了,我们试探了一下,这些兵马俑也没有攻击人……”

    唐宝乖乖的在边上听他们说话,心里却浮现一个念头:这变故应该是自己把灵木鼎收进空间才引起的。

    现在她倒是好奇自己的空间变成什么样了。

    顾行谨听了他们的话,点头:“这些不是我们的特长,让弟兄们都不要乱动,交给专业的人来折腾。”

    “是!”

    顾行谨又开口:“等下还是让弟兄们出去打猎,也好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你下去安排吧。”

    “是。”他们也喜上眉梢,这次能发现这帝王陵,就是大功一件,还能打打牙祭,那就更是意外之息了。

    他们才走,小白就不知道从哪儿溜过来,缠着唐宝让它进空间。

    唐宝把小白收进空间后,自己也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顾行谨,背着背篓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可是和唐宝一起出来的人,是不放心唐宝一个人在这树木茂盛的森林里走动,唐宝也不好让他们担心自己,只能乖乖的采药。

    就连大白和小白也不敢弄出来,唐宝采了些药材后,倒是发现了五株人参了。

    陪着唐宝的何继凡是三十五六的汉子,见她小心翼翼的用药锄在挖东西,赶紧上前:“嫂子,要不我来挖吧?”

    “谢谢啊,没事的,我自己来就好!”唐宝难掩喜悦的道:“这是人参,我要小心点,不能伤到根须。”

    毕竟,这是她自己寻到的药材,不是靠着小白它们帮着自己找到的,让她很有成就感。

    何继凡其实也很想去打猎,而不是跟着别人家的小媳妇,可是那些混账都喜欢在森林里打猎撒野,他就只好自己跟着唐宝了。

    可是没想到她这么厉害,运气也好到爆,就这么会也寻到了人参,倒是很有兴趣的在边上看着她怎么挖人参。

    唐宝把五株人参小心的放进背篓里,难掩喜悦的道:“何连长,今儿要是有人弄到野鸡,那就不要全都烤了,留下几只给我,我给大伙弄点人参鸡汤尝尝味。”

    “我们不用了,让老大好好补补身子吧?”何继凡虽然比顾行谨大了七八岁,可是和他一起出过任务,也知道顾行谨指挥若定,喊他一声老大,倒是心服口服。

    “呵呵,没事的,申屠老太太他们还带了大铁锅什么的,等下我还要麻烦你们弄点柴火进去。”

    “没问题!”

    他们还是和昨儿一样,把猎到的野味都收拾干净,就地开始烤。

    现在还是早上,很多动物估摸着都在休息还没出来,今儿的收获就不如白天了。

    只有一只野山羊算是大家伙,估摸着有五六十斤。

    好在昨儿他们下了套子,今儿也有十几只野兔和十几只野鸡。

    不过,这些野鸡按着连长的吩咐,都修理干净,就都留着煮人参野鸡汤了。

    想想就觉得美味。

    虽然他们看见人参也不一定认识,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人参是好东西,没想到老大的爱人这么大方,真是托了老大受伤的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