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屠春闻着人参鸡汤的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申屠春他们来的时候准备的很充足,就连大铁锅和陶罐也都带了。

    可是后来伤亡惨重,就没有了做饭的心思,这些东西也都留在第二间石屋里了,没想到现在却便宜了自己的仇人,真是让人差点就气吐血了。

    现在四只野鸡一锅,已经是第三锅了,他们是轮流吃的笑眯眯的,完全不知道她在边上熬药有多煎熬。

    进来也都十多天了,每天都是吃饼干,罐头什么的,就没吃到过这热的东西,要是大家都没的吃,她也不会这么嘴馋,可是现在闻到吃不到,就很难熬了。

    唐宝看着大家喝完都散了,这才又拿出半只鸡和七八片人参,还有一点盐放在一个陶瓷罐里,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开口:“你给我好好烧火,这东西大补元气,我男人睡醒来要喝的。”

    “好的。”申屠春声音很温和,低垂下的眼神瞬间阴寒之极,看着唐宝用布垫着自己熬的中药罐子进去了,也继续开始熬人参鸡汤。

    没一会,唐宝就端着药罐子出来,看见她在添火,自己打了个哈欠:“我去眯一会,你烧好了就喊我,只要你利索点,晚上就给你吃烤肉。”

    “行,你尽管放心。”申屠春说的好听,心里却气的不行。

    她自己这些年都养尊处优,没下过厨房,现在却是被唐宝这个恶毒的女人呼来唤去,真是找死。

    一开始熬药的时候,她还不敢下毒,生怕有个万一。

    可是这人参鸡汤可真是好东西,申屠春觉得唐宝肯定是留着她们夫妻开小灶的,自己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后,借着揭开盖子的时候,快速的把一点东西给放进了鸡汤里,嘴边也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鲜人参的香味混合着鸡汤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申屠春也觉得自己的肚子更饿了,可是想到这里面自己加了‘好东西’,就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里面的唐宝似乎也闻到了香味,打着哈欠走出来,自己揭开陶瓷盖子看了看,露出一脸馋相:“好香啊,你再用小火慢慢熬。”

    申屠春深怕被她看出什么,心里很紧张,觉得自己心跳如鼓,脸上却努力的保持镇定,低低的应了一声。

    唐宝就打着哈欠往石屋里走,自言自语的道:“我得去找欧阳航……”

    她这话是说给申屠春听的,自己特意请守在那的哨兵把苗丹凤喊到空着的石屋里,眼神热切的盯着她低语:“苗丹凤,现在你已经落在我的手里了,只要你把怎么养蛊的法子都交给我,我就能让我的男人悄悄的放你离开这里。”

    苗丹凤凶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做梦,就算是你不放我离开,申屠家的人也会保护我的,谁要你放我离开了?”

    她又不是傻瓜,知道现在唐宝和那个负心男人不能决定自己的生死,自然是不愿意妥协。

    唐宝诱惑她:“只要你答应教我,现在就能喝到美味的,热腾腾的人参鸡汤了,我也不要你全都教我,只要你教我下情蛊就好!”

    苗丹凤冷笑:“你做梦,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她已经开始心动了,自己可以趁着教她的时间里,自己想法设法的弄死她。

    而且,她让自己教她种情蛊,自己可以把情蛊变成食人蛊啊?

    她心里盘算着自己的主意,听到唐宝还在不停的说好话,想要自己答应她,故作犹豫了一会,才拉着脸妥协:“这可是你说的,给我壹万元钱。”

    “自然,”唐宝一脸兴奋的看着她:“只要你答应教我下情蛊,我就给你写欠条,”

    “那成,”苗丹凤也闻到那香味飘了进来,哪怕她先前也已经吃了些肉罐头和水果罐头,现在肚子又饿的咕咕叫了。

    她也不客气的道:“我现在要喝鸡汤。”

    唐宝一脸的舍不得,却也不愿意在这时候得罪她,有点勉强的道:“那是我给我男人补身子的,你,你不要喝太多行不行?”

    似乎深怕她生气,赶紧道:“以后的一日三餐你都可以和我们一起吃。”

    “好。”苗丹凤跟着她往里面走,闻着越来越浓郁的香味,心里很兴奋,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把这笨女人弄死。

    不过,她也准备自己在弄死她前,一定要从她的嘴里挖出来,自己给他们下的蛊,是怎么背唐宝弄死的。

    申屠春看见苗丹凤也过来了,倒是一愣:“你怎么来了?”

    苗丹凤还没说话,唐宝就忍不住挑拨离间了:“申屠老太太,你自己在这吃香喝辣的,就不想她分走了你的口粮是不是?”

    “没有,我,我不是这意思。”申屠春自然是不能把实话说了,要不自己这下毒的罪名就跑不掉了。

    唐宝拿起一个竹节,就捞了鸡腿和鸡翅,这才转头往里面喊;“行谨,赶紧出来喝点好喝的。”

    苗丹凤听到顾行谨应了一声,气的不行,自己伸手就夺过了唐宝手里的竹节,瞪着她怒气冲冲的道:“你自己说过的,一日三餐我都和你们一起吃,还不把筷子给我。”

    申屠春一脸焦急的看着找死的苗丹凤,不满的道:“还不赶紧放下,这些是唐宝特意给她爱人准备的。”

    老天,她是真的不想弄死苗丹凤。

    可是唐宝就在她们两个人的中间,她就是想和苗丹凤悄悄的说也不成啊?更不用说碰掉她手里的竹节了。

    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自己这下毒的罪名可不轻啊。

    刚刚才从锅里盛起来的人参鸡汤很烫,苗丹凤一时也下不了嘴,干脆伸手向唐宝要筷子。

    而里面,也有个男人扶着顾行谨出来了。

    唐宝似乎拿苗丹凤没办法,自己又给盛了些人参鸡汤,端给他温声道:“来。喝了这碗好东西。”

    突然间,她自己想起来一句千古绝唱:大郎,喝了这碗药,你就能药到病除了。

    苗丹凤是实在忍不住了,顾不得烫,自己就开始吃了,她觉得自己快点吃完,还能把锅里剩下的都给捞到自己碗里。

    反正现在唐宝对自己有所求,不敢和自己翻脸。

    此刻,申屠春已经顾不得喝汤的苗丹凤了,她那热切的眼神,紧紧的盯着要喝汤的顾行谨……